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法、圆容法、助师正法


【明慧网2004年10月22日】在洒遍朝霞的晨曦中又响起了唤醒我尘封千年记忆的歌曲——“大唐的记忆”,把我的思绪带到了师父的慈悲中,使我的身心沐浴着主佛的圣恩。正如歌词所唱“千年的流韵,千年的迷离,千年的徘徊,千年的叹息”!想起了远古永恒的誓言,想起众生着急的等待,想起悠悠万古一线牵的机缘,想起了主佛慈悲的召唤……

一、迷茫人生的回忆

妈妈告诉我,我一生下来的时候就看着房顶电灯的位置差不多两个小时没眨过一下眼。我小时候天目一直是开着的,还经常一个人自己笑。渐渐的长大开始上学了,我没有太要好的朋友,有也非常短暂,我对朋友都是真心相待,然而别人却总不会把我当成知己,对我有一种本能的排斥,而且我也总觉得他们的环境我溶不進去,总觉得自己和他们格格不入的。我的家经常要搬,是因为父亲工作的关系,每去到一个新环境我总是被别人欺负,家里环境也很紧张,我的父亲对我母亲感情的背叛一直持续了十几年直到现在。……

我虽然生长在干部之家,在别人的眼里我是幸福的,要什么有什么,然而知道个中辛酸的只有我自己。我不明白我从小遭遇的这一切是因为什么,我不明白,我一直想知道答案,但无所得。正因为我对这一切的迷惘,使我自己堕落到人世中执迷不肯割舍的欲望中,我学会用暴力保护自己,我学着不断更换伴侣来求得感情的慰藉以及用此来作为对家人的报复,我学着挥霍钱财来满足自己的私欲及显示心理……这一切在我没得法之前一直无止境的吞噬着我的灵魂。

不过我从小就有一颗善心,也有求道之心。我从小就不杀生,看到悲惨的事情就会落泪;而且特别喜欢看武打片以及关于救世主类的题材,看到影片中的主角坚定的救世我就会不自觉的落泪。也买了不少关于功能、人生的书看。不过这些都不是我要的答案。我从很小很小的时候就会经常问自己一个问题:我为了什么而生存在这个世界上?我就这样过我的一生吗?我是不是有更要紧的事要做?

二、喜得大法,解开心中迷题

在1998年我母亲得法的时候我就得闻大法了,可惜没能得法,但一直也看书,而且对于师父讲到的天体等特别容易接受,虽然我还没有修炼但我从来没有怀疑书中所说的,那时候的我觉得《转法轮》太深奥了,很难理解,所以我不怎么看,但师父其他的经文我是爱不释手的看,特别是《在美国讲法》,我知道这就是从小到大一直想要寻找的。

直到去年的5月份,我看到了师父在《北美巡回讲法》中说:“你们的修炼,决定着那些庞大的生命群的好与坏、留与不留啊!……层次越高你的责任越大,越高就代表着更庞大的天体更加众多的生命,你将对那里负责。……如果你们修得不好,大家也看到了,表面身体的变化相对来讲也小。也就是说你所代表的那个庞大的天体和你的身体是一样的,是对应的。那么可能就会有众多的生命因为你修得不好,他们不能得度;就是因为你修得不好,他们不能够变好;……”我反复的看着、思考着这几句话,我的心不能平静,我在想:如果众多的生命真的因为我没修炼而变坏、淘汰,那我怎么对得起他们?正当我思考的时候脑海又出现了一句话“难忍能忍,难行能行”(《转法轮》)。这时候我就什么也没想,连饭都没吃,立即拿出教功带学起了动作,并且在两天后的晚上第一次去发了真象资料。就这样我得法了,得之不易啊!我这20多年的迷惘生活终于靠了岸,我从小的疑问在得法的这一刻解开了--这就是我生生世世寻觅的。

