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株洲白马垅劳教所对大法弟子的非人摧残


【明慧网2004年10月21日】湖南省株洲市白马垅女子劳教所还在继续迫害法轮功学员,专门成立的严管队,残酷折磨坚持修炼、抗议非法关押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并严密封闭里面的情况。但纸包不住火,我亲身的经历和亲眼所见所闻的事实就是恶警犯罪的见证。

我2003年借大年初一拜年的机会,讲真象、发真象资料,当时被一位工作人员打电话报了610,当天几个恶警在我弟弟家说叫我去问话,并强行把我拖走,要我交出资料,追问资料是从哪里来的,然后就非法把我送入了看守所。不法警察经过几次非法提审,一无所获,就威逼和欺骗我女儿“把你家里有多少资料说出来,签上名,马上就放你妈妈回家。”女儿不是修炼人,因害怕,又营救妈妈回家心急,告诉它们妈妈的东西被她烧了,它们认为这就是证据,第二次非法把我判劳教18个月。

同年6月6日我被劫持到株洲白马垅劳教所,继续抗议非法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当时正是非典发病期间,在隔离队待了二十多天。有一个姓王的恶警原来在迫害法轮功队干的最邪,调过来当了副大队长,由于我不承认我是劳教人员和抗议、不配合她的迫害,她恼羞成怒,就叫四至五个吸毒人员拖我往墙上碰,还加了教。

7月份下到生产队,我所在的队是三大队五中队,整个大队只有6个大法弟子,每个大法弟子都被两个吸毒人员加控,连上厕所都没有自由,晚上强行要我们上车间,11、12点钟不准下班,有时或24小时通宵逼我们不准睡觉。我们大法弟子只是善意的向干警们讲真象,写真象资料。它们还是不理,我们几个大法弟子就采取反迫害,绝水绝食、不上车间,恶警安排5~6个犯罪人员,把其中一个大法弟子打倒在地,在地上倒着拖,衣服裤子都撕破了,皮肉被石头沙子磨破,拖到车间又用手铐吊在窗户上,不准说话,说话就用胶带把嘴粘起来,不给衣穿,不给上厕所,整天铐着。

有个恶警叫“易浩奇”(同音),反拉我的头发,拧脖子,几个月后,我受伤的脖子才康复。10月份,在三大队的大法弟子,被分批送进了严管队迫害,大队长陈冬霞、郭元青,更加变本加厉的残酷的迫害大法弟子,严管队像关禁闭一样,安排4个吸毒人员,24小时看管一个大法弟子,用各种方式进行残酷折磨,强行我们配合他们的一切工作,否则不准上厕所,不准睡觉,不准说话,只限站在一块地板砖上,一打瞌睡、一动就拳脚飞舞,拿烟头烫眼睛,用十滴水和风油精擦眼睛还往鼻子里灌;一说话就用臭袜子、短裤、抹布堵嘴。

不法之徒用手铐把大法弟子铐起来吊窗户上,脚不能落地,把你当玩具秋千推着玩,把小凳子翻倒,要你往上站。有一个同修叫史玉华被打得遍体鳞伤,脚肿得像水桶一样大,面部分不出五官,连续八个晚上还不准她睡觉;许金华被铐得昏过去,大小便都拉在身上;有一个队上的大法弟子,连续迫害到四十多天不准睡觉,受尽了一切残酷的折磨。像这样兽心般残酷折磨,在白马垅劳教所时时都在发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