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我遭迫害的经历看撒谎成性的江氏集团


【明慧网2004年10月19日】我1996年和爱人一起得法。当初我是抱着寻找感情寄托走進大法中来的,并不真正明白什么是修炼。书没有看几遍,功也没有炼几次,也没有严格的修心性。2001年的秋末,我小姑子是常人,师父借她的嘴点悟我说:嫂子你和我哥一起修吧!你们修的法是最高的佛法。

荒废了五年的时间,我没有从感情的羁绊中走出来,人为什么活着?人生的真正意义是什么?在我举足无措、前途无望的时候,我又一次从感性的认识上走進大法中来,个人的修炼基础本来不牢固,又是正法时期,我没有真正明白正法是什么。从《解梅花诗后三段》和其他的讲法中我明白了,赶快救人要紧,法正人间时,心存大法不好一念的人就被淘汰了。

2002年三十晚上,我和爱人挂条幅,被乡派出所的户籍孙继峰绑架,条幅被他抢走19条,条幅写的是“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这并没有什么政治色彩,也没有让谁反对谁,何罪之有?爱人走脱,我被孙继峰和乡派出所看屋的胁持到派出所,连夜开始非法审讯。

我一切不配合,也没有说出姓名,并且给他讲真象,他不但不听,还给我戴上手扣和脚镣锁在暖气管上。我把手铐和脚镣轻松拿下就开始炼功,后来听说他们看到我飞起来了,在当地引起了轰动。

大年初一他们把我送到松原市扶余县看守所,被公安局局长刘兆彬(我的同学)认出。由于爱人的原因,我被提审了多次,问条幅哪儿来的。他们给我背扣子,上大挂,打嘴巴子,问了我很多,我说不知道。第二次给我上大挂,我在心里喊了一声“师父”,他们没有打就给拿下来了。我知道这是师父在保护我。紧接着同修开始绝食抗议,抵制他们的一切迫害,所长柳立国指使恶警给我砸脚镣子。柳立国从7.20以后就追随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现在他已经遭报了。

在看守所40多天,又把我们送到长春市女子劳教所,我被非法劳教三年,劳教票子上写的是条幅29条。明明是19条,警察却明目张胆的写为29条。

从我的迫害经历不难看出江氏一伙领导下的警察撒谎成性,一切迫害的行为都是见不了天的,都是建立在谎言基础之上的。奉劝那些还在迫害大法及大法弟子的恶警赶快悬崖勒马,善恶有报,恶报到时,后悔莫及。

希望国际社会关注和制止长春市女子劳教所的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情况。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