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祁东大法学员刘检保被恶人打裂腿骨 针刺十指

【明慧网2004年10月10日】我叫刘检保,男,现年46岁,湖南省祁东县白地市镇双凤村村民。

以前,我患有20多年的胃痛、腰痛病,后发展为半身中风,花费了大量的医药费,也无法彻底治愈,而且造成了家庭经济的极度困难。1999年元月我有幸得到了法轮大法,修炼几个月后,不但病痛全好了,而且又能干活了。我的儿子在9岁时得了白血病,被医院判了死刑,家里的积蓄全部花光,也无济于事。而在修炼了法轮大法之后,我儿子的病奇迹般的好了。是法轮大法给了我儿子第二次生命。因此,我心中非常的感谢李洪志师父教给我法轮功,感谢师父给予小孩的新生。

1999年7月20日,江××一意孤行开始了对法轮功的血腥镇压,我们当地的官员跟着开始迫害法轮功学员。白地市镇党委书记刘勇民、政法委书记管中平,以及派出所所长匡世意等带领十多个人,常在白天甚至黑夜闯进我家。在没出示任何的相关证件的情况下,到处搜查,无故抓人、打人,对我和我的妻儿行凶作恶,将我们用手铐铐上,乱抢乱拿东西。抄走我大法书籍6本,大小录音机4个,大法录音带,录像带18套,并掠走我的爆破证一个(我是采石场爆破工),雷管一盒,炸药6包,火线60米,身份证也全被抄走。他们隔三五天就要来我家骚扰一次,搞得我全家大小人心惶惶,鸡犬不宁。我还被所谓的执法人员非法关押毒打,受到残酷迫害。我的妻子彭富斌也是大法学员,也曾被他们抓捕关押了三次,并被判劳教一年。

2000年元月18日,正好是旧历过小年,下午5时左右,白地市镇派出所所长匡世意带领几个警察又闯进我家,翻箱倒柜,四处搜查。发现床席下有大法真象资料,他们不由分说,就把我铐上手铐,抓到派出所,由六个人轮流打我。匡世意亲自带头打,他们用手枪枪把打,用竹条、木棒打,他们手里有什么就用什么打,还双脚跳起用劲打。从下午5点多一直打到晚上10点钟,我被他们打得遍体鳞伤,几乎昏死过去,双手双脚又青又肿。

后来,我被送进祁东县拘留所。3月18日,公安局政保股股长贺峥嵘,警察李伟等5人,将我铐押到过水坪派出所刑讯逼供,因过水坪地处偏僻,便于他们私设刑堂,秘密拷打。在那里,他们对我施以三天三夜的严刑拷问与虐待,为抗议迫害,我进行了绝食,两天两夜滴水未进。他们不但不顾我的死活,反而采用更为残酷的刑罚“背宝剑”(将我的双手一上一下反铐于背后)来折磨我,并对我进行拳打脚踢。他们围着我用木棒打,把我打得全身青一块紫一块的。我既不能反抗也不能躲闪,就这样被吊了三天、逼供拷打了三天。晚上还不许我睡,把我双手吊铐在凳子上,双脚跪地,稍一动弹他们就打。他们逼问我资料究竟是从哪里来的,我还是说捡来的。他们见问不出什么来,用新买来的粽绳狠劲抽打我,我身上被抽的伤痕累累。他们又不断的用拳头打我的脸和脖子,打得我喉咙都肿了,连续十多天连水都咽不下。我的双脚被打得肿如小桶,左脚小腿骨被棍子打裂一寸长,皮开肉绽,血不住地流出来。留下的伤疤至今仍清晰可见。更加惨无人道的人是,他们竟将一根根针深深刺进我的十个手指,我双手鲜血淋漓,钻心的痛,昏死过去。

3月20日下午6点,我已被折磨的奄奄一息,他们才叫人开来一辆车子,把我抬进车里,送回祁东县拘留所,仍关在监狱里。我身上的伤没受到任何治疗,我日夜躺在床上,伤口流出的血把被子都染红了,拘留所被关押的50多名大法学员见我被打成这样,一致绝食抗议,我也绝食一个月,警察还多次用食盐、辣椒水对我强行灌食。

2000年6月18日我被释放回家。9月8日,白地市镇公安干警又因我散发资料将我和我的妻子彭富斌、女儿刘英抓进祁东县拘留所,在祁东县公安局政保股受审时,政保股长贺峥嵘指使警察再次对我残暴毒打,还用手枪对准我的头扣动扳机说要打死我,抓住我的头往墙上撞,打完之后把我铐起来吊在窗子钢筋上,晚上也这样吊着。这次我在拘留所非法关了两年,到2003年8月21日才被释放回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