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正法修炼的路上逐渐成熟起来


【明慧网2004年10月13日】我于1998年底学习法轮功,学法不到一个星期身体完全康复。1999年7.20以后,由于当时对法认识不深,心想:病好了不让学就不学了,早晨也懒得起来。可一周后,我的病全出来了,先是眼睛不能看东西,接着耳朵不能听人讲话,继而头疼头晕,全身无力,最后是虚脱的躺在床上,紧闭双眼,只会流泪,不能说话。丈夫回家后见状着急的问:“怎么了?!谁欺负你了?”我病好已半年多,他似乎忘记了我以前就是这个样子的。我无力的摇了摇头说:“不炼功就……”丈夫赶紧找出讲法带,边放边说:“你炼着好就在家炼,别出去。”我又开始了学法炼功,身体又好了。《转法轮》中讲:“佛性一出,震动十方世界。谁看见了,都要帮他,无条件的帮他。佛家度人是不讲条件的,没有代价的,可以无条件的帮他,所以我们就可以为学员做很多事情。而作为一个常人,只想做常人的人,他想病好,就不行。”师父的话再一次在我身上得到了验证。其实这是师父又一次对我慈悲的挽救和救度。可是我当时没有悟到,也不精進,再加上电视的谎言宣传,修炼的路上更是没了劲。

2002年正月十五,我看了《是自焚还是骗局》,我如梦初醒。此后又看了一些真象光盘,异国同修证实大法的勇猛精神和国内同修为讲真话而无所畏惧的精神,他们为呼唤正义、坚持真理而不惜牺牲的精神,震撼了我!我为之泣不成声。随着正法進程的推進和学法的不断深入,我渐渐认识到,我们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救度众生、助师正法是我们史前的洪誓大愿,反迫害是我们慈悲的表现,讲真象是我们清除众生头脑中的毒害。从此,我有机会就讲真象、或给政府领导、单位领导以及“610”办公室负责人写真相信,呼吁停止迫害,或给市委领导、公安局长寄真象材料,或到墙上、电线杆上印标语、贴材料。或挨家挨户发真象材料、光盘……

2003年冬天的一个晚上,我手写了一叠揭露“610”和多国起诉江××的真象材料,准备由远到近张贴,可出门不远看到路边的电线杆,就想过去贴上一张。心还想:不是由远到近贴吗?可这根电线杆象有一股力量一样吸引着我,上去贴了一张。这时过来一个青年说:“什么?”又过来两个青年,我拐向一条胡同,一溜烟的跑回了家,站在后楼的窗前,我看到这三个青年四处寻找,并向路边的门面房打听着。我想今晚不去了,学法吧。我坐下来打开《转法轮》154页看了起来。当我看到“佛道两家师父多的是,都能保护你,不需要你看,也不会出问题。”看到这一句时,我的心一动,尤其“保护”二字重重的打在我的心底,这是师父在点化我,我立刻起身,穿上大衣,走了出去,很顺利的把材料全部贴完,并尽量贴在最显眼处。

此后,我知道师父在时时刻刻保护着自己,关键的时候点化着自己。在此处所有发材料的行动中,我都是一路顺风。2004年7月中旬的一个中午,我正向一家门上插材料,突然觉得自己心里很平静,于是问自己:“你怕吗?”“没有,不怕。”我自己回答着,感觉轻松而亮堂,材料刚发完,就听到楼外有说话声和汽车关门声,于是我迅速转身,轻松的走出门外,这时这一家人正回家来。

2004年春节过后,从老家回来一直很烦恼,早晨起不来,有几次醒来六点过了,错过了发正念的时间,还有几次发完正念又躺下睡了。自己知道不对,可就是懒得很。有一天夜里做了个梦,我去交时间钱,那个时间表跟水表、电表一样,按每分钟120元到160元计算,我说:“怎么这么贵?”收钱人说:“哎,现在就这么贵。”我醒来后悟到:正法進程非常紧迫,时间非常珍贵,每个人的修炼程度不一样,我怎么还能贪睡、贪懒?谢谢师父再一次点化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

在消业方面我也得到师父的点化。我生孩子后,就得了便秘、肛裂的毛病,痛苦了十几年,可炼功后好了。2003年这个现象又出现了。一天夜里,梦中我右手拿着一块约10公分、直径约2~3公分的东西,意思是给我从肛门里打出来的,从此便秘、肛裂的现象就再也没出现。我悟到是师父把另外空间里的最根本上的业力给我消掉了。这些实事都有力的证实了大法,坚定了我修炼的心。

在讲真象的过程中,我发现自己的心性真的提高了,同时也发现自己坚定不移的心。一个星期前,我回了老家,找到一位十来年未见面的过去的同事- 一位小学教师,我告诉了他真象,在我找他的过程中,我做了一些思想斗争:因为我们过去是不错的异性朋友,我要找他是不是会引起一些常人的非议?我找他是站在法上还是站在情上?我非常清楚的告诉自己:我是站在法上,只要是为了法,自己不需要急于证明什么。他到来后,我的心平静得像一碗水,也没有客套话,递给他两份真象材料,接着讲起了真象和证实大法的话,他插话问了我两句家庭的情况,我简单的回答后说:“这些都不是重要的,今生最值得庆幸的是我得了大法。”他承认“真善忍”好,但怀疑能否坚持,我平静而坚定的回答:“义无反顾,心甘情愿。”

我现在有个习惯,走路老爱看路边的电线杆或墙壁,看我自己印上的“真、善、忍”,看同修贴上的不干胶,看哪儿需要我去贴或印。前几天的一个中午,人们大都午休了,我想没材料发去印字去,就把一条大胡同的电线杆上都印上了“真善忍”。

从县市到老家,有一百里,路边的电线杆上常常贴着大法的标语,而且好长一段路程都有,穿过的村庄墙壁上也有,几乎都是接连不断,我有意读出声来,有意让旁边的人听到注意到。

我现在已经在背《转法轮》,加深了对法理的认识,真是内涵无穷无尽,有一天背法,突然看到那一段法象一块海面方块一样跃于纸面,似乎一压一压,那里面的法理就会出来,无穷无尽。在发正念方面:每天的四个点能基本保证,其它整点也尽量多发。但星期天做得不太好,不就忘了上闹钟,就是闹钟没叫醒自己,这是今后要加强的方面。讲真象也不够,尤其是面对面的讲真象。我还有一个更值得注意的方面,那就是修口。讲不好,就是让常人感觉我们与政治相干。

回忆五年来走过的路,如同一个跌跌撞撞刚学走路的孩子,在老师的看护下一步步成长起来。今后我会紧跟师父正法進程!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