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师尊慈悲呵护下走过的修炼之路


【明慧网2004年10月14日】第三天他们把我送往看守所3号室,在那里我又遇到那个偷盗犯,因为我喂过他饭,他对其他人说我是好人,其他犯人也没有难为我。我每天给他们背经文、讲真象。第五天又把我叫去审问,结果什么也没问出来。他们问我是不是还要炼,我说:“头可断,血可流,法轮大法不能丢。”没办法,他们又把我送回3号室。犯人们问怎么审的,我就把经过说了一遍,他们都很佩服我。等到警察再来问我的表现时,犯人一起回答“头可断,血可流,法轮大法不可丢。”说完大家都笑了。
——本文作者

* * * * * * * * *

我是山东省平度市的一名工人,名叫王××,今年56岁。1996年因公受伤,右下肢截残,97年冬安上假肢,20天后喜得大法,自己感觉很精進。

* 谁审谁

1999年7.20后,我思想很稳定,每天都出去和同修联系,互相鼓励,揭穿电视台的谎言。当师父的新经文《理性》发表后,师父说:“ 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象,用慈悲去洪法与救度世人。”我就经常出去贴大法标语、送真象材料。

2000年12月10日,有同修被抓,没守住心性,把我给说出来了。当天来了三辆警车、十多个人,非法抄了我的家,把我抓到派出所关在了一间办公室里。我有时间就背师父的《洪吟》、《论语》和所有其他我会背的经文。下午提审我,把我带到一间办公室。

警察说:“老王说了吧,你的材料是哪里来的?谁是你的联系人?你的腿不好,说明白了叫你回家。”我说:“听明白了,当年国民党抓住刘胡兰说:说了吧,谁是地下党,说了不杀头。”

警察说我和英雄比。我说:“英雄算什么?我是修炼的人。”并反问他们:“红岩里的江姐好还是甫志高好?”他们说当然还是江姐好。

我说:“你们××党最恨叛徒,国民党也恨叛徒,日本鬼子也恨叛徒,从古到今各门各派都讲法无二师,我们法轮大法叫做不二法门。”

他们问我炼法轮功有什么好处。
我告诉他们:“我炼功三年,一次感冒没有,一片药没吃。我年轻时炼了很多气功,现在知道天下最好的功就是法轮功。”

他们说:“不管怎么说政府不让炼,××党不让炼就不炼。”
我说:“××党做的事都对吗?刘少奇革命了一辈子不是××党弄死的吗?贺龙大元帅革命了一辈子不是××党弄死的吗?还有彭德怀、陈毅等大元帅都是××党弄死的。你们迫害法轮功又错了。”

他们说现在给你们定的是反党、反政府。
我说:“我们没说××党不好,我们是说××党里的极个别人不好。”
他们问是谁。
我说:“江泽民,罗干。”
“你敢说江总书记?”
“我当然敢说。”

他们说:“你们法轮功弟子有的做的就是不好。”
我说:“我们修炼[过程]中的人做的不一定都对,但我们努力越做越好;你们××党做的也不一定都对,象某某、某某(贪污犯)不都是××党员吗?现在从中央到地方哪个不贪污?哪个不受贿?”

他们说:“形势都这样,我们也没有办法,这是上级让这么干的。”
他们又说公安人员不都是这样吗?
我说:“根据材料上说于斌最坏了,对法轮功弟子心狠手辣。”
他们说:“于斌在这里你敢说吗?”
“当然敢说了,”我说。

他们说于斌一会就来了,过了一会儿于斌真来了。進屋问我说什么了。
我说:“法轮功材料上说你对法轮功弟子心狠手辣,最坏了。”
于斌说:“你相信吗?”
我说:“我当然相信了!公安局这么多警察,为什么没说别人呢?”
于斌说:“你就不怕我打你吗?”
“不怕。当年做大手术截掉一只脚都没哼一声(实际真没哼一声)。”气得他来回踱步,过一会儿,他走了。

他们说:“把你关進看守所,犯人打犯人的滋味也很不好受。”
“我不怕。”
“你还要炼啊?”
“坚决炼。”因为我没有怕心,所谓审问就这样结束了。

他们把我带回值班室,铐在铁椅子上,我就默念一切我能背的经文。到了晚上十点多钟,抓進一个偷盗犯,就把我的手铐给他铐上了。

偷盗犯说:“上级,我一天没吃东西了,给点吃的吧!”警察不理他,等他们把门插上,走了。我就把家里送来的饭喂了他一顿,他吃饱后我告诉他我是炼法轮功的。第二天早晨就把他送到看守所了。

