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修大法 无怨无悔


【明慧网2004年10月13日】我是一名辽宁的大法弟子,回想从得法以来自己所走的每一步路都渗透着慈悲的师父对我的关爱,使我从一个无知造业的常人逐步的走向神的路。

我从一出生,几次的大病都要死去,可是一次次却又活了下来,从我记事起,由于出身不好,虽然我的学习成绩很好,可是受尽同学的白眼。文化大革命的时候,我虽然是个20岁的女孩子,却因为不肯揭发“反革命的父亲”和他一起被批斗,身心受到严重摧残。由于出身的问题,草率的和我爱人结婚,因为性格不同,我经常满眼含泪的望着天空,天啊!你为什么要让我活在这个世上,没有我地球不是照样转吗?每天晚上我都要在心里说,好!我离死神又近了一步,希望明天不要醒来。这样30多岁的我,一身的病,为了活命,我到处看病,可是越看越严重,在别人的劝说下,我学起了各种各样的气功,后来又拜佛、念佛、但是冥冥之中我总是想找一位师父,我想这位师父一定得是佛家的,他一定不同非凡,他不能因为我穷而不教我,他能看透我的诚意而能无私的教我做人、炼功。

1996年3月,我有幸得到了一本《转法轮》,我净手后虔诚、端正的坐着,一口气把书看完,我把书紧紧的捧在胸口,师父啊!您是世界上唯一的正法师父,我一定跟您学法轮大法,我要把自己不好的思想都扔掉,我知道学这么正的大法一定会有很大的难。(这是旧势力的想法)可是,还有什么比这个大法更伟大呢?从学大法以后我象换了个人似的,不论身体上还是精神上都在改变。因为我知道了人为什么要活着,我认识到以前的我争斗心、妒嫉心、抱怨心很强,凡事不能忍,我要逐渐的去掉这些执着。每天我如饥似渴的看《转法轮》和《精進要旨》,每天到小组学习,并帮助岁数大的不识字的同修认字。

美好的时光转瞬过去了,99年4月25日象乌云遮太阳一样,中国大地在哭泣。7月19日晚上我毅然的给我爱人写了诀别书,告诉他如果我回不来,你们不要再找我,(这是当时旧势力的想法)因为我学大法给你们带来灾难,但是我到任何时候都不会自杀,因为自杀是有罪的,如果我死了,那是它们迫害死的。7月20日我与其他大法弟子毫无畏惧的上省委去上访。回来后我和几个同修由无奈到逐渐形成自发做真象资料。开始,我们自己用笔写,有的同修冒着生命危险到单位印资料、贴不干胶真象标语、散真象传单、挂真象条幅。我第一次发传单就体悟到了师父的慈悲。当我把传单发的只剩2张时,本来我想把传单发给一个卖水果的,可是她突然和另一个人喊起来,我犹豫了一下,这时我突然发现一个警察就站在我的身后,我明白了是老师在保护我呢。

在这风雨当中我由彷徨到觉醒,由觉醒到坚定自己,逐渐的知道了对大法有多大的坚信就有多大的坚定。

99年居委会第一次全体人马到我家找我谈话时,开始我给她们讲炼大法后身体上、精神上的好处,她们说如果你还要炼,我们就要上报610,24小时监控你。我明白了,这就是让我诀别是人,还是神的时候,我对她们说:“一、我没有违犯国法。二、我没有扰乱社会治安。我学大法身体好、精神好,试问在当今的年代谁能拣到金项链找回失主。我在市场买了2套衣服,卖衣服的人只收我一套衣服钱,我立刻把多找的钱退给她,她连连的说谢谢,谢谢你们的老师。如果不学大法,我是做不到的。学大法以后我的家庭和睦幸福。如果你们认为这是错的,那你们就随便报吧!”她们一群人都愣了,你瞧她,她瞧你,足有几分钟没有说话。后来主任说:“我们也不愿意上报,如果24小时监控,我们也没有好日子过。”过了几天,她们又到我家去告诉我,那天晚上回家她们都头痛的不得了。我明白了,这是她们遭报应了,但是每次她们去,我都给她们讲大法真象,而且我在邻里之间有口皆碑,她们逐渐的也都知道了大法好。2002年4月的一天她们再次全体到我家说:“大姐!我们知道让你自己写保证书(不進京、不上访、不串连)你是不能写的,可是我们要换届了,我们有任务,完不成任务,我们工作就丢了,我们替你写了保证书,你就签个字吧,你要不签字就得去洗脑班了。”我微笑的说:“究竟是谁邪哪?告诉你们任何时候我也不能签字。我知道只有犯法的人才能画押签字,至于你们的工作丢了,对不起,这不是我的错,我做好人又有什么错哪?我看还是你们自己去找领导吧。”当然她们谁的工作也没丢。后来经过我和几个同修不断的向她们讲大法真象,她们现在已经明白了真象,并且说以后也要学法炼功。

