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师尊慈悲呵护下,面对面讲真象发资料


【明慧网2004年10月13日】回顾近九年的修炼路程,无论是炼功点集体修炼,还是99年7.20以后的证实大法做好三件事,都是在伟大师尊的慈悲呵护下走过来的。

我是炼功点的义务辅导员,我们宿舍和单位连在一起,炼功点就设在单位内,有本宿舍的和附近单位宿舍的同修。1999年4月25日后,先是单位领导们找我去谈话,我给他们讲大法的美好、殊胜。他们虽然表面上没有治我们,但却派人监视我们炼功。同年7月20日以后电视里刚开始造谣诬蔑大法和师父,有一领导来我家问看电视了吗?我说:“不用看,全是造谣”,他气哼哼地走了;晚上又来一个,还是达不到目地,又把我单位领导也叫了来。那些原来就认为我们搞迷信、散布风言风语的人也乘机扬言要把我弄到监狱里去,一时铺天盖地的谎言,人们疑惑的、憎恨的、幸灾乐祸的目光压得人喘不过气来。正如师父说的,一草一木都很邪恶。

我做了一件令我至今想起来仍内疚和悔恨的事。一天清晨,丈夫接电话后说派出所来人让交书,不交就抄家。我说不交,但丈夫说抄了家多丢人,怎么在这里住。我想,抄的一本也没了,不如交几本吧,让他们也学学法。当时考虑得太简单,也没时间。可丈夫把几本书和宣传材料、顺手又把师父的法像一起拿走后,我痛苦的号啕大哭,才知道做了一件大错事,对不起师父,没保护好这比生命都珍贵的一切,后悔得心痛。[注]

我虽然还是早起炼功(原炼功点时间定在04:30-06:30),但学法明显少了,精力不集中,走神,老想师父还管我吗?就在这种状态下,师父在梦中点化我,从上方传来一个清晰的声音:“你只要修炼,我就管你”。我被惊醒了。回想起从我仅看了最后三讲录像决定修炼时,师父就给我开天目;到背《转法轮》给我增智等不断的点化、帮助。那神奇、那奥妙是亲身感受、历历在目。我下定决心坚信师父、坚信大法,用生命去捍卫大法。

虽然环境变了,可我们证实法的决心没变,说明真象,要求还大法清白,还师父清白。经常和别的区的炼功点的同修切磋,还利用春节两人一组去没走出来的、思想模糊的同修家切磋,鼓励他(她)们。有与我丈夫关系不错的同事也悄悄告诉:这时候怎么还敢宣传呀(我给他妻子资料并讲真象)。有人告诉我,说分局里有我的名单,还打听我呢。丈夫劝我别出去了,以免被抓走。我斩钉截铁的说:死不了就炼!他也就不说什么了。

2000年春节后,几个点的同修在我家开了个法会,一上午大家热烈发言,中午还留家远的同修吃了饭。那时我们几个点的同修还经常集体读《转法轮》,出去讲真象。师父的新经文《心自明》、《走向圆满》、《排除干扰》相继发表时,我们彻夜一起等待、学习,激动的含着泪花,就像走失的孩子几经波折终于见到了久违的父母,有了依靠,心里踏实了。师父教诲:“全面讲清真象,正念清除邪恶,救度众生,坚定的维护法”(《大法坚不可摧》)。我们更加有了目标,按师父的教导去做。

在慈悲伟大师父的精心呵护下,五年来我一直是面对面的向众生讲真象,发资料。初期是熟人、亲朋好友、同学、同事、宿舍院内的人,形式也多以去家里、聚会、打电话等。但这些总是有局限性,就到集市、超市、公园、展览会、公交车、街头巷尾等。总之所到之处都用智慧,慈悲、理智的去做、效果越来越好。最多时在集市上一上午发30份资料,20多张卡片。

开始时由于人们受蒙蔽太深,我一般是先试探的问:你了解法轮功吗?你那儿有炼法轮功的吗?然后根据其情况具体讲,解答问题,给真象资料然后告知传给亲朋好友看。其中绝大多数很友好,说谢谢。我说别谢我,是我师父叫我救你的。她说:都谢,都谢。有的人主动说: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有的看过真象后问:怎么和你联系;有的人问我以后该怎么做。当有人随着我们叫师父的时候,我总是热泪盈眶,多好的人呀,再苦再累也心甘。

为了更好的清除邪恶,讲清真象,我每天学《转法轮》2-3讲,反复学师父新的法会讲法、经文,背诵《洪吟》(二)。遇到困难和挫折时就默念师父的教导,背几段《洪吟》,立刻生慧增智,信心倍增。从早上5,6,7点到晚上24点由整点发正念到双点发正念,看到邪魔烂鬼一大片一大片的化掉。有的像雪片一样往下落,有的是白的,有的是黑的,片状的,棍状的都有。有的往桌下钻,有的残缺不全,有的逃窜。2002年12月12日,我看到天上一大片白色幕布掀开,出现了“败物灭”三个大字,又一片大白幕布掀过,一条红色的龙,身上前半身盖一块白纱布,遍体血迹斑斑,一动不动。目前确实是少之又少了,几乎没有了。

随着正法進程的推進,邪恶越来越少,人们也逐渐觉醒,讲真象更好做了。直接递给其一张真象卡片或一份资料,并说:您看了有美好未来。有的打开看看,就告诉其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会得福报。他们几乎都要,而且很激动。就是在公交车上智慧的给资料,讲真象,大家也是默默的听。但也有恶语相加的,还有跟踪我、告我的。610办公室还扬言要把我弄去办班;也碰上过610或公安,都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安然无恙。正如师父在《洪吟》(二)“师徒恩”中写的:“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

讲真象中,也能遇到刚刚搬到本地的同修,几经周折我把师父的新讲法、《洪吟》(二)、真象资料等送去。也有重新开始修炼的,我也给他们送去经文及资料并鼓励他们做好三件事,他(她)们都激动万分,又走入了修炼的行列。

我们这一小片曾有五个炼功点,有的辅导员被非法抓捕判刑、有的被抓進洗脑班、有的家里监视很严,也有搬家的,致使见不到或不能及时见到师父的新经文。我就经常给他们送去,或单位或家里,或外边,几乎都能送到。有的学员人心较重,有怕心,忙于家务太多,不大出来讲真象,我就去一块切磋,鼓励他们,使同修感动的说:“关键时刻,你总是忘不了我”。也有的同修说:“真得谢谢你,经常给我谈谈,明白多了,我一定多抽时间讲真象”。我说是师父不愿落下一个弟子,我们是一个整体,应该协调好,共同提高。

我从来没向明慧投过稿,主要感到自己修得很差。精進弟子的正念正行给了我极大的启发和鼓励,也学到了很多东西。今后我要继续按师父的教导,努力做好三件事,不断精進。

[编注]署名严正声明将归类发表。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