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向新疆少数民族同胞讲真象的体会

【明慧网2004年10月20日】我曾想:我为什么会在新疆得法?有时想一想也不得其解。直到有一次学法时,我才突然悟到:每个人在哪里得法师父安排的都是最好的,也许新疆的少数民族和自己有关系才安排我在这里得法,同时在正法时期救度这里的众生并充实自己的世界。想到这,我便明白了新疆为什么一直有些地方做的不足。

新疆历来是少数民族聚集地,少数民族人口占的比例很大(新疆目前2000多万人口中维吾尔族就有600多万,还有其它十几个少数民族),应该是我们讲真象的主要群体之一,然而长期以来我们却忽略了这个群体。

以前我一直忽视向他们讲真象,理由是不懂他们的语言,和他们很难沟通,再加上他们有宗教信仰,我总觉得这件事做起来难度很大,甚至认为没有必要去做。我发现我认识的大多数同修和我有相同的想法。

师父在讲法中告诉了我们,这世上的一切都是为大法而来的。那么,不管世上的人有什么样的信仰,都不影响他们了解大法的真象;我们也不能因为别人有信仰,就不对其讲真象。每一个人都是我们讲真象的对象,因为知道大法真象对一个生命来说,是至关重要的。

我认为向少数民族同胞讲真象还是比较容易的,他们受“文化大革命”的影响较少,被××党奴化的思想相对较少。还有他们长期遭受过××党的迫害,对××党的暴行是有着比较清醒的认识。

我在向他们讲真象时发现,少数民族同胞对我所说的“信仰自由和大法教人向善”都很赞同,很容易接受大法真象。北疆地区的少数民族同胞他们大多数懂汉语,语言上没有太大的障碍;南疆地区的少数民族比较多,但大部分不太懂汉语,不过我发现他们VCD普及率很高,可以给他们发真象光碟。只是我认为,我们向他们讲真象时不应有高高在上的说教的态度,更不能认为对他们讲真象是对他们的施舍。而是真心的为了这个人好,为了这个人明白大法真象,从而有真正的未来。抓紧时间向少数民族同胞讲清真象,是在弥补我们的过去一直没有做好的部分,也是我们不可推卸的责任。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