三、修炼体悟

我得法很难,修炼同样很难。我刚开始修炼没几天,只要我一看书一直视我如珍宝、从没骂过我的父亲就打骂我,甚至要跟我断绝父女的关系,还把我的《转法轮》收起来了。可是我没放弃我的修炼,但毕竟我刚开始学法,人心太重,所以就只敢偷偷的炼,不跟他起冲突。没过多久,我意识到这是魔难,我必须克服它,堂堂正正的修炼,正念一出,想不到父亲居然不管我了,虽然不赞成,但却没干扰我。后来我才知道我的父亲居然就是610的主任,还做了几年了,迫害了不少大法弟子。

经过这一年多的修炼,我各方面的改变很大,身体比以前健康了,虽然有时还会有病业等的状态,但我认识到这是过关消业。我的心性提高了很多:在单位有一段时间需要部门的人自己搞卫生,那么我就第一个做,专挑洗厕所的脏活干,看到大伙很忙,我不吱声,把卫生工作做完。现在我走在街上也不会随便扔一张纸屑。别人送我的东西我也不要。单位公费吃饭我也不去了……我要走正我的每一步。我能感觉到我心性明显的提高,但我对功等却一点感觉都没有,我也不知道我自己的功炼得怎么样,有没有功能,一开始的时候我甚至怀疑我发出去的资料有没有用。但现在我不会怀疑了,以前我对法还不能坚定,所以带来很多不必要的麻烦,“根本上对法还不坚定,那什么也谈不上”(《精進要旨》--为谁而修),“可是在这个迷中看不到这个头,看不到你的目标,甚至于你做的那些伟大的事你都看不到其实质发挥的作用,就在这样的环境下,你能走出来,你能修出来,神都服气,都认为你是在这样的艰苦、在这样的迷中、在这样各种干扰的环境下、各种世间的名、利、情的诱惑下摆脱出来,你能从人中走出来,神才服气,才认为你了不起,不愧你能够成为一个神,这就是威德。”(《在2004年美国西部法会上的讲法》)现在我认识到了,我必须对法坚定不移才能走正自己的路。能不能对法坚定是一个大法弟子的门槛石,也贯穿了我们整个的修炼过程。

四、洗刷自己的污点

在2003年的10月份,我遭到了邪恶的迫害,把我强行带到了派出所,本来打算把我拘留,后来没有得逞,在常人这个层次看是我父亲给我求的情,但我明白这是师父法身悄然而护。本来觉得自己这一关过得不错,后来通过学法,看到同修的心得交流,我发现我错了,因为我有很多地方主动配合了邪恶,我母亲还代我交了大法书籍。在今年的4月份,我又再一次遭到了迫害,在上班时被欺骗到了“洗脑班”,我留下了污点--“三书”。

我悔恨自己的不精進、心性提高太慢。我两次被邪恶抓去,这两关都过得不好,尤其第二次还写了三书,但是我跌倒了可以从新站起来再修,我没有气馁,在洗脑班,我放不下的人心致使我走了弯路,但我从来都没有想过自己要走向反面,所以我从洗脑班一出来,就学法炼功,并且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我在早上离开洗脑班,下午就有邪恶打电话给我,说要和我见面,我知道他们是希望从我口中找到我的妈妈,(我妈妈也遭到迫害,当时已离家,现在已经被抓捕,关在看守所里准备送劳教),我坚决拒绝了他们的要求,我没有被邪恶的三书绑住我的正念,我认识到,既然我已经写了,这是事实,我的不精進造成了修炼路上的污点,但我不能够只看着污点悲伤难过而不去把它洗刷掉,如果这样的话我不是让邪恶得逞了吗?邪恶就要打击我们,让我们一时的不精進毁掉我们千万年的等待,让我们在后悔与痛苦的执著心中一蹶不振。我坚决不干。

