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哈顿之行(图)


【明慧网2004年10月10日】我终于来到了纽约。地理课本中的“大苹果”,如今生动的跃入眼帘。入夜,走在曼哈顿街头,穿过“时代广场”,灯火通明,令人眼花缭乱。不同肤色的游客们面对着高大的建筑和闪烁的霓虹灯,尖叫着按动快门。现代之都,是如此纷乱。一片嘈杂中,我的眼睛亮了:只见一个、两个、三个穿着黄色T恤衫的法轮功学员在闹市的路边炼功、发传单。我向他们走去…

十三个夜晚,忽的一下过去了。飞行几千里,奔波二十多个小时,原来那些网络上的心得文章都成为了自己切身的体验。想要小结一下,还是从这样两个小故事开始吧。

* “我原来可能是中国人”

要回去了,在肯尼迪机场的候机室里,我去买矿泉水。售货的黑人小姐凡是看到黄皮肤的人就友好的用中文说:“你好!”。我说:“小姐,你的中文发音很好。”她笑着说:“我想我以前当过中国人。” 听到这个答案,我又惊又喜:“嗯,我很同意,也许真是这样呢。等等,我有材料给你。”我跑去拿了法轮功的报纸、传单和光盘递给这位小姐。她高兴的接过,说:“噢,法轮功!嗯,我想知道我在哪儿可以学炼呢?”我告诉她报纸里有本地学员的联系号码,她又用中文说“谢谢。”

* “你们是炼法轮功的吗?”

一天晚上,和同修前往中国领馆发正念。领馆四周的街道寂静无人。我刚刚坐定,就听到一辆车在我面前停下。接着听到一个声音用英语问我:“小姐,你们是炼法轮功的吗?”我睁开眼,看到一个穿着蓝色制服的白人男子,手里拿着“今日法轮功”的真象报纸。我说:“是啊!” 他举起手中的报纸说:“我一直在看报纸,太悲惨了。我很难过。我支持你们。” 我谢谢他,和他聊起来。

原来,他是汽车司机,当天很意外的换班晚了才会在这个时候把车停在这里。他说每天清早他会经过中领馆,他都能看到法轮功学员坐在那里,他很同情学员们。我问他是在哪里拿到的这张介绍法轮功真象的报纸,他说,有人扔在地上,他捡起来的。因为他知道那是介绍法轮功的报纸,他以前就拿到过一张。听到这儿,我真为他的善良而感动。他坐在地上高兴的和我谈天,他说他从小就对汉语感兴趣,还兴奋的用中文说些简单的词汇给我听。我向他介绍更多的法轮功真象,欢迎他炼功,他说好。二十分钟过去了,他发动汽车,消失在远方。

* 主动去做的第一天

街头洪法、炼功、讲真象

到达纽约的第一天晚上,我们拿了一些法轮功真象材料,就去街上发,也顺便熟悉一下环境。当看到其他国家的学员在街上讲真象时,我们注意观察,看看人家是怎么做的。我们发现:不少学员准备的真象图片和展板非常好,轻便醒目。有的学员把图片挂在身上,其他学员配合炼功并发资料,效果很好。

第二天早上,我们按照活动安排表到了火车总站,却没有发现任何学员。我们不管那么多了,开始做吧!我们十人分成几个小组,在车站外面的路口和街道旁炼功、发资料,并且展示出自己带来的横幅。车站内外人来人往,接受材料的人很多。值勤的警察友好的观察着我们,时常有台湾学员的小组举着展板路过。我们后来才知道,新加坡学员已经被重新分配了活动地点,怪不得在车站看不到先期到达的同修。不过,这第一天主动的尝试让每个学员都感触很深:没有等,没有靠,我们抓紧时机讲清真象。