第二天上午他们又问我材料的事,我说是大门口拣的。他们对我没有办法,什么也没问出来。第三天他们把我送往看守所3号室,在那里我又遇到那个偷盗犯,因为我喂过他饭,他对其他人说我是好人,其他犯人也没有难为我。我每天给他们背经文、讲真象。第五天又把我叫去审问,结果什么也没问出来。他们问我是不是还要炼,我说:“头可断,血可流,法轮大法不能丢。”记录员问那个头儿怎么记,那个头儿说就写‘坚决炼’。

没办法,他们又把我送回3号室。犯人们问怎么审的,我就把经过说了一遍,他们都很佩服我。等到警察再来问我的表现时,犯人一起回答“头可断,血可流,法轮大法不可丢。”说完大家都笑了。

到了25天又進来一个法轮功同修,刚進来那个偷盗犯就打他耳光,打起来就不停。我大喊一声:“不要打了,我替他挨几下吧。”我这一喊,他们真不打了。他们说:你这是干什么?又没打你。我说:“我们是一个师父,都是同门弟子,他比我岁数小,我叫他师弟,你打他不和打我一样吗?”就这样那个同修再也没有挨打。

到了33天警察叫我收拾东西回家,我嘱咐他们要照顾我师弟,让我们家交了700元押金。就这样我正念闯出来了,重新汇入到正法洪流中来。

*  窒息邪恶

回家三天后,我又骑上三轮车出去证实大法,碰见负责迫害法轮功的村委主任。
他说:“老王回来了。”
我说:“法轮功又回来了。”
过完年,我又骑车出去证实大法,碰见村委主任。
他说:“老王过年好。”
我说:“法轮功弟子问你过年好。”
他一听扭头就走了,以后再看见我老远就躲开了。

有一天,我骑车路过常州路中段,老邮局南最繁华的地方,在路边并排两根电线杆上有诽谤大法和诽谤师父的话,当时我什么也没带,就走了。下午,我带上湿抹布当着很多人的面把那些坏话都擦掉了。这时过来一个人问我干什么,我说打扫卫生!那人马上把头低下了。我就骑车走了。

回来路过菜市场,发现房山上也有很多坏话,我也当着很多人的面把它擦干净了。也过来一个人说谁叫擦的,我说;“我愿意擦的,没有人敢阻拦。”我就骑车走了。我经常出去擦这些坏话,大部分是白天,从来没遇到过麻烦。

2001年3月份,江氏发动的镇压法轮功更加激烈了。市610办公室要每个大法弟子交两张照片。村委不敢到我家要,就找了两张假的照片交上去了。到公安局和610办公室被认出来了,又叫警区警长到我家要照片。我说:“没有!不欠你们的!”这时警长发现我家有五个外人,误认为是法轮功开会,就到外面打手机叫来了三辆警车,10多个人。其实屋里的人都是来我家看病的,因为我会中医。他们進屋后发现了一本《转法轮》就拿去了,当时我想;一定要把宝书夺回来!我就和三个警察滚到一起去了,最后我把宝书从他们手里夺了回来。

我命令他们出去,他们在我强大的正念下真出去了。我把宝书交给老伴也跟他们出去了。到了大门口发现宝书又被他们从我老伴手里拿去了。我再一次命令他们把宝书拿回来,他们又在我强大正念下把宝书给我拿回来了。我从大门缝里把宝书给了我老伴,就和那些病号一起上车到了派出所。到后来发现宝书还是被他们拿走了。到了派出所,经过调查,那五个人确实是看病的。

有一个女警察据说是科长的,她说:“正好老王来了,给他照相!”我把眼一瞪,说:“你们谁敢照?”她一看,吓得走了。

过了一会儿来了一个大个子警察,把我叫到一间办公室里。我说:“你们真缺德,有病的人本来怕受惊,你们把人家带到派出所,把他们吓坏了。”那个大个警察打了我两个耳光,踹了我一脚。我说:“你打了我左脸,还没打右脸,有点偏沉。我告诉你,你们迫害法轮功,这是缺了大德了,到法正人间时第一个淘汰的就是你。”我喊的声很大,屋里都有回音,他吓得往外跑。我说:“你给我回来!我要控诉你!”就这样他吓跑了。

