在师父呵护下回故乡讲真象


【明慧网2004年1月9日】我站在地图前,目光停留在黄海湾边那一片渔村上。我在那儿生长过,那里的人淳朴、厚道,主要通过电视知道外面的事情。在对大法的认识上,那里的人极容易受江氏集团谎言的欺骗、毒害,我决定到那儿讲真象。

第二天一早,我提着一包真象材料坐车出发了。一路颠簸,九点半到达了目的地。下车后,我环顾了一下四周,公路南北走向,路的东边,几十米远就是海,路的西边不远处是群山环绕。村庄有的座落在山脚下,有的建在海边。我一边发正念,一边进村发真象材料。发完材料,走出村子,我沿着公路向北走。前面约3公里有个村子,是我计划中要去的村子。我正往前走着,向西一看,发现山岭上紧挨着有4个村庄。我稍一犹豫,便掉头沿着蜿蜒的山路向西进了村。因为这里的经济不富裕,有VCD的人家少,有录音机的多,所以我多带了些同修们录制的真象磁带。街上人很多,突然来了我这么个陌生人,很引人注意。我提着包,象走亲戚的样子迅速地在村里散发了一遍。出了村,村后有一条羊肠小道直通北面的村子。在山岗上,我放下手中的包稍做休息,举目向山岗下的公路一看,2辆警车自北向南朝我发材料的第一个渔村扑去。我心想,可能是被受谎言欺骗的村民举报了。当初如果从那个渔村出来,按原计划沿着公路向北走,也许会遇到麻烦。寻思良久,我为师父的慈悲呵护而感叹不已,同时也深深地感到了讲真象救度众生的紧迫感。

我拿起材料,继续向前走去。一路走,一路发,公路两边的村庄都不曾落下。渐渐地我远离了海边的那些村子,走在了通向镇驻地的公路上。那里有通向县城的公共汽车。这时候,我的双脚已痛得不能着地。由于穿着皮鞋走了几十里的山路,脚磨得起泡了。我看了看表12点半了。我想,走了这么长时间怎么没看到一辆公共汽车呢?以前这儿有专门到镇上的公共汽车啊!再往前走,看到了几个挖路的工人,他们在路中间横向挖了一条又深又宽的沟。一问才知道因为要铺沥青路,这条路已经封了,暂时不跑车了。我只好忍着痛,坚持着一边走一连发。在一个村里,我发完了最后的几张真象光盘,走出村口时,实在走不动了。我向西眺望,多么希望能看到车站的影子啊!就在这时,一辆摩托车急驰而来。我看着摩托车在想,他能捎着我那该多好啊。正在这时,摩托车停下了,开车的人笑着问:“去哪儿?”我回头一看,身后没有人。我确认他是在对我说话时,真是有点喜出望外,我走向前去跟他说:“到镇上去。”他说:“上来吧,我带着你。”我在确认他没有认错人后,问他:“多少钱?我不能白坐车。”他用责备的眼光笑着对我说:“要什么钱?上来吧!”在一个陌生的地方,在你很困难的时候,突然出现一位素不相识的人帮助你,真是太好了。

在车上我的心情既高兴又激动,高兴的是我为大法的付出真是微不足道,然而师父的慈悲却时时呵护着我;激动的是佛恩浩荡的那种切切实实的感受是那样地美妙。

经常想念师父,学法时每当体悟到佛法博大精深的内涵时,这种思念就更甚,由此而羡慕那些见过师父的同修,也很羡慕国外大法弟子有机会能见到师父。但我记着师父说的:“……当然大家也都知道这个意思,可是就是想见师父,这心情我是理解的,其实你要修好了之后见我就更容易。”(《在美国西部法会上讲法》)我想,只要凭着一颗对师父对大法坚定的心,正念正行,法正人间那一天时,一定会见到师父的。

一点经历,平淡无奇。然而由于师父的慈悲关怀,对我来说就极有意义了,时常让我想起。

层次所限,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