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朝得大法 回归步别停”感悟


【明慧网2004年10月14日】这样它们又把我送到洗脑班,在那里同修们一起学法炼功、共同抵制洗脑、不写“三书”。我们反过来给“转化者”讲真象。……一天早上,我在看师父的经文《忍无可忍》时,突然眼前出现了一个金光闪闪的金佛,特别殊胜!我激动的哭了。我悟到这是师父在点悟我要更加精進。同修们形成了一个整体,正念正行,在师父的呵护下,24天后我们都堂堂正正的闯了出来!又汇入了正法的洪流中。
——本文作者

* * * * * * * * *

修炼已经7年了。1976年我25岁时患上了风湿病、气管炎、偏头痛等疾病,每到深秋以后手就不能伸开,不能洗衣服、沾凉水;腿疼得不能走路;一张嘴進凉风,牙就痛得不行;气管炎每年犯,一犯就是半年,吃药打针也不管用;眼睛一到天暖和以后就开始痛,到冬天冷了就慢慢的好了,到医院挂专家门诊也检查不出病来,到处求医问药,偏方用遍了,就是治不好。多少次我都不想活了,想一死了之!我就在病痛中挣扎着,艰难的度过每一天。

一、亲身见证 大法神奇

1997年11月21日是我一生中最难忘的日子。我和同事看病刚回来,一个法轮大法学员来到我家看我,说她以前那么多难治的病炼功后全好了,没花一分钱,劝我也试试。下午她就拿来了老师的讲法录音带和《转法轮》。我就先听讲法录音,师父亲切的声音和深奥的法理一下子就打开了我的心结。我越听越爱听,只用了三天就听完了师父在济南的讲法录音。晚上10点多钟,我肚子痛得厉害、恶心,又吐又泄的,我明白是师父管我了,在给我净化身体。接着我又看《转法轮》,到第六天同修劝我到炼功点上炼功。我说我什么也不会,先在家练练盘腿吧。我单盘腿看书,腿疼得不行,我就大声念书。到第二天,我没有了病的感觉,身体轻飘飘的,非常舒服,20年来我第一次尝到了没有病的甜头!我从此走上了修炼的路。

我得法的第20天,早晨特别冷,在炼功点上做第二套功法时,手冻得失去了知觉,觉得恶心、胸闷、出汗,好不容易炼完第二套功法,我站不稳,晃晃悠悠的转了两圈摔倒在地上。同修赶快问我:“怎么样?没事吧”?说也奇怪,我一下子就跳了起来,说:“没事,就是手冻得不能动了。”同修们轮换着给我暖手,我回家后就好了。以前我的手脚一冻就又痒、又麻、又痛,可现在什么感觉也没有,象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中午做完饭,我用手搓了两下脸,忽然右眼睛红红的一片,我特别惊奇,随即看到了和书上一模一样的法轮,是有颜色的!当时也不知道是法轮,得法第40天我看到《转法轮(卷二)》上的法轮图,才知道看到的就是这个法轮。我悟到是师父鼓励我,把我的天目打开了,这使我更增加了炼功的信心。我买了很多《转法轮》,遇到亲朋好友,就把我受益的经历讲给他们,送给他们书,使他们也走上了修炼的路,他们也都身心受益,都说大法太神奇了,决心修炼到底。

在修炼中,经常遇到消病业的事。有一次我突然发烧到39.5度,头疼得象要裂开了一样,恶心、浑身疼、脖子僵硬,完全是脑膜炎的症状。我有点撑不住了,同修知道了,买了西瓜来看我,给我读师父的经文《病业》:“那么我们修炼的人除了师父给消的业以外,自己还得还一部分,所以会有身体不舒服,像有病一样的感觉,修炼就是从人生命的本源上给你清理”。 我从法理上明白了,就不害怕了,知道是师父在给我消大业呢。下午3点就开始退烧了,到了第二天就全好了。

1998年10月份又有一次消业,突然间咳嗽得厉害,气管炎的症状,来的很猛。这一次我没有害怕,我知道20多年的气管炎业力很大,我就不管它,晚上睡不着就起来看书,凌晨5点照常去炼功点炼功,晚上集体学法,从没间断过。连续咳嗽了3天就好了,我从那以后冬天也不感冒了,流感时期别人感冒,我也没事。手脚也不疼了,什么活都能干。我亲身见证了大法的神奇,能得法是我的福分!

