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抵制迫害、讲真象的经历


【明慧网2004年10月20日】刚刚得法的我才两个月,就是1999年7月22日这一天,我在家看电视,忽然看到电视播放诽谤法轮功的谎言,我的心情无比难受,心想这国家怎么了,这社会怎么了,这么好的功法怎么不让人炼呢?

我一时无法想通,在以后的时日里,我不断的学法精進,我身边的同修纷纷去北京证实大法,我也一样在2000年12月16日这天,独自一人去北京证实大法。到了长春时,很快买了去北京的车票,这时被恶警发现,把我劫持到一个不到六平方米的小屋里,当时屋里已经有15个人,有的同修拿的横幅,我们就把横幅挂在屋里,在里边学法、炼功、讲真象,恶警问我们家住哪里,叫什么名字,有的同修说出了住址、姓名,就被胁持到当地公安局,当恶警问我时,我把住址、姓名告诉了他,后来悟道不应该告诉他们。“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再问我时,什么都不说,心中默念“法轮大法好”,恶警问我多大岁数,我都不告诉他们,恶警气得暴跳如雷,再也不问了。

12月18日,又進来三个同修(两男一女),恶警汪所长问后来的这三个法轮功学员,你们吃饭了吗?我给你们打饭去,说完就走了,不一会就派一个人把饭送来了,三个同修就吃了汪所长送来的饭(当时我在绝食),结果一个女同修吃完饭就说不正常的话,我们一看这种现象我们就背明慧编辑部文章《关于迷魂药》,后来同修就好了。

恶警伪善的说,你们说出你们的地址,我们马上放你们回家。有一同修偏听了他们的谎言,结果恶警把同修带上了手铐,硬把同修拉出门外,见此景,我们把同修抢了回来,我们正念正行制止了邪恶。我们齐声背法,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轮大法是正法”,“真、善、忍是衡量好坏人的唯一标准”。恶警一看,给市政府打电话,不一会是来了几个人,说是市政府的人,还雇来了一帮打手。恶警把我们往门外拉,我们在屋里不让他们進来,恶警从门缝拿火烧我们,往我们身上浇水,我在屋里高声背法。后来把门挤坏了,把我们带走。刚一進门,有一同修高声喊“法轮大法好”,身边的警察就打她两个耳光,我们说:警察打人了。恶警又把我们带到了一个小屋,后来把我们单个调出问,让我“背宝剑”,我不配合,又把我反铐上,身体呈90度,恶警说:“我让你站一天。”我心想,你说了不算,我师父说了算,问我怕不怕老鼠,怕不怕电棍,我说死都不怕,还怕你威胁吗?马上手铐被取下来。

记得有一次,我和同修去讲真象、贴粘贴,我们分开走,在约定地点相会,我贴完了在约定的地方等她,在等她的时候,来了一个骑摩托车的人,走到我跟前问,贴粘贴让吗?我说没人管,大部分都知道大法好。他问我,我在常人中有不好的欲望,明知不好,不知怎么办。我告诉他,当有这样想法时,记住法轮大法好,你自然就能做好,他乐呵呵的走了。我希望他能真正明白真象而得救。

有一次,我正在卖麻花,正是学生上学的时间,顺手把一个一个的真象资料递给了同学们,并告诉他们,记住法轮大法好,生命有福报,同学们快乐的上学去了。

又有一次,我去同修家送资料,刚走到大门口,从屋里跑出来很多学生(当时暑假补课),顿时就把我围住了:“给我一张,给我一张”,不一会真象资料没有了,我还告诉他们传着看,看着同学们拿着真象,边走边谈论法轮大法的美好,为众生明白真象而高兴。

还有一次,在讲真象时,迎面来了一个警察。我心想,我是大法弟子,跟师父助师正法,就继续走我应该走的路,我悟到,只要正念足,师父就帮你,做什么都那么神圣,那么伟大。

再有一次,站在墙上贴粘贴,粘贴已经贴完了,往下一跳,院内的狗叫,当时我发了一念,别叫了,我救你家主人来了,当发出这一念时,果真狗不叫了。

几年来,在证实大法的路上,我利用各种方式讲真象,认真做好师父教诲的三件事,最后以师父经文《快讲》与同修共勉。


大法徒讲真象
口中利剑齐放
揭穿烂鬼谎言
抓紧救度快讲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