办公室就剩下我一个人,那个姓侯的女科长来和我谈话。她问在我家搜来的《推背图》和《诸世纪论》能看懂吗。我说:“都能看懂,《推背图》是唐朝李淳风、袁天罡写的,《诸世纪论》是法国诺查丹玛斯写的,这两本书都精确的预言了到人类末劫时有一位大圣人来世间传法度人,就是李洪志师父。书中写到支持法轮功、承认法轮功好的,法正人间时就能被救度。凡是镇压,打击,诽谤法轮功的,全部淘汰掉,一个不剩。”吓得她也走了。

就剩我自己在办公室里。我就背经文《无存》《助法》《威德》,到中午我就买饭给五个病人吃,给他们讲真象,值班警察不准我说话,我不听他的继续讲。他又想制止,我手指着他的鼻子说:“你算什么东西!你能管了我吗?你们所长也管不着我说话。”就这样我继续讲真象。以后他对别人说那个老王真厉害。

下午上班后,那个女科长又说要给我照相,我说:“看你们谁敢!”就这样谁也不敢来给我照相。

过了一会,上午那个大个子警察把我叫到办公室。说:“你可能知道我是谁了,听说你去年骂了我。”我才知道他就是恶警于斌。我就说:“去年我说的是实话,今天你打了我,你以为你占了便宜,其实你是缺了大德了,你把德给我了,将来你会淘汰的。”

他又问了一些看病的情况,又问我是不是还炼。我说:“坚决炼。”过了一会儿看病的人都回家了。警察下班都走了,我也回家了。我又一次用正念战胜邪恶。

2001年4月份,市610办公室对法轮功的迫害更加厉害。组织了大量的警察挨门逐户的以查户口为名,抓捕流离失所的大法弟子。一天我刚出门,看见有九个人在查户口,有村委主任,区办主任,还有七个穿警服的,我一想发正念清除另外空间邪恶物质的机会来了。我就插上大门,在他们不远处念师父的正法口诀,一直跟着他们走到本区最北面,他们回过头来看见了我。

李主任说:“老王在这儿住啊。”
我说:“炼法轮功的老王,派出所、平度市公安局哪个不知道我在这里住(99年7月21日上北京被截回来在党校认识的)。”
有一个当官模样的人问我:“还炼吗?”
我说:“修的很坚定。”
他说:“你炼法轮功到底有什么好处?”
我说:“我炼功五年,一次感冒没有,一片药没吃,你说好不好?”
他说:“好就在家里炼,不要出去。”

就这样他们回去就把我汇报上去了。大约过了十几天,我们厂长和保卫科,还有平度工委的到我家来,说:“你准备一下,平度市610办公室选三个炼法轮功顽固的,到王村办洗脑班,就有你一个,厂里拿4000元找两个人陪你去。”

我说:“哪儿也不去。”
厂长说:“你炼法轮功到底有什么好处?”
我说:“厂长你最清楚,我是公伤,医药费百分之百报销,我从炼法轮功一分钱的医药费也没报,给厂里省多少钱。”
厂长说:“这个我可以证明,确实没报。”

厂长又拿什么××党领导人民过上好生活,应该听党的。
我说:“谁过幸福生活?我37年的工龄,还因公伤截下去了右下肢,你们一个月给我340元钱,你们都坏良心了,我都快逼的没法生活了,你们每月好几千块拿着,还贪污受贿,我告诉你们:到王村去,没门!上火葬场我就陪你们去。”他们吓得往外跑。

我追到门口大声喊:“看你们谁还敢来。”他们走了以后,家里人要把我送到亲戚家里躲几天,我哪里都没去,他们也没敢来。

到了8月份,迫害進一步升级,公安局、派出所象疯了一样。每天晚上到大法弟子家敲门,骚扰。有一天晚上九点多钟到我家敲门,说是公安局查户口。我大声说:“你们白天睡了觉晚上出来骚扰老百姓,不给开。”

他们威胁不给开要踹门。我说:“今晚踹也進不来。”过了一会儿,他们没办法,就告诉我第二天拿着材料到派出所去一趟。我说让他们等着吧!

