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织湘遭受迫害致死的详细经过

【明慧网2004年10月2日】以下是罗织湘的丈夫黄国华详细叙述广州610天河区匪徒残酷迫害、杀害罗织湘的经过。

2002年11月20日中午1点钟左右,我与妻子罗织湘在出租房内(广州市海珠区上冲村中约5巷5号201房)正在午睡,突然上冲村的治安员大约四、五个人强行闯入我们的家,搜查我们的物品,明显看出是有备而来。当搜到有法轮功书籍后,他们立刻通知海珠区南洲街派出所,半个小时后,派出所所长李志忠(警号:024430,电话:(86)20—84204836)和另一个警察,将我用电线把双手反捆起来。

由于他们抄到的法轮功资料只有几本书,为了搞的大一点,好像他们完成了重要任务或破获“重大案件”一样,好多得点奖金(抓住一个奖励5000元,重大法轮功资料点奖金更多,但数额不详),他们就把我常用的数十个电脑软件光盘冒充法轮功真象光盘用摄像机录下来。我指出他们的这一阴谋后,一摄像的警察红着脸不敢多看我一眼。

大约2002年11月20日下午三点钟左右我和妻子被关进了派出所审问,我俩坚决抵制,不做任何配合。最终什么也问不出来,晚上关进了铁笼子里(我与妻分别关在两个铁笼里),当时罗织湘怀有我们的第二个孩子已有三个多月了。

两个晚上后于2002年11月22日凌晨1点多钟我们关进了海珠区看守所。为了抗议无理的非法抓捕,我们绝食两天。恶警从11月24日开始给我与妻子灌食,是去中国海军177医院一楼急救室(广州市海珠区赤岗街)有一个叫唐颖的护士参与了灌食,用一根约一米长的胶管从鼻孔里插进胃里,插的非常痛苦,拔出来时管子上满是鲜血。

隔一两天就灌一次,一直灌到11月28日,因我妻有身孕从海珠区看守所“取保候审”,由广州市天河区610和天河区兴华街610的人接走,又关进了黄埔洗脑班,(是广州市最凶残的洗脑班),由于罗织湘身体太虚弱(从11月20日绝食到被迫害致死12月4日),11月29日就送到广州市天河区中医医院三楼注射药物治疗,房间号不详,是个套房,进房有两张床,一张罗织湘住,另一张是监控人员住。床上方有一个摄像头监视,套房内是两个保安员住,有一台监控器,外房有一个卫生间。

11月30日兴华街610通知住珠海市罗织湘的姐姐罗织芬前来陪护,据610的人讲此时的罗织湘已经“病危”,罗织芬提出将罗织湘带走。遭610匪徒程地的拒绝,很显然,这帮匪徒既不想放人(因罗织湘不写保证书),又不想担责任,人如果死了,就说罗织湘姐姐在场看着呢。

在场监控得很严,罗织湘偷偷跟姐姐说想逃走。下午6点多,罗织湘利用监控人员都进了套房之机拔下针头(正在输液)逃走,刚走到电梯口就被追了回去,因罗织湘已跑不动了,此时她的体重只有60多斤。当晚9点多钟,罗织芬喝了此房内饮水机上的水后,非常短的时间就睡过去了。610加强了对罗织湘的看管,根据罗织芬回忆说她平时睡觉很灵,有一点动静就会惊醒,她睡在另一张床上,直到凌晨一点钟左右才被急促的跑步声惊醒,看到床上已没有了罗织湘,还以为她逃走了呢!就想回家,突然从门外跑进一个保安人员冲进了卫生间,而后又跑下楼去了,罗织芬感到气氛不对头,就赶紧也跑进卫生间,看到窗子开着,向下一看:天哪!自己的妹妹罗织湘就躺在正下方已人事不省,周围早已围满了人,看来掉下楼已有段时间了。

罗织芬哭着跑下楼,就看到一个人只顾着给罗织湘拍照片,罗织芬求他们先去救人,没有一个人听,也没人着急。照完相后,医生抬罗织湘去拍“X”光和B超检查,发现没有一处骨折,腹中胎儿也正常,地上当时只有极少量的血,头部后左脑处着地,有血肿(皮层),就又抬进了抢救室。

当时610的人和保安、医生护士约二十人进去了,却唯独不让罗织芬进。过了几分钟,只听抢救室里传来了罗织湘很大声的一声惨叫,罗织芬从门缝里看到有人在脱罗织湘的裤子,又被一个里边的人看到了立即赶她走开,不让看,他们在里面到底做了些什么?罗织湘为什么惨叫?!

不知是谁报了警,110警车来了,气得兴华街的主任(610)程地大声喊:是谁闲得没事报了警?他们的丑事就连他们警察内部都不想让多余人知道。110来了就得给罗织湘的姐姐罗织芬作笔录,做完笔录大约用了40多分钟,警察告诉她说罗织湘已经转院去了暨南大学的“华侨医院”,现在派车送你过去。

到医院后(12月1日凌晨约三点多钟),经华侨医院的医生检查后说:“后脑有两处伤,在左、右后脑各一处,左处是从三楼掉下来时摔的,但只有皮层淤血,割开皮层放出淤血就没事了。可是右边的伤很重,大脑已震的成了豆腐状,即使罗织湘醒了、治好了,也很可能成植物人。

罗织芬听不明白了,在天河中医医院并没有讲头上有两处伤,医生让问送罗织湘来的人,兴华街610的程地、闫佳解释说人从三楼掉下来在二楼空调挡了一下儿后头着了地,又象气球一样,人又反弹起来摔到了右后脑。难道说,反弹摔得比从三楼掉下来摔得还重?!简直是笑话。人会象气球一样反弹起来?反弹摔的还会比从三楼直接掉下来摔的还重?!