2001年我们的几位同修相继被迫害,有被劳教的和流离失所的。我认真的想了又想,这些同修她们是有执著,可是有执著也不应该到那些邪恶的地方呀?(当时流传“被劳教层次才高”的说法)我想不能再犹豫了,我一定要用行动声援我的同修,我要到北京去讲真象,还大法清白,还李老师清白。2001年10月28日早上,我和我的女儿(大法弟子)站在天安门广场,我们用最响亮的声音喊出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还李洪志师父清白……我们从人民大会堂到纪念碑再到广场东侧的地下通道口。那时什么警车、警察、便衣武警,我们都视而不见,只觉得天上的神也在听我们呼唤,当我们停止呼喊,迈向地下通道口时,突然师父说的“慈悲看世界,方从迷中醒。”(《圆满功成》)一下涌入我的脑中,我明白是师父在保护我们,因为我们有一颗坚定的心。

修炼过程中,有一次我要坐车出门,看到有一辆我要搭乘的汽车快到车站了,我离车站还有很远一段路,我想,我要赶上这辆车,于是我双脚离地,似乎就象飘到了车站一样。当时我很激动,我知道是师父把我的功能打开了。还有一次,我到我姐姐家附近贴光盘,从楼上一直贴到三楼的时候,就听到门洞的门咣当响了一下,我当时想的是我得赶快到二楼,把姐姐家和她的邻居家的门上贴上,我飞也似的下楼,用最快的速度贴好。当我一转身想再下楼的时候,我愣了,看见了我的姐夫,他瞪着眼睛一边往上看,一边往楼上走,我的脑子快速想了一下,不能让他认出我,如果他认出我,以后到这里麻烦就多了。我硬是和他挤着,衣服碰着衣服下楼了。直到今天,我的姐夫也不知道和他擦肩而过给他送真象的是我。一次走在路上,我突然看见了无数大大小小彩色的法轮。每一次我都明白是师父在鼓励弟子,让弟子更加坚信、更加坚定。

从99年7月20日起我一直在和不同的人讲清真象,我的亲属由反对到默认,到支持。我居住的屋里一直摆着师父的法像。我爱人由反对到支持并且洪法,但他怕吃苦,他不肯修炼,结果2001年末他去世了。这一下我的亲属都反对我学法。他们说,你上北京上访他跟你着急上火,要不然他不会死的,女儿那么大还没有结婚都是跟你学的,你儿子那么优秀,他们将来怎么办。我明白这都是因为我有情在,旧势力才用儿女来威胁我。我当时发烧,全身发烫,咳了三天的血,我虽然表面迷迷糊糊,但我主意识非常清醒,我一遍一遍的说,师父我要跟您走,不要丢下我。当时我女儿也着急了,问我:“妈,你还行不行呀?”我艰难的说:“行,妈一定行!”亲属走后,我儿子带着哭腔说:“妈,我已经没有爸了,我不反对你学法炼功,以后你不要再贴传单、散传单了。”我用温和的语气对他说:“孩子,你知道吗?我早已经过够了人世间的生活,如果没有法轮大法,妈妈连一分钟也不想活在这个世上。”到我爱人死的第七天晚上,我和女儿又去散真象资料了。

今年4月份由于李霞事件,我独自来到了中原,当时离开家只是觉得自己肯定心性有毛病,具体毛病在哪,没有找出来。来到中原市,我想方设法的讲真象,看到那里的人民对大法的冷漠和误解,我真是心痛。在我打工的单位那些16、17岁的孩子们看到我炼功,吓得哇哇的叫,他们甚至于怕我杀了他们,他们合伙的商量着要撵我走,这时我也发现了自己的妒嫉心还没有去掉,我在心里感谢师父一路呵护着弟子,使我一次次的有惊无险,使我看到自己还有那么多不好的心,是师父利用这次机会让我去执著,让我救度我的众生,我向师父发誓,不论他们对我怎么不好,我也要让他们明白大法真象。经过2个月终于在师父的佛恩浩荡下,他们都明白了真象,把我当成妈妈一样对待,并且告诉我回家后要传给亲朋好友。

现在师父一再叫我们抓紧救度快讲,我想,我们一定要遵听师父的教诲,不放过每一次讲真象的机会,在修炼的路上无怨无悔。同修们让我们共同精進吧!
最后用师尊的一首诗与大家共勉:

快讲

大法徒讲真象
口中利剑齐放
揭穿烂鬼谎言
抓紧救度快讲

(以上的个人体会,层次所限,若有不足,恳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