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延边地区的同修交流


【明慧网2004年10月20日】今年5月26日,延吉市几个资料点同时被破坏,多名同修被抓走,直接经济损失达十几万元。现据可靠消息,除了协调人蔡福尘还在坚持信仰,但已被迫害的生命垂危外,其余被抓的学员因为承受不住酷刑的折磨,表现出不同程度向邪恶妥协。沉痛的代价和血的教训,同时对大法造成了无法挽回的损失。也一度使本地区的正法形势处于低谷,使同修不能及时接到明慧信息。

事情发生后,本地同修间也曾对此事有过议论和交流,但是大多数都是在资料点同修身上找漏洞。有的同修讲什么协调人没有魄力、有显示心、干事心,也有人说资料点内同修之间不合有争议……等等。找来找去,我发现我们大家很少向内找,到底这次教训中有没有我的责任?又充当了什么角色?是不是也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据我知道,资料点被破坏的第一个突破口,既不是资料点的同修,也不是协调人,而是一个普通的学员。但是这个普通学员在传递资料被抓后出卖资料点时,竟然能把资料点的情况掌握的清清楚楚,向邪恶交代得一字不差,这实在让我们不得不反思,我们延边地区的同修“口”修得如何了。以下是我的一点认识,愿和延边地区同修交流:

师父在《修口》中讲过,“我们张口讲话,都按照炼功人的心性去讲,不说些搬弄是非的话,不讲些不好的话。”“我们讲修口,是常人中的那些放不下的名利与修炼者在社会实际工作中没有关系的;或者同门弟子中互相之间扯一些没用的;或者由于执著心指使显示自己的;或者道听途说传一些小道消息的;或者对社会上其它一些事情谈论起来很兴奋、很愿意说的,我想这都是常人的执著心。在这些方面我觉得我们应该把口修一修,这是我们讲的修口。”同修们哪,师父的法都讲的明白得不能再明白了,为什么大家就是不按照师父的法来归正自己呢?

其实,资料点出事前有多个同修已发现存有漏洞,因为这个资料点的资料做好后,有一个大法弟子家专门用来做为存放和领取资料的场所,这个漏洞也就发生在这里。在这个取资料的场所,本应该把各地区来取资料的同修的时间相互错开,防止由于突发事件而产生的交叉感染;或者干脆有同修直接下去送,不让大家来取,因为这个大法弟子家在派出所已经是“挂名”的重点户,取资料的人来来往往不断,目标太大很容易引起注意。但是这个资料点的同修都用师父的一句“否定旧势力!”就把取资料场所的漏洞掩盖了过去。于是乎各地区取资料的同修来到这里,这个房间也就成了一个所谓的“交流”场所。来到这里的学员心性高低好坏的都有,每天都有一批交流者,本人曾去过几次,真正的交流很少,大多数时间交流的都是某某在哪里?某某现在干什么?某某现在为大法做事多了不起……。更有甚者,有的没有工作的大法弟子长期在这里靠饭票。

经过长期如此“交流”后,大家在法上没得到提高,而小道消息上却越来越明了。于是乎所有大法弟子都知道了,这个资料点上有几个小点,有多少人,某某在此负责什么。一个本应该保密的资料点就这样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也暴露在邪恶的面前。出事前两个月,有同修发现这个情况后,多次去这个同修家和他交流,希望此同修能搬家换一个环境和重新安排一下传递资料的办法。特别是处在为法负责的基点:不能让法有一点损失。虽然此同修全家都觉得自己正念足没事,但来此的同修心性高低好坏都有,我们不能拿大法来做赌注。但是同修的宝贵意见并未使资料点的同修引起重视。甚至在同修又提了几次后,竟然对同修说:“你提出的问题我们想过了,但这个方法不适合我们,我们觉得还是我们的方法可行。”就这样直接拒绝了一个有可能幸免于难的机会。

大家知道,一个人不修口没关系,两个人没修口没关系,这是个人修炼问题,但是大家都不修口,那是什么问题呀?是一个超级大漏洞,这样强大的执著邪恶会视而不见吗?当然我不是说做资料的同修没有错,但是师父讲过我们是“修炼的人不是修炼的神,修炼过程中谁都有过,关键是怎样对待。”《也棒喝》特别是另外空间的邪恶最怕的就是资料点,因为资料点是给邪恶曝光,让同修坚定修炼的力量源泉,所以邪恶一直在紧盯着这里。而且做资料的同修由于长期超负荷运转,不能静心学法,不能及时在法上提高上来,也早已是“千疮百孔”了。此时的内忧外患,邪恶怎会不乘虚而入?迫害发生了。有多少人真正想过这根本原因所在?让我们来假如一下,假如同修的口都“修”的很好,事情“我”知道了后,按师父的法衡量一下应不应该说,不应该说得、不应该讲的那么到我这里就截住,不但截住还应该指出“不修口”同修的错误并帮同修及时归正。把不良因素掐死在萌芽状态,这才是真正的对法负责对自己负责呀。

然而这次沉痛的“血”的代价还历历在目。可是本地区的及个别同修却还是不能吸取教训,反而又徘徊在“重蹈覆辙”的路上了。有的学员一段时间看不到同修某某,好奇心就起来了,逢人就打听这个某某同修干什么去了?猜测那个同修某某人在忙些什么?是不是在资料点工作?更有甚者用自己的猜测去跟其他人讲,而听此小道消息的同修不但没制止反而添枝加叶的继续往下传。还有的同修两人还是初次见面,便象老熟人一样互相询问“你在哪个点取资料”“我在哪里拿资料”。同修们啊,赶快清醒吧!有意无意的一句话,想想是不是有可能会被魔所利用,我们这样的教训还不够多吗?为什么还一直这样做?师父讲过:“作为学员,你不按照师父的要求做,一定不是个简单的事情。旧势力对所有的大法弟子都安排了一套它们的东西,如果大法弟子不按照师父的要求做,就一定是在按照旧势力的安排在做。”(师父评注《严格以法为师 自觉销毁不是师父公开发表的光盘》)不修口的同修你们有无想过自己的行为可能是在帮旧势力的忙吗?不要再错下去了,在正法到了紧要关头的今天,我们应该把我们的一切精力用在救度众生上。特别是师父的《也棒喝》经文出来后,我悟到有很多没走出来的同修即将面临着危险,我们应该抓紧时间去帮助他们“走出来”。况且还有大量被蒙蔽的众生等着我们去救度,时间不等人,等历史一过,不要给自己留下无数的痛心和遗憾。教训应该使我们更成熟、理智!希望延边地区全体大法弟子能和其它地区精進的同修在“证实大法”中比学比修,真正的能做到为本地区所有的“正的因素”负责,走好最后的每一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