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主佛的弟子(一)


【明慧网2004年10月22日】

* 升华

九五年深秋的一个傍晚,我有幸请到《法轮功》。一宿的时间我读完了这本书,我的整个身心被震撼了。对着师父的法像发出了我久远的呼声一一师父我要修,跟您回家!

得法前,我虽患有心脏病,但我不是因病而走入到大法修炼中来的。是师父的法轮佛法,启迪了我尘封已久的心扉。一宿没合眼,却全无倦意,而带来的是心性的提高,世界观的转变和境界的升华,使我体悟到师父所讲的“真正往高层次上带人”这段法的内涵。一个全新的我,只因为看了一遍《中国法轮功》和学会五套功法,大法的超常在我身体瞬间的展现,使得我的母亲和几位姐姐在第二天清晨应邀来到我家的时候,看到充满活力的我,她们震惊了!我告诉她们我找到了正法大道——法轮功!从此我们全家都走上了法轮大法的修炼之路。

三个月后我请到了《转法轮》这部宝书,读后更坚定了我修炼的信心,我确信我的选择——随师父回家是正确的,是任何力量也阻挡不了的,我的生活从此充满了阳光。把生活和工作全部溶入修炼之中,时刻以法为师,按照修炼人的标准“真、善、忍”要求自己,学法修心,加之炼功,齐头并進,分秒必争,从不懈怠。师父的话“佛法修炼要勇猛精進”已深深的刻在我的心中,激励着我精進、精進、再精進。在大法的熔炼中,一个善良、无私、坚定、全身心奉献的我犹如一只脱壳的小鸟在佛光普照下茁壮成长。

一九九五年至一九九九年七月,我能拥有这四年宝贵的个人实修阶段,我感谢师父的慈悲,感谢师父的安排!回忆这四年的修炼历程,一次次心性的提高,本体的改变,点点滴滴、分分秒秒无不在佛法中熔炼,是大法这块净土把我洗净,回归自然……。四年来对师父的正信,正悟和坚定实修,才使我在五年正法中坦坦荡荡,走好每一步。我的生命从得法那一刻起,就在大法中升华!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这是人类历史上最黑暗的一天,中国一介懦夫、暴君——江泽民出于个人妒忌在全国乃至全世界撒布弥天大谎,诽谤大法师父,诽谤佛法,打压一亿修炼“真、善、忍”的善良百姓,当时我和十几位功友正从省城长春到北京,看到大屏幕的消息,我的心尽管很平静,但也有几分不解。平静是因为我当时想起了师父讲的“大气候反过来的形势下,看谁还说大法好”这段法;不解的是偌大的中国,怎么会做出如此令人费解的荒唐之事——打击一群修炼“真、善、忍”,而且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好人。再看一看大街上荷枪实弹的武装警察,三步一岗,五步一哨,那种阴森恐怖,带给百姓的恐慌与无奈,警察野蛮抓捕与大法弟子的坦然和谐形成了鲜明的对照。一车车因上访而被无理抓捕的大法弟子由全副武装的警察带走,呜呼!信仰何在?人权何在?大法弟子脸无惧色,仍旧诚挚的重复着一句话;还我们师父清白,还大法清白。同来的十几位功友相继被抓,那一刻,我真的为当权者而悲哀,下令如此对待修炼之人!同时我更为师尊而骄傲,师尊能有如此坚定坦荡的众多弟子!我也为自己而骄傲,我能成为师尊众弟子中的一员!剩我一人,我依旧坦然面对,我明白更大的使命在等待着我去完成,我要让家乡的功友走出来,走向北京,去兑现我们的史前大愿,助师正法!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这一天拉开了大法弟子進京证实法,救度众生的序幕!

* 法会

在邪恶谎言的笼罩下,使一些学法不深的大法弟子处于徘徊、迷茫之中,有不知走出来对与否者,也有怕被抓不敢出来者,在我市進京证实法处于低谷之时,是一场场大大小小的法会,使大家的心连在了一起,明白了進京证实法的重要,法理上的升华,使大家陆续的走了出来,有发资料的,有進京证实法的,使我看到了师父留给我们的“法会”这种形式在正法时期所发挥的作用。

在功友的协助下,我和几位功友决定在我市分头召开法会,在师父“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的指导下,我们更加清醒了,要想让大家走出来,首先要学好法,在法理上的升华才能带动整体的正法進程,所以每次开法会前我们都先学习师父的经文,谈各自的体悟,通过学法和切磋,大家找到了差距和不足。有很大一部分功友认为一旦進京被抓,承受不住会走向反面,还不如在家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针对这一问题,我们反复学习师父的《走向圆满》、《排除干扰》等经文,通过学法使很多功友走出误区,找到了是人的“私”和“怕”这两颗心阻碍了修好的神的一面证实法。由于法理上的升华带动了我市整体的提高,使大家认识到進京证实法是每一个大法弟子能否从人中走出来助师正法,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使命。