于是我讲真象,向世人揭露邪恶对我和母亲的迫害;我去发真象资料,由最初的一次发二十多本增加到一次发五十本,一百本;我也开始去贴真象传单,我自制大法标语,走到大街小巷去贴,把《见证》贴出来,让世人了解我们的情况。当然我没忘记努力学法炼功,发正念。我不会沉迷在自己已犯的不可挽回的损失中,我要如自己的声明所说的做:加倍弥补!我认识到这也是在走大法弟子证实法的路。现在的我比以前的我更精進了,经一难长一智,我不要让我的过失成为我修炼路上的绊脚石,我要把过失当成是对我的警醒。我把我从洗脑班出来后的情况交流出来,我只是希望像我一样曾经跌倒的同修赶快站起来,不要再痛苦下去了。“修炼的人不是修炼的神,修炼过程中谁都有过,关键是怎样对待。有的人能认识,有的人认识不到,也有的人执著于怕心等各种因素不想认识。”(《也棒喝》),我认识到师父的这篇经文是对走了弯路的弟子再一次的警醒,也是师父无比的慈悲,在这最后的时刻还为我们创造弥补的机会,我们一定要珍惜师父对我们的恩赐啊,要想对得起师父的慈悲那么唯有正念正行,回到正法的大队伍中来。

五、师父的恩赐

从1999年7·20到我得法前的这段时间,我们认识的大法弟子都几乎拿不到经文,要很久才能拿到一篇、两篇,有时候甚至中断,拿到的经文印刷质量也很差,那时候的我还没开始修炼,但我看在心里,我知道一定是做资料的弟子经济很差,环境恶劣,所以资料到了我母亲的手里我就会从新把它用电脑打出来,排好版再发给别的弟子,这样过了大半年,我真正开始修炼了,当时我就有一个念头:如果我能拿到大法的第一手资料就好了,可以印给别的同修,而且我们的经济不成问题,也可以减轻资料点同修的负担。

我有这个想法但我不知道该怎么做,在我的脑海里只有一个被封闭的大法网址,我就尝试着直接输入网址连接明慧网,出乎我的意外,居然可以连上,而且速度也不慢。就这样我把大法几年来的经文都拿到了手,并打印好发给同修。我持续了大概两个月用这种方式上明慧网,当时的我根本不知道这是师父对我的特别恩赐,我以为所有同修都是这样上网的,我也根本不知道有更安全的方法上网,直到后来被封了,我不知所措。我找自己,心想是不是自己的问题,是不是有什么执著心阻碍了我?几天后我突然发现了我的邮箱中发来了连接明慧网的安全方法,我成功了,我无比感谢师父,但同时我意识到了自己的责任--我要做好资料。所以我很快的报装了宽带上网,这样拿资料就更方便了。

我在明慧上看到了真象资料,我马上有一个念头:我要做真象资料。但这个正念立刻就被魔性冲击着:我的电脑水平不好,我只懂电脑最最基本的文档操作,别的都不会。就这样在我以后做资料的经历中正念都在与魔性抗衡着,但只要我正念强我就能过去。我买了打印机,在我刚要开始做资料的时候,师父就安排我认识了一个精進的同修,也是我们地区以前的辅导员,他一直无私的帮助我,跟我们母女在法上交流,所以我们精進了不少。

在我的修炼道路上,一直倍受师父的呵护,一直悔恨自己得法太晚的我不再执著得法的时间了,我悟到了这是我自己证实法的路,得法晚有得法晚的责任与根源。一直以来我跟其他同修一样对师父的慈悲、师父赋予我们的荣耀是无以言表的感恩,我真的无法想象自己有这样的幸运生在这伟大的历史时刻而且是在中国。有很多人曾对我说:国外的环境很宽松,在那里你可以自由的炼功。邪恶也说过:这里是中国,如果在国外你就不一样了。但我坚决的说:我庆幸自己出生在中国而且能得法,就算我有机会到国外生活我也不会去,因为中华大地需要我,我不能辜负了这里的众生。我更不能辜负师父对我的厚望。“因为这是万古以来宇宙开天辟地都没有过的,对众生来讲都是从来都没有谁敢想过的,能够跨越这么大的历史,因为这个历史是不属于现在的整个宇宙生命的。”(《2003年加拿大温哥华法会讲法》)

层次有限,不当之处敬请同修指出。在此感谢每一位同修对我的帮助,可能在我看到你们写的心得交流体会就是对我的警醒,可能在你们发正念中就帮助了我脱险……在我的修炼道路上就有你们不知不觉的、无私的一份帮助。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希望我们共同精進、整体提高,虽然在常人这个层次上我们互不相识,但在我们灵魂的深处却彼此相惜!

(首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