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市大法弟子李再亟遗孤情况(图)


【明慧网2004年10月16日】

遗孤资料:


李再亟的儿子李鑫

姓名:李鑫
性别:男
年龄:21
民族:汉
家庭详细地址:吉林市船营区青岛街城乡10号楼 邮编:132012
隶属辖区:吉林市船营区青岛派出所

母亲资料:


李再亟与妻子的结婚照

姓名:祖春荣
年龄:40多岁
民族:汉
工作单位:无固定职业
原家庭详细地址:吉林市船营区青岛街城乡10号楼 邮编:132012
隶属辖区:吉林市船营区青岛派出所

父亲资料:

李再亟,于2000年7月8日被吉林市欢喜岭劳教所迫害致死。
年龄:43岁
民族:汉
原工作单位:吉林市传染病医院
原家庭详细地址:吉林市船营区青岛街城乡10号楼 邮编:132012
隶属辖区:吉林市船营区青岛派出所电话: 0432-2021537

李再亟主要被迫害经历:1999年9月5日進京,在北京密云县被绑架。后被劫持到吉林市拘留所,行政拘留15天,后转船营区沙河子洗脑班。接着再被拘留15天,后转刑拘被关押在吉林市第三看守所。1999年10月被非法劳教一年,关押在吉林市欢喜岭劳教所。2000年7月在劳教所被迫害致死。

李再亟详细情况:

李再亟1995年因身体原因喜得大法,原来他在吉林市传染病医院工作期间,由于工伤,病退在家,是大法的神奇超常使他重获生命的新生,从此他走上了一条坚定的修炼之路。

他家里是吉林市最早的学法小组之一。尽管他家里比较困难,但为了给大法弟子提供一个良好的学法环境,他把家里两室一厅的住房除了给儿子留了一张单人床都腾出来,并拿出所有的积蓄铺了地板。因为他们夫妻二人平时对谁都好,所以那时他家的学法人数多时有100多人,平时也有50、60人,连家住很远的大法弟子都到他家学法、交流。

李再亟为人善良、谦和、乐于助人,谁有困难他都帮助,邻居、同事都知道他是一个修炼法轮大法的好人。

1999年7月19日,他与其他同修得知大法被蒙冤的消息。连夜在凌晨两点和8位大法弟子雇了两辆车,一天半宿跑了1200公里,沿途闯过各种盘查于1999年7月21日晚到达北京上访,后平安返回。

1999年9月5日他与大法弟子崔正淑、于立新(二人也已被迫害致死)和另一位同修4人再次進京上访。1999年9月10日左右在北京密云县被非法绑架。后被劫持到吉林市拘留所,行政拘留15天,后转船营区沙河子洗脑班。接着再被拘留15天,后转刑拘被关押在吉林市第三看守所,在看守所他因坚定修炼遭刑事犯人各种折磨,秋天被浇凉水、拔胡子……1999年10月被非法劳教一年,关押在吉林市欢喜岭劳教所。

在吉林市欢喜岭劳教所四大队,他因坚定修炼遭刑事犯人各种毒打、折磨和恶警各种体罚、强制洗脑,劳教所四大队恶警还强迫他参加重体力劳动等。2000年7月李再亟因为在劳教所长期遭受迫害,拉痢疾严重脱水。劳教所没有给他及时医治,导致病情加重。劳教所狱医李××是个根本不懂得医术的兽医(过去他只是给动物看过病,并没有学过人体医学),面对李再亟的严重病情,他指使几名刑事犯人把李再亟强行拖到水房,给其强制野蛮灌大量的浓盐水。当时李再亟拼命挣扎,整个大队的人几乎当时都听到水房里的扑通声。没过一会声音就停止了,接着大家看见大队干警纷纷跑進水房,用棉被把李再亟包上、抬走,说是到医院抢救,其实李再亟已当场死亡。

吉林市欢喜岭劳教所为了逃避李再亟家属追究劳教所法律责任,立即对外宣称已把劳教所狱医李××免职,其实这是吉林市欢喜岭劳教所掩人耳目的一种手段。狱医李××根本就没有免职,而只是被调到了劳教所其他岗位。等事情平息后,李××又回到了原来的岗位,担任劳教所卫生所所长。

接着吉林市欢喜岭劳教所害怕此事被進一步曝光,劳教所的有关人员找到李再亟的妻子祖春荣,以李再亟家庭困难为由补助3000元,骗取了祖春荣在李再亟之死与劳教所无关的字据上签字。

吉林市欢喜岭劳教所又与吉林市公安局狼狈为奸、互相勾结,欺骗李再亟的家属。

2000年7月7日吉林市公安局通知李再亟的家属去医院“护理”。李再亟的17岁的儿子先到吉林中西医结合医院,一个病房一个病房的查找,没有找到父亲。李再亟的儿子又问警察:我父亲在哪里?警察迫于无奈只好领着孩子来到医院里面的一个小仓库。孩子当时看见父亲身上盖着报纸,孩子掀开报纸,发现父亲早已死亡,上身还没有穿衣服。

后李再亟的母亲到医院被带着转了几圈,他母亲看到李再亟的死后一只眼睛闭着,一只眼睛睁着,他母亲用手将他眼睛合上。晚上,李再亟的爱人要求去看遗体,公安人员不让。但经过再三强烈要求后,她终于见到了遗体,当时她发现李再亟眼睛里还有药布。

李再亟的妻子只提出一个要求:允许法轮功学员参加遗体告别。但公安人员不许,这之后却将他们全家软禁。

7月13日火化前,吉林市公安局和各派出所无故扣押了部分大法弟子。周五上午九点,在二百多名劳教所、公安局公安人员的严密看护下,李再亟的遗体被强行火化。

李再亟死后,祖春荣只好一个人带着孩子生活。她没有固定的工作收入,只是每月靠打零工赚两三百元勉强维持度日。她先后干过马路清洁工、洗碗工等,孩子当时被迫辍学。

希望所有善良的人们都来帮助这些无辜的孩子,并和我们一道用各种方式制止这场对信仰“真、善、忍”民众的迫害。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