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动起来,上海大法弟子


【明慧网2004年10月1日】四中全会结束了,邪恶之首在人的表面上又辞去了一个职位,但另外空间黑手利用这次四中全会和“十.一”期间对上海大法弟子大面积的加重迫害(大陆综合消息曾报道过),有许多大法弟子被非法监视、上门骚扰等,严重干扰了目前的讲清真象。

和全国的形势比,上海的真象工作这几年明显的一直落在后面。邪恶这一次之所以能够如此明目张胆的迫害大法弟子,其中有一部分是由于受迫害弟子有平时没注意修去的执著,但是上海大法弟子的整体也存在着有漏的地方,这次上海大法弟子被大面积迫害的最主要的一个原因,就是因为有很多大法弟子没有站在一个真正的正法弟子的角度上去看问题,平时在修炼上一直在等、在靠外界的变化,没有形成一个威力强大的整体,如果每个大法弟子都把心用在大法弟子的“三件事”上,不去想靠常人的力量、不去津津乐道的议论常人中的事情,真正做好我们大法弟子自己的事,那就是在消灭邪恶。

在上海,有的地区大法弟子经济条件较好,有的家中有电脑,但长期就是不上明慧网,送上门去,也以种种理由推脱,嘴里一直在说:送经文的弟子真伟大。就是想不到别的弟子的风险,这样一来邪恶一搞什么迫害,与其有关联的上网点马上成了迫害最严重的对象;有的同是大法弟子的家人老是搞不好关系,看到网上有类似的文章后,好了几天,没过多久又互相指责、埋怨了,始终不能正念对待;有的地区的学员多数都跌倒过,少数没跌倒的中又有悟的不够正的,一直在无意中配合邪恶的迫害,认为大法弟子给邪恶迫害一下也好,能看出修的坚不坚定,余下个别做的好的学员又成了这一地区的“重点”了;有的跌倒过的学员到现在还不能真正的站起来,在整体配合上一直在用自己的观念无意之中搞分裂,认为不用和其他弟子交流,甚至还一直认为其他弟子不是修炼的人;有的大法弟子长期陷在家庭的矛盾中,不能顺着常人的执著去给家人真正讲清大法真象(家人其实知道大法好的,就是要他放弃修炼,否则就一直说他没修好。)救不了自己的丈夫或妻子,就认为自己没修出善,自己没修好,长期自责,在工作中遇到人也讲不了真象了,没了自信;有更多的大法弟子当听到、看到其他弟子没做好的时候,都知道会被黑手操纵,当自己不正的时候全忘了黑手的存在了,给了自己许多理由和借口;……在大法弟子人数不多的情况下,上海的大法弟子,每个人更应该注意自己的修炼,尽一切能力做正,不能再抵消我们有限的力量了。

上海的大法弟子整体的配合少,因为上海修炼的人本来就不多,一些外地在上海的大学生多数在99年7.20后被非法抓進去了,几年下来在里面邪悟的不少;在外面的年纪大的妇女偏多,能走出来的不多,有些忙于家务,锻炼身体为主,也知道该证实大法,但做的很少;稍微有能力的年轻的,被做为重点监视。由于99年7.20迫害开始后,各个区在做真象资料上都损失了一部分学员,在非法劳教、判刑的几年中,有些被洗脑了,出来后各方面也没那么快跟上,很多事还搞不清什么是真正的正念正行。各个区也有讲真象做的好的,也有想帮助其它地区的,但由于不熟悉其它区的环境,再加上大城市的缘故,各种保安较多(据做保安的自己说:有些马路上不分白天、黑夜都有便衣监视,表面上看不出是保安,以为是路人),在实际中较难做。我发现上海的同修中很少有整体除恶的概念,当听到有同修被抓了,只问问现在好不好,有没有被洗脑,就完了,几乎不会想到去发正念铲除邪恶,营救同修。

我建议现在上海的大法弟子应该整体配合起来了,从发正念做起,每个地区都自己协调一下,每天规定1、2个时间段(不包括全球的4个整点和晚上9点),专门清除本地区另外空间的邪恶,充分的发挥好大法弟子的作用,铲除邪恶之首的后方基地──上海地区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也是在整体上打击邪恶的主力。最关键的一点,在真象资料少的情况下,赶快走出来尽可能的多接触社会上的人去讲,另外有能力的同修都赶快建立个人资料点,遍地开花,救度众生。

另外请想帮助那些掉下去重新修炼的弟子注意,由于掉下去的学员曾被洗过脑,所以他们即使开始重新炼了,但是很多外来干扰,他根本分不清,暴露了去帮助他的弟子还不自知,有的固执的认为以前得法早,比你懂的多,也不愿多听劝他的同修的话,所以前去帮助的弟子一定要在去之前,把安全方面的事宜先告诉他们,并一定要让他们理解为止,不要引起不必要的损失。

大法弟子的安全工作应该理智的去做好,但是在和邪恶的交锋中,我们绝不能有意无意的配合邪恶的问话,不能向邪恶有任何一点的保证和妥协,人人都堂堂正正的抵制邪恶、消灭邪恶,那么邪恶就不可能有能力干扰破坏了,也不要形成一种错觉,被迫害的弟子没我修的好,因此而为自己的不精進找借口。人人都要正念正行,在修炼中不光要走好个人的路,更要走好整体配合这条路,邪恶迫害谁都不行,因为我们是一个整体。

个人所悟,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