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司法界朋友的一家人讲真象


【明慧网2004年10月15日】老施是从事司法工作的。他每次遇到我都很客气,每次都说:有时间到你家看望你。然后,礼貌的离开。可我一直都没有把他等来。师父要我们“快讲”,我不能等呀。于是我就买了点水果,登门造访。

考虑到老施的心理负担,我选择了晚上。到他家的时候,他和妻子,还有正在上大学的儿子在吃晚饭。我想:一家三人,我都要让他们明白真象。他们邀我一起吃饭。我说我吃过了,现在退休了,没有工作干,吃饭就早。老施的妻子说:你这么一个大好人,吃了那么大的苦(指我被劳教),真是老天不长眼。我说:“这都是邪恶的迫害,老施是搞司法的,你说我这个炼法轮功的犯了什么法?”老施说:“严格的说我们国家还没有法,只有权。法在权力面前一钱不值,权力说了算。”

老施的妻子谨慎的把门关好,拉上窗帘,以防室外有耳。然后泡茶。我有意拉着老施的儿子,让他坐在我旁边。这样四人围着茶几,一人一方。

施:想办法再找一份工作干干吧,没事挺着急的。

笔者:可能嘛?现在它们还不放过我。

施:你不向它们认错,它们就抓着不放,长期下去这也不是个事。

施妻:你太老实了,学灵活一点,弯弯腰就过去了,这年代,胳膊拧不过大腿。

笔者:其它事可以灵活,炼法轮功不可以灵活。你说我炼功得到了师父那么多的好处,身体好了,这是你能看得到的。人花多少钱能买到健康?买不到。还有你看不到的好处。我不能昨天得到法轮功的好处,今天说法轮功不好吧。我永远也不会向邪恶势力低头。因为法轮功是好功,师父是最好的师父,我们没有错。媒体对法轮功的宣传全是造假、污蔑。

施:那4.25围攻中南海到底怎么回事?

笔者:说准确一点,不是围攻,是集体上访。你也看到当时的媒体报道了,秩序好,环境保护的好,没有标语,没有口号,甚至没有一句过激的语言。如果是围攻的话,一万多人能有这样好的局面?

施:是的、是的。

接着我就科痞何祚庥写文章歪曲、陷害法轮功讲起,到罗干叫天津公安抓人,4.25北京设下陷阱,直到朱镕基总理接见上访代表,和平解决问题。

施:你这么讲我就明白了,原来是政治陷阱,难怪“两办”在报纸上公开发表谈话,说政府从来没有干涉和阻止过炼功,另一方面我们又看到“两办”转发的江泽民分别写给中央政治局、各省委第一书记和各大军区党委书记的信,成立610,要铲除法轮功,原来是两副面孔。那“天安门自焚事件”到底是真是假?

笔者:看来你已经听人说过(施插话:只是只言片语。),是真是假我不做肯定,我提几个问题你们思考。一是天安门广场上的执勤警察救火的灭火器、灭火毯是从哪里来的?二是自焚者的头发、眉毛怎么烧不着?三是严重烧伤的部位是包扎治疗、还是敞开治疗?四是重度烧伤、气管切开的小女孩能不能唱歌?这些你们想过没有?

施在沉思。

施妻:那个电视专题片是怎么拍出来的?

笔者:是演戏。我问你,《上甘岭》电影怎么拍的?《三大战役》都能拍出来,还愁几个人“自焚”拍不出来?

施妻:这不太卑鄙啦!我们老百姓太容易上当受骗了。整天要我们统一、稳定、保持一致喊的震天响,它们在没事找事闹事,还要我们学习、表态什么的,真是害死人。

施:这就叫阴谋。

笔者:害死人的不光是谎言表面上的这些东西,更险恶的是谎言背后阻碍了多少人得法轮大法呀!镇压法轮功搞乱了人的思想,又花掉了全国人民不计其数的财力物力人力,受迫害的不仅是我们炼功的,其实是全国人民,甚至是全世界的人民,而且现在邪恶还在行恶,受害人还在继续受迫害,更可悲的是很多受害人还不知道自己在受害。更有甚者,有的还在助纣为虐,国安、公安、610就是典型的例子。

施:是的,要不是4.25,7.20来得早,说不定我也炼法轮功了。当时有个朋友就向我推荐法轮功,要我到他家去拿《转法轮》书。7.20之后我对他还心有芥蒂呢。现在听你这么一说,唉……

笔者:我为你惋惜。

施:你为我惋惜,我也同样为你惋惜。江之流是不会认错的,你就这样旷日持久下去对你、对你的家人都太残忍了。

笔者:江之流不认错,时间会定它错,历史会定它罪的。

施:你想要当英雄?

笔者:我不想当英雄,也不要当英雄。我就是要用我的行动来证实法轮功是好功,炼法轮功的人是好人。这是我的本分,也是义务,真正修炼法轮功的人都会这样做的。否则,真理得不到昭彰,谬误就会肆虐;蒙冤者得不到昭雪,邪恶就会横行。我的坚持,我的坚定,就是对邪恶的遏制,就是对正义的呼唤,对真理的张扬。当初不是那个邪恶之首凭借手中的权势,运用整个国家的机器,铺天盖地的打压,叫嚷要三个月铲除法轮功吗?现在怎么样,五年过去了,大法在世界上60多个国家洪传,大法的书籍被翻译成30多语种在世界各国出版发行,恶首自己以及它的追随者却被海外多国以群体灭绝罪、反人类罪等被起诉,已成穷途末路。这就是正的力量,善的力量,大法的威力。

施:听你这么一说,我真要向你敬礼了。这应该是我们司法人的责任和义务,惭愧呀!现在司法不执法,成了权力人物的附庸甚至是帮凶。

一直坐在旁边静听的大学生说话了:伯伯,这么说你追求的是更高尚、更圣洁的一种境界?

笔者:可以这么说,但真正要了解法轮功和理解炼法轮功的人,最好能认真读一读《转法轮》。

这一家人都说,要读的,我们一定要读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