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承德一残疾人家庭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2004年10月21日】我生在贫困的乡村里,家庭非常贫困,从小就吃不饱,穿不暖,父母没有办法养活我,父母忍痛将我放在路边,后来被好心人将我搭救,将我养大成人。

二位老人对我的恩德,使我明白了做人的道理,受人滴水之恩应该以涌泉相报,要多做好事,不做坏事,要做有利于民的好人。文革时期,恶人当道,好人都先后被迫害,不死也得扒层皮,好人难当,我们的老人也成了被迫害的对象,我们做儿女的也被株连,恶人将我们的老人迫害致死,把我们的家庭搞得家破人亡。我从那以后学也不能上了,只好在家干活,养家糊口,因年纪小,劳累过度,精神压力把身体搞坏,在痛苦中度日如年。在1979年的时候,想不到的事情又发生了,灾难在我爱人身上发生了,因公负伤变成了残疾人,生活不能自理,精神恍惚,病魔缠身,可是我找哪,哪不管,下推上、上推下。

在这样的情况下,我的精神也受到了极大的伤害,在无法想像的痛苦之中,我还要料理家里家外。因劳累过度,我的身体也垮下来了,真是叫天天不语,叫地地不灵,没人过问,艰难的度过每一天,从那以后到处救医问药,有病乱投医,学过五种气功,看过香,钱花了不少,都不管用。因我和爱人身体都有病,使家庭走入困境,非常困难。

就在1998年12月份的一天,喜从天降,有人告诉我们,有一种功法能治病,我们问是什么功法,他告诉我说是法轮功,我们抱着试试看的想法学了这五套功法,刚進班的时候还以为就是祛病健身,学了几天后,才知道不只是祛病健身,同时还要修心性。想不到奇迹出现了,身体有了很大的变化,多年的病好了许多,学习法轮功,就是去掉不好的东西,做好事不做坏事,才能祛病健身。师父教导我们从做好人开始,同化宇宙“真善忍”特性,同时提高心性,遇事向内找,要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从那以后我爱人通过学法炼功、修心性,多年的疾病全好了,精神一天比一天好。我高兴极了,我感谢师父的慈悲使我们得救了,我看到爱人身心发生的变化使我受益,从那以后,我也走上了修炼大法的光明大道。我们的身体都健康了。

可是好日子不长,想不到的事情,灾难来了,那是1999年7.20法轮大法被别有用心的人打压,不让我们祛病健身做好人了,邪恶势力开始迫害我们了,可是我们坚信大法“真善忍”、坚信师父。

* 第一次迫害

在2002年3月份,承德市公安局、国保大队、承德县几个恶警闯入我家,在没有任何证据(被同修说出)的情况下,我从家里被绑架到县看守所進行迫害,它们让我骂老师、骂大法,我不骂,它们就将我衣服扒光,给我浇凉水,一浇就是几十桶,连打带骂,用电棍子电,非法关押一个多月后,敲诈我家5000多元钱才放我回家。

* 第二次迫害

在十六大前,9月份一天的夜里,承德市国保大队和承德县的几名恶警又将我强行绑架,这一次它们对我的迫害更加严重,它们的暴行是见不得人的,不让炼功,不让睡觉。使我的心灵受到很大的伤害,关押我80多天,又敲诈我家5000千元钱才放回。

* 第三次迫害

在承德避暑山庄300年大庆前,2003年9月1日,由公安局、国保大队、610组织出动二百多人,全市抓捕法轮功学员(在转化班听一警察说的)。半夜12点我正在睡觉,听到有人砸门,将我们吵醒,我还没有穿上衣服,恶警们就把锁给砸开闯了進来,有的恶警跳墙進院,不由分说就将我们全家绑架,就连没结婚的女婿也给绑架到冯营子派出所,一顿毒打后,把女儿、女婿都送到洗脑班,让他们骂师父骂大法,孩子不骂就打(两个孩子都不是炼功人)。

恶人们把我妻子打倒后,铐手铐子没铐上,然后五六个恶警往车上抬也没抬动(因为我发正念),也就没有绑架走。邪恶之徒把我家翻了个底朝天,没翻到它们要的东西,然后拿走两部手机,一台松花江面包车(都是女儿、女婿的)一扣就是三个月,两个孩子被敲诈2000元,车交了3000元才放回。恶警们将我绑架后,先后将我送往两处看守所,我不配合恶人们,被关押了40多天后,不法之徒又将我送至洗脑班,强迫我放弃修炼。我被强制洗脑后,又被勒索1万元钱,才被放回。这次敲诈我们的经济损失高达20000多元,使我们的家庭陷入了困境。请一切善良的人们看一看不法之徒就是这样迫害一个残疾人家庭的。

[编者注]署名的严正声明将分类发表。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