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德市610洗脑班的罪恶


【明慧网2004年6月10日】承德市政府610办公室的洗脑班,自2001年开办以来,曾对市200多名法轮功修炼者强行洗脑转化。修炼法轮大法的法轮功学员,其中一些人曾是老弱病残,他们通过炼功,按照“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身体健康了,努力做一个无私无我道德高尚的人,待人真诚善良,受了委曲无怨无恨,能忍耐宽容的化解矛盾,修炼中净化着自己的身体,净化着自己的心灵,每个人的身心都发生了相当大的变化;青年人用“真善忍”的标准约束自己,变得礼貌待人,与人为善,尊老爱幼,尽职尽责的干好自己的工作,用健康的身体更好的服务于社会,决不会发生暴力冲突;老年人修炼了法轮大法,会有一个健康的身体,不会给儿女添麻烦,婆媳之间会和睦相处,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不会紧张;各阶层的当权者修炼了法轮大法,会把权力用在为民造福上廉洁奉公,对国家对人民负责任,不会出现腐败分子。修炼法轮大法,使人心向善,道德高尚,万事兴旺。

面对这样一个利国利民、对社会有百利而无一害的和平团体,独裁者江××为一己之私,由它直接指挥的公安部以及文革式的610组织从中央到地方不受任何法律约束,对炼功人实施着残酷的镇压,本着它的命令:“不许‘法轮功’上访”、“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失”,“打死算自杀”。在这样的恶法下,各地的不法官员和恶警无视宪法“尊重和保障人权,公民私有财产不受侵犯”的规定,对炼功人大肆非法逮捕、绑架、抄家、罚款,在看守所、劳教所、监狱、洗脑班,用尽古今中外的一切酷刑逼迫着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只为做一个身体健康、道德高尚的炼功人放弃修炼法轮功;同时,媒体利用一切手段栽赃、污蔑法轮功及其创始人,制造着史无前例的恐怖,在人权被践踏的中国大地上,邪恶的权力就变成了真理,作为受益于法轮功的修炼者,面对这不公的对待,为了伸张正义,为了真理,为了我们的人权信仰自由,为了反对这场邪恶的迫害,我们前仆后继与江氏政治流氓集团進行着和平抗争,我们走向天安门,告诉普天下的人们“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我们散发传单讲清真象,告诉受蒙蔽的人们我们是无辜被迫害的。

面对这扑不灭的火焰,610又投入大批人力物力在各地、市、县专门组建了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洗脑班。承德市鹿栅子沟洗脑班利用强权暴力,逼迫那些无辜善良的炼功人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他们用很卑鄙下贱的手段,想抓谁就瞄准目标,不分时间地点,没有任何凭据,不管炼功人走在路上,或在单位、或在家里、或在亲朋好友家,他们会伪善的说:找你有点儿事,去什么地方说点儿事,一会儿就回来。其实是骗法轮功学员進了洗脑班,这是所谓文明的;不文明的是晚上或半夜睡觉敲门不开,象土匪一样大耍流氓踹门進去,架起人就走,见钱就拿,乱搜乱翻。如果家里人问理由,连家人也要抓走,不管是炼功人、不是炼功人,只要進洗脑班,想出来都要交罚金的,叁仟元至壹万元不等或更多。

承德市石洞子沟炼功人李春芳的丈夫不炼功,抓李春芳的同时把他也抓走了,还有一辆货车也开走了,还抓了她丈夫煤场的一个工人(不炼功),这个工人被拘禁一天一夜,出来罚款伍仟元,她丈夫被洗脑班关了8天,交洗脑班6万元才放回来。承德市冯营子镇炼功人李堂,在全家都睡觉的时候,洗脑班勾结冯营子派出所恶警踹门進去,将李堂、李堂的女儿、女婿全抓走,把家里翻个底朝天,见钱就拿,两辆车也给抄走,女儿在洗脑班拘禁5天,罚款3仟元,加上车罚2仟元才放回来,李堂放出来交罚金1万元。

洗脑班的环境和监狱相比没有什么差别,炼功人住在地下室或地上一层阴面房间,窗户有防盗网罩着,门口有武警昼夜看守。一个炼功人住一个屋,炼功人之间不准说话,睡觉不让关门,武警每夜都用手电照几次,每个炼功人都有1-3个专门负责洗脑的人陪着转化洗脑,如果不把放弃信仰“真善忍”,想从洗脑班出来就难了。進洗脑班当然是所谓的上课学习,由洗脑班负责人讲歪理邪说,晚上看录像,放的是中国各地对炼功人洗脑的犯罪经验,同时把炼功人的亲属,单位领导找来做工作,施加压力,还把经过他们洗脑转化了的人雇来一起参与洗脑工作,这些人用自己的邪悟去做炼功人的工作……炼功人在这样一个环境中听到的看到的都是恫吓、哄骗、攻击他的人,可谓是四面楚歌了,经过数天无休止的灌输,最终目地是写四书,背叛大法,放弃修炼。如果炼功人不违心写四书,那就会被拳打脚踢,漫骂、被侮辱、面壁、不让吃饭,最后送看守所、劳教所,如果有的炼功人绝食抗议,他们就一个星期之内不理你,之后去一群人,两人压腿、两人压手臂,一人按头,一人往鼻孔插管,直插到胃里,管长约50厘米,然后往管子里灌盐+奶粉+水。一次插管進不去,管子窝在嘴吐出,二次插,二次灌,二次吐,那他们就三次插……直至灌進为止,不管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怎么恶心,呕吐、惨叫,他们都无动于衷,炼功人马本顺夫妻俩在洗脑班绝食6个月就是这样过来的。

负责洗脑的人都有一副冰冷的面孔,他们和修炼法轮功的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加上洗脑班阴冷的环境,简直就象進了地狱魔窟一般,即使在夏天,那里的空气都渗透着阴冷。市610副主任李大庆、李小雷直接参与洗脑迫害,他们象失去了理智,分不清什么是好与坏,对炼功人大喊大叫,一味地逼着写四书。

教书育人出身的纪亚洲、李景芳,为人师表应该德才兼备,才能启迪人善良的本性,在金钱利益的驱使下他们已经麻木不仁,冷酷无情,在他们眼中金钱就是万能的,勒索炼功人钱财,他们真是一马当先。纪亚洲一扫昔日文人风貌,对不接受洗脑的人扇耳光,拳打脚踢恶语中伤,威胁逼迫。李景芳身为司法部干部,是懂法律的,信仰自由是我们做人的权利,迫害人权是触犯法律的,炼功人没有触犯任何法律她清楚的很。为了效忠于江氏集团,她用文革时期整人的方式仇恨地对待着炼功人,扣帽子、罚款,不把炼功人整得家破人亡不肯罢休。杨大朋是防暴大队出身的洗脑班干将,国家培养出来的公安干警应该是惩恶扬善,可是他已经分不清什么是善与恶。究竟这些炼功人做错了什么,他连想都不想,好象没头脑,满口的污言秽语,对炼功人拳打脚踢,扇耳光,罚面壁,不让吃饭,用人民给他的权利在残害着人民。试想洗脑后的人都象他一样的假、恶、斗,与人民为敌,残杀无辜,人类将如何生存下去,就可想而知了。

洗脑班的干警们经过几年来对炼功人的洗脑,已经了解炼功人是怎么做人的,也应该明白他们是在做江氏集团的殉葬品,但是变异的观念使得他们已不相信善恶有报是天理。在他们身上找不到善良的本性,是他们在背叛着人类的道德,是他们在毁灭着人类,包括他们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