恶警说罗织湘是自杀。法轮功明明禁止杀生,况且她还有身孕,罗织湘在屋楼前还打电话给山东的婆婆说要生下腹中的孩子。在罗织湘姐姐的熟睡中,有二男一女三个人看守的前提下,一个病危的人,在绝食达11天的情况下,从三楼卫生间的窗子里莫名其妙的坠楼?而从此后,罗织湘的姐姐罗织芬又被610匪徒24小时看管起来,连上厕所都派人跟着,形影不离。怎么突然对一个从不修炼法轮功的人也严管起来了呢?

在12月2日又一名法轮功学员得知此事后去华侨医院看望罗织湘,兴华街610人员惊慌的问此学员是如何得知罗织湘在此住院,可见心中有“鬼”。直到12月4日罗织湘证实死亡后才解除了对罗织芬的监控。

在罗织湘坠楼后,罗织湘的姐姐就通知了我的父母。12月4日,罗织湘去世,罗织湘的哥哥罗辑也从广东省博罗县赶到了广州。12月5日,罗织湘的公公黄佃青,婆婆贺光荣,女儿黄颖(又名开心),来到了广州。610匪徒在12月4日就急不可待的逼罗织芬签火化书,欲将罗织湘的遗体早日火化好毁灭证据,污蔑说罗织湘是自杀,罗织芬拒绝签字。

第二天,我父母赶到后,610的又逼他二老签字,我父母看到时说儿媳是自杀就坚决不同意签字。兴华街610在天河区一个旅馆住了七天后,强行将老少三口赶出了这一酒店。天河区政法委的陈某带6个人回酒店结了帐。罗织湘的公婆女儿三人去兴华街评理,却被兴华街610主任程地指挥十几个打手赶了出去。三人在广州四处流浪长达四个多月。

到天河区610刘主任又拿出罗织湘是自杀的条子逼迫黄佃青、贺光荣签字,二老坚决不签,610刘主任(电话86-20-38622610)丧心病狂的说:她不签就不签吧!反正(签不签)都一样(火化)。

在此期间:罗织湘的哥哥罗辑、姐姐罗织芬去广东省政法委610、公安厅、市政法委、市人大委员会、市610等处为妹妹罗织湘被天河区610与兴华街610残害致死案鸣冤上访。610天河区政府等为了不让外界知道此时的真情,串通广东省政府高层职能部门向罗织湘的哥哥罗辑施压,因罗辑是广东省惠州市博罗县交警大队的干部,是国家公务员。广东省政法委向惠州市政法委施压,惠州市向博罗县政法委施压,博罗县政法委命令博罗县公安局向罗辑施加强大压力,从博罗县公安局派出特使,带着一份见不得人的密令,用一本书夹着,来广州找到罗辑,打开书让罗辑一个人看,看完后立刻收回,可见是如何见不得阳光。随后对着罗辑说了一句:在上访前先考虑一下你的前途。

罗辑作为××党的基层干警是深深明白,江××流氓集团什么事都干得出来,从此再也不敢上访了。心中不无愤恨却也无能为力了,眼看着妹妹冤死却不能为她伸张正义,心中的苦只有他自己最清楚了。此事就一直拖了下来。

原本610匪徒是不打算让我知道的,在瞒不住的情况下,才向我说了此事,因为我此时正在劳教,在他们的掌握之中,就来诱骗逼迫我来了,诱骗不成就来威胁我,不签就不给我减期,还会加期,不签也会“火化”强行“火化”后还要处分我妻子的哥哥罗辑。

2003年4月2日天河区610来到广州劳教所,向我宣布了妻子死亡的消息,这一消息已迟来了四个月了,立刻又用车带我去了天河区的“银河园”(广州市殡仪馆)看望我妻的遗体,此时我已无法认出我那四肢如柴的爱妻了,身体已严重变形了。他们只让我看了不到两分钟就由二大队大队长周建宏与干警黎伟成,强行将我拖了出来。天河区610早已准备好一份“火化书”让我签字,我拿起一看上面签有一个叫“罗织芳”的名字,他们说这是我妻姐签的字。太明显的造假了!我妻姐明明叫罗织芬,而上面签的却是“罗织芳”。

他们见丑行暴露,立刻露出了狰狞的真面目,欲想按着我强行签,我质问他们:难道我就不和妻子的哥、姐商量一下吗。你老婆死了是不是不用和她娘家见面商量就偷偷火化!610的匪徒当场被我问的没有一个人敢动我了,我必须见到妻子的哥与姐,他们也只好答应了。

第二天4月3日上午约十点,二大队干警把我叫到劳教所的接见室,哥哥罗辑和姐姐罗织芬都来了,唯独我的父母、女儿不让来,就因为他们也是法轮功修炼者。同时天河区610和兴华街610来了近二十人。我当场质问610我妻是如何死的?他们还说是“自杀”。我说她不可能自杀,1、法轮功禁止杀生,2、她怀有身孕,3、她在外边没被抓时怎么没自杀。由此可见,是你们杀死了她。他们不敢再说话了。我又问为什么不让她的姐姐领回家?610匪徒说她超生,我说她超生也是“计划生育委员会”的事,关你什么事,他又无话可答了。此时我听姐姐说了610及政法系统对哥罗辑的压迫后,才明白哥哥的苦衷。此时哥不敢说让我不签,更不能说签,那是亲妹妹,是被这帮610匪徒残害致死的。哥進退两难。后来我明白哥为什么不爱说话了。610还拒绝任何赔偿,为了哥哥不再被压迫,我被迫无奈签了字。

这就是610天河区匪徒残酷迫害、杀害我妻子罗织湘的详细经过,还有很多真象被掩盖着。我相信总有一天会真象大白,恶徒凶手将得到应有的报应。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