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倍做好 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


【明慧网2004年10月22日】得法前,我身患重病,最严重的是气管炎、支气管哮喘,每急走路时上气不接下气,咳嗽不止、吐血,曾经多次想到轻生。

96年经人介绍我修炼法轮大法,使我的人生有了根本性的变化,多年的疾病没有了,使我对生活充满了信心,丈夫看到了我的变化也支持我。是师父挽救了我,是大法给了第二生命。

然而99年7月22日,江氏流氓集团开始打压法轮功,我这个在死亡边缘上被大法救度的生命,理所当然的要说句公道话。

99年7月23日我和几个功友到吉林省政府信访办说明我炼大法后的变化,证明大法是高德大法,祛病健身的奇效,却被送回农安县看守所被关押,被非法拘留15天。

2000年10月7日,我進京,在天安门前炼功被绑架,被送北京郊区派出所,恶警将我戴上手铐,铐在室外的大树上,因手铐太紧,已進入手膊的肉中,血肉模糊,恶警穷凶极恶的打骂我,用烟头烧,手腕骨折,嘴、鼻孔、脸青一块紫一块,口吐鲜血,脚上血流满了鞋子,脚后跟骨折,抓头发灌迷魂药,恶警在写好的诽谤大法的书面上,多人按住我强行让我写上自己的名字按手印,当时的情形比杨白劳被逼有过之而无不及。这就是中国“人权最好的时期”?

10月9日,我被送回当地拘留,被当地非法讹诈近8000元人民币才放我回家。由于我证实大法,身体被恶警摧残,又被讹诈,借了不少外债,我丈夫也开始不理解我了。认为我给家庭带来了不幸。从此反对我炼大法,这都是江××一手造成我家的不幸。可我是大法中的一粒子,是大法造就的生命,能只顾自己小家而不为大法说句公道话吗?

2000年12月13日,我只身一人踏上進京的列车,14日在天安门前打横幅高喊:“法轮大法好”这时几个恶警连打带踢把我按倒在地强行推上警车。被非法关押在北京门头沟监狱,又转押香河县看守所,我和几个功友开始绝食抗议非法关押正念闯出看守所。

2001年腊月19日,我又一次去北京证实法时,在长春车站被抓。恶警打了我一个多小时,耳朵打聋了,将我随身带的钱和進京的车票洗劫一空,把我推了出来。没办法我打了辆出租车,到家才给的钱。

由于家庭的压力,再加上我被强行签名按手印的事情心里想对不起大法,对不起师父,在修炼的路上背上了沉重的包袱,被魔钻了空子。一段时间不学法、不炼功,认为师父不能管我了。心里一再放不下大法,但是思想压力很大,见到功友躲着走,从不与人交流。

2004年7月,我带儿子找人算卦,算卦的见到了我却说你赶快回去好好修炼去吧!你曾经发愿救度众生,现在你不炼了,你犯了多大的罪你知道吗?我感受到这是师父在借他的嘴点我,也知道师父还管我,我回家后把大法的书又从新找出来开始从新学法炼功了,遵照师父说的:“做好大法弟子的三件事”。从新投入正法洪流中去。

今天写出此事,也是想有我这样经历的同修们,马上放下思想包袱,回到正法修炼的路上来,让师父少为我们操点心吧!

通过学法修炼我认识到,师父在讲法中就多次讲过:“摔倒了你就爬起来,继续做大法弟子应该做的。”(《2003年加拿大温哥华法会讲法》)我耽误了一年多的宝贵时间,想想真的很后悔,痛悔不已,只有现在加倍的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才能跟上正法進程。

个人认识,如有不妥之处,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