孕妇被木板压腿、手掐、小剪刀剪手


【明慧网2004年10月17日】得法前,我体弱多病,同时伴有严重的失眠症,经常彻夜难眠,上班就无精打采,打瞌睡,我感到非常苦恼。96年~98年我们全家有幸相继得法。先是公公肝硬化晚期、腹水、胆囊炎等多种疾病,因修大法后,全好了,体重由80多斤增到130多斤,腰围因腹水涨到3尺6寸,修炼后回到2尺4;然后是婆婆冠心病、高血压、类风湿也好了很多;丈夫因修大法脾气改好了,原来打麻将经常整晚不回家,现吸烟、喝酒、赌博全戒了,以前他上班经常迟到、早退的,修大法后变成了每天很早到厂里把班里卫生打扫干净,工作积极主动,早来晚走,我也因修炼大法受益无穷,每天精神特别好。

“99年7•20”江氏邪恶集团开始迫害打压法轮功,剥夺了我们的修炼环境,不准修炼法轮功;宪法规定公民有信仰自由权,有获得健康的权利,我们修炼这么好的功法,做好人,对社会、对人有大益。怎么这么邪恶的造谣迫害呢。2000年2月1日,我与一同修進京上访,在金水桥上走就被公安不由分说绑架到派出所,后由当地绑架回当地,并以扰乱社会治安的莫须有罪名被拘留了一个月。十月份派出所来一伙人没任何手续抄家,当时吓得我心口一阵阵抽搐,说话也结巴,结果眼睁睁看着他们把师父的法像抄走了,我觉得自己没用,对不起大法,对不起师父。

12月份,我决定再次進京证实法,突破层层关卡,我到了天安门广场,看到不断有同修被抓被打,我很难过,我也打出了“法轮大法好”的横幅,边跑边喊,告诉人们“法轮大法好”,当时冲上两个便衣一脚把我踢倒,然后一边一个抓着我一把头发使劲往上拖,可我根本没感觉到疼,也不怕,我悟到是慈悲伟大的尊师为呵护弟子而承受了。然后把我们绑到海淀区看守所,一進去我就被把衣服扒得只剩短裤,钱都搜走了,進牢房,牢头要报姓名,我不报,她们说:“不怕你不报姓名,把你衣服扒光扔到外面揍死你,两个月前就有一个二十多岁的姑娘被这样打死了。”

第二天我绝食抗议他们对我的非法关押迫害,第四天被拖去灌食,我当时好怕,一位同修鼓励说:“不用怕,没什么好怕的,我们给他们讲真象,不要干坏事。”我看到有六个警察把一个同修按在一方桌上,用一塑料管从鼻子插下去。一个年轻恶警说:这可是屠宰场了。当时我腿都是软的,他们把我按在桌上,就插管,我就背《洪吟》中“无存”:生无所求,死不惜留;荡尽妄念,佛不难修。一下怕心没了,结果灌的东西全喷出来了,他们没达到他们邪恶的目地。第二天拖去野蛮灌食又喷出来了,喷出来又灌。

这时我已怀孕,怕胎儿受影响,怕心出来了,没再反抗。就这样第七天强制灌食时,恶警拿一块厚木板使劲压我的小腿、膝盖,又用手掐,接着又拿一把小剪刀剪我的手,我痛得动都不能动一下,回到监室一看青一块紫一块。

两天后我被当地派出所接回。他们不顾我身怀有孕,又拘留我15天,后又非法延期15天,一个月后回家时家里其余三人还被非法关押不肯放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