* 地铁里讲真象

参加活动的前几天,由于地形不熟,为了节省时间,我们小组坐出租车去活动地点,车费和坐地铁差不太多。后来在一位同修的建议下,我们试着坐地铁。一位高个子的同修把真象图片挂在身上,还有学员举着另一块展板,其他人都备好真象报纸或传单。我们这样在地铁通道和车厢里上、下、進、出,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当看到有人注意或阅读挂在学员身上的图片时,另一位学员就上前打招呼,并递上一份真象报纸。在这种情况下,绝大多数乘客都高兴的接过报纸,马上读起来,下车前他们都把报纸收好放在包中。有的纽约人主动询问:”这是怎么回事?”在听完我们的回答后,他们都难过的摇头、叹息。

出了地铁,在走去活动街道的路上,我们也高举起展板,沿路发资料。有时候还没到活动场所,随身带的资料就发完了。看到通过搭乘地铁收到这么好的讲真象的效果,大家都很高兴。自那天起,我们就天天坐地铁了。虽然有转错车的情况发生,但是不管在哪里上、下车,都不耽误洪法讲真象呀。

* 参与酷刑展

揭露迫害的酷刑展起到很好的讲真象作用

很早就在网络上看到其他许多国家的学员举办酷刑展,以真人模拟酷刑的方式揭露江氏集团对法轮功的迫害。在新加坡,我们从没有做过。所以这次分配新加坡学员分别和香港、加拿大、新泽西大法学员一起办酷刑展,对我们来说是一次很好的学习机会。看到铁笼、老虎凳、手铐、血衣等那么多道具,还要长时间的化妆等工作,真是感叹学员们付出的努力。

起初,我们只是帮助搬东西,在旁边发资料,照顾签名台,酷刑展的演员都是主办地区的学员。后来有一天,演员不够了,需要新加坡学员帮助,我想:“我们从没做过,大家可能会不好意思,不敢上场吧?找谁呢?”就这么想着呢,我一转头,只见一位新加坡同修已经扮成警察站在那里了。再接下来,好几位学员也扮演了受到酷刑折磨的法轮功修炼者。他们一坐就是几个小时,和其他国家的学员配合得很好。很多积极参与酷刑展的新加坡同修平时都是不声不响的。当需要人手时,他们只是简单的说一句:”我来吧。”

* 讲清真象


街头酷刑展

人们纷纷签名支持法轮功学员反迫害

这次来到曼哈顿,英语派上了用场。每天,当我发资料或是在签名台服务时,都尽量的开口去说,向人们介绍法轮大法的美好和正在中国发生的惨无人道的迫害。祥和的功法与惨烈的画面形成强烈的反差,震撼着酷刑展示场的每一个人。其他同修也都积极主动的去讲,而不只是局限于伸出手派发资料。有的学员英语词汇有限,还特别在来美国前请教其他学员,把可能会用到的词句写在一张纸上,自己在家练习。就这样,在大家共同的努力下,越来越多的纽约人民了解到了真象,签名支持我们反迫害的人时常络绎不绝,人们用不同的言语表达了他们的善意和支持。

“我很难过,希望一切会好起来。”
“我能做点什么?你们要钱吗?”
“祝你们好运。”
“你们做得很好,我要让我家乡的人都知道。”
“我已经给新闻台发电邮了,他们应该报道你们。”
“我是一个高中生,我是不是可以在学校做些什么帮助你们?”
“我去过中国,我知道…”
“我当然要签名。”
“多好的功法。也许以后我会加入你们。”

* 比学比修

这次纽约之行,同修们都是克服了不同的困难踏上征程。有的人不会说英语,但是毅然决定前来,在各项活动中都表现得很突出,自己也感到收获很大。有的学员意外顺利的向公司老板请到了长假。有的人特别提早行程为了能早点投入这次正法活动。在曼哈顿,我们每天早上集体学法、交流,在与其他国家学员的合作中,取长补短。每一天,看到来自不同国家、地区的学员们为了同一目地走到一起来,那种神圣的感觉真是难以言表。俄罗斯、以色列、日本、台湾、香港、印尼、美国、加拿大、瑞典、英国、丹麦…不同的语言、肤色,同样的心。很多同修中午自备极为简单的饭食,结束一天的活动后再啃着面包赶往地铁站参加晚间的集体学法。风尘仆仆,你来我往,点头问好,挥手道别。这样一群志愿者,一股清流,书写尘世的殊胜。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