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师父的慈悲呵护 才使我跟上正法進程


【明慧网2004年10月6日】想起我的得法和修炼过程,想起8年来师尊对我的呵护,为我的承受,也不知是慈是悲是痛,我的眼泪盈眶而出。

96年12月的一天,风和日丽,人人欢笑,一片祥和景象,原来是法轮大法洪传到我们村里来了,村人争先恐后的在学功,可我当时要学的想法并不那么强烈,他们就先给了本书给我看,我就利用休息时间三天看完了一遍《转法轮》,看了之后觉得这是一本难得的好书,太吸引人了,接着我如饥似渴的看二遍、三遍……,我觉得这正是我有生以来梦寐以求。我的观念变了,看天,看地,看人都变了样,我觉得自己好象也变成了另外一个人。通过不断的修炼,我发现以前的所作所为完全是错的,为私为己为名为利与人争斗都是在害别人,同时也害着自己。此后我要按师尊讲的“真善忍”去做一个好人,去修炼做一个更好的人了。我明白了师尊讲的“返本归真这才是做人的真正目地。”( 《转法轮》P4)自那以后,我参加学法炼功,从没间断,身体也神奇般的好起来了,而且邻里友好,家庭和睦,所有的人间烦恼一扫而光,真的知道了修炼做好人是多么的愉快。我越来越相信大法,坚定修炼到底,我要在有生之年抓紧时间修炼,实现师尊讲的“修炼的最终目地就是得道圆满”(《转法轮》P38)

99年7月20日,江××出于妒忌之心,发动了前所未有的对法轮功的迫害,天都象塌了一样,电视每天24小时的不间断报道,都是造谣栽赃,诬陷法轮功。镇派出所几个恶警气势汹汹的窜到我家,一顿恐吓后,指定我写保证,我顶不住了,想写个假保证骗骗他们。这时我9岁的女儿喊我要我听她讲故事,她接连的讲了三个故事:“一个是讲古时有一个修道的人如何坚定修炼的;另一个是讲过去有一个人如何理智的与妖相斗而取胜的,还一个是讲一个性急的女人得知母亲病了,急忙抱着孩子回娘家,为走直路匆忙中从别人瓜田中穿过,被一冬瓜绊脚倒在冬瓜旁,把孩子摔出去了,急忙中翻起身,用包孩子的那块布包着冬瓜当孩子抱進娘家,一看娘没事,娘说:“你抱个什么呀”“孩子呀”“你看看”她看了一看惊呆了,把冬瓜一丢,一路飞跑回去,走到冬瓜田里一看孩子正在呼呼大睡呢!女儿指手划脚的向我讲完了这三个故事。我心想怎么回事儿?平时都是我讲故事给她听的,9岁女儿今天反叫我们听她讲故事了,这使我一下明白,这就是师尊在点化我,叫我不要被那些坏东西吓住了,我真后悔我是个软骨头,没得用,我赶快把那个假保证烧掉了,出去讲起硬话来。

但一遇到派出所的恶警来了,我就不敢讲了,在压力面前正念不起来,只是暗的学法炼功,来表示我对大法的坚定,我知道按‘真善忍’修炼没有错,是有水落石出、平反昭雪的一天,看着那些不炼了的人,心中非常的沉重,那些假经文的传来又使我不敢一个人到北京去证实法。

2000年6月的下旬,看到师尊的《走向圆满》经文后,我那执著圆满的心使我大惊失色,我理解我有被落下的危险,我身上的感觉都好象是师尊不管我了。四年来死死抱定的求圆满的心失望了。在极度的后悔中,痛苦中反复的看和思考了这篇经文,震撼着我的心,不能再等待了,不能再等待了,我坚定了走出去证实法追上师尊法船的苦心。所以那时我放弃了一切,只身一人(因无钱买车票)徒步经四省三千多里地,一个月后终于到达北京天安门广场打坐,继向国务院信访局提出了法轮大法好的书面意见,当时就被信访局恶警绑架,随后被过水坪恶警接回关進祁东县拘留所。在拘留所里,我们看到了师尊的《导航》和《忍无可忍》。

由于我对师尊的法悟得不好,停留在个人修炼的阶段上,被动的承受着旧势力对我的迫害,认为吃苦越吃得多越好,所以邪恶又把我转到看守所,在那里把我迫害得快不行了的时候,我还是悟不好维护大法、反迫害的法理,是师尊把我从魔窟里救了出来,我知道我在那极度的痛苦中,可是师父比我们还难过!这时我怎么也忍不住心潮起伏、泪水盈眶,都是师尊为我们承受了。

2001年6月12日我出来后,通过学法使我明白了旧势力的邪恶。“所有对大法的所谓考验都是在干扰正法,而且参与迫害的又都是针对大法的破坏为目地的。旧势力虽然在过去历史上对个人修炼所干的一切能起到一定的作用,如果这一套用在正法中,不但不能达到大法要求的标准,而且对正法来讲,是严重的干扰与破坏。”( 《路》) 还有很多篇都明示了旧势力的情况。在以后的证实法中我时常想起师尊《路》中讲的“修炼就是难,难在无论天塌地陷、邪恶疯狂迫害、生死攸关时,还能在你修炼的这条路上坚定的走下去,人类社会中的任何事都干扰不了修炼路上的步伐。”就坚定了我证实大法的决心,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不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尽量做好师尊讲的三件事。

在做具体工作时,由于怕心和正念不足,我被邪恶钻了空子,三次被抓,二次進看守所,两次正念走出,其中是一路喊着“法轮大法好”,那个劳教所就不收我了,我在师尊的保护下成功的闯出了魔窟。只是现在正在流离失所中,已经给大法造成了很大的损失。

师尊在《转法轮》中讲:“你随便的把别人的东西拿来了,往里一加,带有别的信息,就干扰了这一门的东西,你就会走偏,而且会反映到常人社会中来,会带来常人的麻烦,是你自己要的,别人就不能管,这是个悟性问题。”对照师尊讲的这一段法和多次讲的不二法门,我悟到在我的思想深处有很多放不下来的原旧势力安排的执著心,才引来了黑手烂鬼的迫害。

由于师尊多次讲法的明示使我放下了执著圆满的心,但是师尊在《大纽约地区法会的讲法和解法》中又讲了:“你们的路啊,我想大家已经看到了,其实是很窄的。你稍微走偏一点,你就不符合大法弟子的标准。只有一条非常正的路我们能走,偏一点都不行,”我们一定不要掉以轻心,不让黑手钻我们的空子。

回想我的修炼道路,在磨难之前是师尊点化于我,在魔难之中是师尊呵护于我,为我承受,在修炼过程中是师尊苦口婆心讲法明示于我,才使我跟上正法進程,是大法是师尊救度了我,我就要助师以救世人,要做好师尊讲的三件事,其余什么也不想,就按师尊的经文《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去做,去同化法,这就是生命应该的,这就是我们应该的,那样才能对得起众生的期望,对得起自己的大愿,才能对得起师尊的慈悲苦度。

由于修炼层次有限,若有不对之处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