在每一次的法会过程中,我们都得到了师尊的慈悲呵护。那是在2000年初,一直与岔路河的功友联系不上,只凭着功友的一点记忆,我和两名功友乘车到了岔路河,下来一打听,才知道她原来的摊位早已动迁,偌大的岔路河到哪去找一个人?我们没有灰心,我问功友:她卖什么物品的?他告诉我说:卖干调的。就这样,我们到农贸大厅去找,当我们来到农贸产品大厅时,映入眼帘的是黑压压的人群,正赶上集市,我们决定从一侧开始找,当我们刚走出几步之遥时,远远的就看到以前的功友正面向我们,好似在迎接我们的到来,我们相对一笑,都明白这是师父的安排。

在去口前开法会时,由于当时的环境,很多功友都无法联系上,我们也是不期而遇,在去双吉、二道,我们都能见到要找的功友,每一次的法会都能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圆满结束,安全离开。

记得去下洼子开法会时,踏着一尺多深的积雪在稻埂子上行走,去时有脚印可行,而开完法会时已是午夜2点钟,足迹早已不见,加之天又黑沉沉的,伸手不见五指,我们一行四人正不知往哪走时,远处一辆出租车的灯光射了过来,照亮脚下的路,我们很快通过了窄小的稻埂之路,来到了大道,上了出租车,我们高兴的问司机:你好像是来接我们的。司机也高兴的说:还真是来接你们的,我本来已收了车,不知为什么又把车开了出来。我们给他洪法时,他说:我也是大法弟子。真可谓是大法弟子心心相印。象这样的事情我们遇到了很多,我们都有很深的体悟,只要我们行的正,师父时刻在我们身边看护着我们,保护着我们。

*進京

当我第三次進京证实法时,已是2000年11月份了,北方的天空飘满了雪花,我和其他三名功友心情恬静的踏上了去北京证实法的征程。心静如止水,只有师父的法在心中伴我前行。在列车上看到穿梭的警察,我只有一念:我是主佛的弟子,谁也迫害不了我,在我们的周围,我感应到师父讲的“佛光普照,礼义圆明”,那种纯静祥和的场,在车厢的两端不时听到有大法弟子被抓走的喊声。我们不为其所动,只是相对一笑,丝毫动摇不了我们進京证实法的正念。我们如同在另外的空间中,我们不约而同说出师父的话:“没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在快進北京站的时候,我看到另外空间我们四人相继归来的场面。出站台后,在去北京功友那里的路上,我们同时看到头顶上盘旋着的喜鹊,抬头一数,哇,四只喜鹊,我们又不约而同的笑了起来,丝毫没有感觉到北京刺骨的寒风和穿梭的警察构成一副副恐怖的场面。

当我们见到北京功友时,她告诉我们说:这里有全国各地的大法弟子,他们一听师父家乡的弟子来了,都想见见你们,想听听你们是如何修的。我的第一念就是:不,我们做得很不够,有愧于师父。所以一再强调要先上天安门证实法,我们几人一商量,觉得还是先上天安门,后来在北京功友的一再说服下,我一下看到了自己的私心……。那是十月一日的午夜,我在北京归来的列车上我做了一个梦,在梦中我上一大客车,师父在把门,我在车上迎接一个一个上来的功友,全坐满后,开始查票,他们每人都拿出一张盖有金印的票,而我没有,于是我着急的来到车门口,喊师父:“师父您没给我票。”师父只是微笑的看着我,我又急切的说:“师父,您真的没给我票!”这时师父从手中的一本票子中抽出一张写有我名字的票,递给了我。

到家后我同功友谈及此事,我说我马上去北京证实大法。当时功友指出我有“私”的表现,因为还有几个地区需要开法会,需要去协调。就这样,上天安门证实法的事就拖到了11月份。当我意识到我现在的表现同样是一种私的行为时,我悟到:我们每个大法弟子是一个粒子,那么我们每一个城市在全国来讲也同样是一个个体,只有把每个粒子协调起来,才成为一个坚不可摧的整体。于是我们几个在北京功友的引领下,去了几个地方,同那里的功友共同交流了各自的体会。交流中发现很多外地的功友在北京住了几个月发资料。(待续)

(首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