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兰市大法学员程兆丽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2004年10月12日】我是吉林省舒兰市大法学员,我叫程兆丽,1996年得大法,当时就觉得师父的话啊,句句都能打动我的心,于是我就开始修炼了。随着学法后的不断深入,我对法理有了一定的理解,我的性格、脾气也有了相应的变化。以前我和公公不和,经常为一些小事打的不可开交,现在我不但不和公公吵了,一些事还劝丈夫不应该和老人计较,这在过去我是连想都不敢想的事啊。我自己知道,是大法改变了我。

1999年7月20日之后,江氏流氓集团开始诬陷法轮功迫害法轮功学员,太不可思议了!我们只是炼炼功,祛病健身,做好人、更好的人,难道做好人还有错吗?是不是国家领导人不了解我们?于是我决定到北京去上访,说一句真话。上访是公民的权,作为一个公民,我有责任说一句真话――法轮大法好。我也应该把亲身受益的经历告诉政府,告诉每一个我认识和我不认识的人。

2000年农历正月十五日,我决定去北京上访,到了莲花乡让我丈夫找了回来。回来后,第二天晚上乡政府邢来学等四、五个人来到我家,问我炼不炼,我说“炼”。就为这一个“炼”字,他们就把我抓到派出所,理由是不许上访。把我和二十多个同修象犯人一样关在仓库里,我们睡在水泥地上。零下三十多度的夜里不给我们暖气用,不给我们饭吃,白天还得和同修出去扫雪。后来同修的家里人知道了这件事,天天给我们送饭吃,关了我们12天后,邪恶之徒孙洪波加紧迫害我们,把一桶水泼在地上,我们站没站处,坐没坐处,派出所没管过我们一顿饭,却跟我们按一天五元要钱,额外又拿500元,才把我放了回来。

2000年农历10月26日,我因为上访,叫莲花乡派出所非法把我抓去,关在派出所里。所长王喜民、孙红波打我嘴巴子,把我牙打出血了,脸打肿了。关了我一天一夜,孙洪波和赵新江又把我送到舒兰南山拘留所,吃的是窝窝头,睡的是板铺,关我半个月,要我伙食费150元。在舒兰关押期间,黄金村村长李明财、杨守成和乡政府把我家三头猪赶走了,并对我的家人说:想要猪就拿1500元来。农村人都知道,我们就靠养鸡、养猪,卖点零用钱。现在猪被赶走了,我又被非法关押着,孩子也不算大,接二连三的打击对于我丈夫来说压力实在是太大了。

在舒兰半个月后,莲花乡孙红波,还有我丈夫又把我接到派出所,不给我饭吃,没有暖气的情况下,挨冷受饿关了七天,才把我放了回来。

回到家中,黄金村治安郑长富多次来我家進行骚扰、敲诈要钱。善恶有报。黄金村村长李明财由于在2003年搞传销把家里的两层楼卖掉了,在外逛了半年又回来了,连烧柴都没有。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