跌倒再爬起 始终都有师父的慈悲呵护

【明慧网2004年10月11日】我是一名农村大法学员,没有见过师父。自从学了法轮功后,始终有一颗坚定修炼的心。

从1999年7.20开始,这五年来我们所有的炼功人就没过一天安定日子。这些迫害法轮功的江氏爪牙不分白天黑夜就往家里闯,有的同修被抄家,没有安定。

记得99年7.25上午,突然派出所来人把我和几个同修一起非法抓到县拘留所,非法拘留了20多天,天热的透不过气来,有的同修戴手铐带了20多天,每个人还被勒索了1000多元钱,出来了。

出来后,邪恶之徒继续迫害和干扰。有一次证实大法签名被邪恶之徒知道,那是腊月的20几日,又把我们几个非法抓到乡里,一顿毒打。有一个邪恶之徒用尽力打我脸时,我心里有一个念头:不给大法丢脸。就这一念,恶人打我的脸,我却不觉的疼。恶人用他的脚去碾我的脚,我也不知道疼,往下一看才知道他在干什么。当时没有想到是师父的呵护,后来才悟到是师父为我承受了。可是这一次我没做好,说了不该说的。他们又欺骗了2000多元钱,放我们出来了。我这也是给大法抹了黑了。我看到师父讲的法,不能跌倒了不起来,赶快起来跟着师父走,就又重新走入证实法中,跌倒,我再爬起来。

一次乡里来人,叫我们写一份什么保证书就不再找我们了。当时我想到师父的法“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所以我想:我不写。就这样可把我家人吓坏了。因为他们不学法,就想:如不写,又怕非法要钱,又怕把我非法带走,就这样吓得我丈夫失去理智,打得我顺着鼻子流血。可我没有怕,我知道我没有错。到下午两点多,我头痛得连口水都喝不了。这下又把丈夫吓坏了,就要给我找医生。我告诉他没事。过了一会儿,我感到大法的威力,觉得头顶有感觉,就是非常舒服的感觉,过了一会儿,我就好了。从那以后丈夫非常高兴,他也看到了大法的威力,从那以后没有反对我学法。
    
总之在这五年里的风风雨雨中,要是没有师父的呵护,没有大法的指导,我是走不到今天的。当我看到明慧周刊上同修写的在证实大法,救度众生的心得体会后,我想自己做得不够,我决定象修的好的同修一样,按师父的要求,“正念正行,精進不停”做一个合格的正法时期大法弟子。

[编注]署名严正声明将归类发表。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