* 师父给了功能显神奇

到10月份,有一天晚上,我出去贴真象材料,当贴完最后一根电线杆回头一看,有两个蹲点的联防青年正向我这边走来。“快走!”这一天是农历初十,月亮很亮,能看出去很远。这时眼前有一道从东到西很长的院墙。我又产生一念;在院墙阴影里跑,他们看不见!当我跑的过程中感觉耳边有风响,非常的快。当我跑到院墙西头,回头看见那两个人正在院墙东头找。就这样我在师父的保护下脱险了。他们两个回到村委,说看见老王出来贴材料,村委主任问为什么不抓住他,抓住就是2000块钱。他们说没抓到。

第二天村委主任找我老伴说我晚上出来贴材料。老伴说:“你们胡说,我家老王白天走路都很困难,晚上根本不能出去,再说,你们为什么不抓他。”村委主任无话可说就走了。第二天,警区警长又来到我家说有联防队员看见我晚上出去。

听到这,我就把假肢脱下来说:“你相信吗?两个大青年没撵上腿有残疾的老王,你放我500米我也跑不过你。”警长无话可说就走了。

* 记一次旅途证实大法

2001年12月23日我回老家,在客车上和我并排坐着一个人,很气派也很凶恶,我想;我要给他讲真象。

车正行驶,看见路边有几个老太太烧纸磕头。我说:“这些人真虔诚。”
他一看说:“搞迷信。”
我说:“人有信仰活得充实,我是炼法轮功的,就是好。”他问我现在是否还炼,我告诉他我炼的很坚定,他又问我是哪个单位的。
我说:“你不用问我是哪个单位的,派出所、平度公安局谁不知道我老王是炼法轮功的。”
他问:“炼法轮功有什么好处?”
我说:“炼功身体好,修炼五年了,一次感冒没有,一片药没吃你说好不好。”
他说:“好就在家炼不要到外面炼。”我就一直和他讲真象,要说句公道话,上访是权利……。他听了我的话,表现还是很邪恶。我想;那就震他一下吧!
我说:“今天咱们能坐一起是缘份,如果你能明白真象改变以前的看法,到法正人间时,你就是很有福气的。”
他说:“法正人间就派出所不管了吗?”
我说:“你没看见墙上写的‘法正乾坤,邪恶全灭’到那时再不悔改就都死了。”

说完车到站了,我下车时他问我是不是这个村的,我说我是走亲戚的。两天后回到家,公安局三个人来我家问我23日去哪儿了,我心里明白,我把眼一瞪说:“哪儿也没去。”他们一看没有办法,问了几句别的就走了。

2002年初我家又来了三个警察送一张表格,说取保候审到期,押金的700元让我们自己去取。老伴去要,他们让我亲自去。我想;去就去,我什么也不怕。到了公安局政保科,负责的人问我为什么取保候审的。
我说:“炼法轮功。”
他们问:“还炼不炼?”
我坚定的说:“炼!”就这样我把700元钱拿了回来。

2002年农历二月十九,因为老父亲要回老家,我们全家搬回了老家。回老家以后,我按着师父要求的三件事继续努力。

因为我会中医,到我家的人很多。不管什么人来我都给讲真象,送他们材料和书,在老家影响很大。村里的个别坏人把我告到派出所和公安局。2003年10月来我家两辆警车,10多个人,打开大门一看,领头的就是恶警于斌,他也认出了我,问我:“什么时候搬回来的?”
我说:“快两年了,被你们逼的没法活了,单位一年多没开资,你们又经常骚扰,搬回来开点荒地,挖点野菜维持生活。”说着他们進屋坐下了。
于斌问:“还炼不炼?”
我说:“炼!就靠法轮功活着呢!”
他说:“那就在家炼,别出去。”
我又说:“正好你来了,给我反映一下,一分钱不开,假肢又坏了,怎么办?”
他说:“没有办法。”正说着话,院子里有吵吵声,我就出去了,原来是我家窗上挂着法轮大法好的条幅让恶警拿下来了,老伴想要回来。我上去一把夺回来说:“我又没上外面挂,挂我家你管不着,我愿意挂,看着心里舒服。”

这时于斌出来说了一句脏话。我说:“你们警察还骂人,你们算什么东西!”他们灰溜溜的走了,从那以后再也没敢来。

*  肺腑之言

我只有小学文化,从来没写过文章,以上所写都是我修炼中的实话实说。我爱读明慧文章,学习同修修炼中的宝贵经验。我经常在思想中想:我是主佛的弟子,是顶天立地的神,一切邪恶都不敢动,也动不了我,我们要把一切邪恶清理干净,它们都不是我的对手。个人体悟:过关时要勇猛精進,没有能挡住我们的险境。发正念就一定不折不扣按照师父的要求去做。

学法,发正念,有人说今天太忙了,耽误一次行不行?我说不行!没有办不到的事,没有过不去的坎,有人问我修炼的怎么样,我说很精進,但离师父要求的还有一段距离。因为层次有限,如有不当,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