二、修心去私 家庭和睦

在修炼中,也经常过心性关,特别是在家庭矛盾中。有个朋友给我孩子介绍对象,也没和我们说,就叫孩子见了面,两个人谈上了,后来要来家里见我们。按理说介绍对象前应先通知父母的,我知道后气就不打一处来,马上就闹开了,结果矛盾越来越大,最后我达到了目地。以后的日子,孩子变了,见到我就象敌人一样,也不说话;有时夜不归宿,花钱如流水,几乎花光了我一生的积蓄!家庭矛盾也增多了。那段日子我每天做梦都是站在粪堆里出不来,找不到回家的路。我惊醒了,知道是师父在点化我,不好好修就掉下去了,回不了家。同修们都来帮助我,我开始静心学法、向内找,找到了隐藏在内心深处的为己的“私”。我找到症结,用修炼人的慈悲心态慢慢引导,最后化解了矛盾。真危险,差点把自己和亲人都毁了!教训是刻骨铭心的。从那以后,我重视学法,重新开始修炼自己。就这样我在修炼的路上摔摔打打的走到了今天,千言万语也表达不尽对师父的感激之情,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轮大法是正法!

三、正念正行 否定旧势力

在物欲横流的社会,大法弟子没有一个贪污受贿的;原来家庭不和睦的,修炼后和睦了;原来打仗斗殴的,修炼后改掉了所有的坏习惯。大法弟子都在按师父的法在要求自己,都在做道德高尚的好人。可是7.20以后,邪恶的政治流氓集团造谣诬蔑,欺骗世人仇恨大法。那时被蒙蔽的世人,见到我们都是斜眼看、躲着走,把说真话、道德高尚的人当成仇人。但我们坚信乌云遮不住太阳,总有一天会真象大白!同修们前赴后继的走出来讲真象、发传单、進京上访。多少无辜的同修被劳教判刑、流离失所、家破人亡,甚至失去生命,真是天理不容!

2000年我被人出卖,被非法绑架到派出所。家人又气又急,让我赶快把知道的说出来。我说:我没做坏事,做的都是好事,说什么?恶人们说叫我按照它们的意思写一个认识就没事了。我说我别的不知道,只知道法轮大法好,把我的病都治好了,把我从一个自私自利的人变成了一个能处处为别人着想的人,不做坏事只做好事,没有别的认识。它们说不写不行,谁都得走这个过程。我就叫女婿写,写完了我一看上面都是按着它们的意思写的,我气得当着610恶人和家人的面就把它撕了。我说:人得有良心,好就是好,得说真话,不能说假话。当时女婿很没面子,丈夫、孩子哭成一团。

我又被送到宾馆,610恶人实行“经济上搞垮”的政策,让家人每天交100元钱,邪恶至极!610恶人提审时,我就跟他们讲真象,以我亲身经历的身心受益让他们知道他们被媒体欺骗了。他们知道真象后说:我们知道好,可是上面叫干,我们也没办法,我们尽量睁一个眼闭一个眼。住了7天,我想不能再叫它们迫害我了,我就绝食抗议。家人也积极配合,到派出所要人,说:出了人命,你们要负全责!她在家好好的,你们把她抓来了,出了事我们就找你们要人!

这样它们又把我送到洗脑班,在那里同修们一起学法炼功、共同抵制洗脑、不写“三书”。为了达到洗脑的目地,它们给我们念邪悟者的信,我们谁也不听,都在心里默念铲除邪恶,邪恶只好草草收场。接下来它们想各个击破,找每个同修谈话。我们跟他们讲:我们是修真、善、忍的人,要做世界上最好的人,把我们“转化”到哪去?“转化”成坏人?世界需要真、善、忍,不需要坏人。你们知道你们在干什么吗?在打压做好人的人,能有好下场吗?善恶必报是天理!善待大法弟子,你们就有福报。我们坚修大法心不动,决不转化。

它们没招了,就找了一个邪悟者,叫她骗我们说她的天目开了,看到老师叫我们都写转化书,回家再炼。我们坚决的揭穿烂鬼谎言,使阴谋没能得逞。我们反过来给“转化者”讲真象。师父点化我坐上了飞机,功长上去了。它们一看“转化”不了,要把我送劳教所,汽车就在门外等着,叫我收拾东西。我坚信大法,没有怕心,对它们说:去哪都一样,也不用收拾,我什么都不带,去了也不想回来了。丈夫害怕受牵连,要和我离婚,我同意了,马上签了名。它们一看也害怕出事,就说:算了,我们也不带你走了。

在师父的加持下,我们放下了对人心的执著,集体绝食抗议。一天早上,我在看师父的经文《忍无可忍》时,突然眼前出现了一个金光闪闪的金佛,特别殊胜!我激动的哭了。我悟到这是师父在点悟我要更加精進。同修们形成了一个整体,正念正行,在师父的呵护下,24天后我们都堂堂正正的闯了出来!又汇入了正法的洪流中。

通过这几年国内外同修的讲真象,许多世人都在觉醒,可迫害还在继续。只要法正人间还没开始,我们就要更加努力的做好师父讲的三件事,铲除邪恶,救度世人。师父的新经文《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给我们指出了救度世人的迫切,我们一定不辜负师父的期望,紧跟正法進程,走好最后的路。

因水平有限,不当之处,望同修慈悲指正。

(首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