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吉林市运河里派出所和第一看守所野蛮迫害(图)


【明慧网2004年10月22日】2003年9月16日,吉林市610办公室指使国保支队伙同吉林市各分局及分局下属的各个派出所的恶警们互相勾结,开始有预谋的对全市的大法弟子進行秘密绑架。当晚10时左右,恶警十几人强盗般闯入室内,拿出手铐不容分说,把同修铐住,按倒在地,同时也把我逼到了角落里。

此时注意到那些面目狰狞的强盗分别是吉林市国保支队610的恶警孙壮,昌邑分局的几名恶警及昌邑运河里派出所以副所长唐艾军、郭强为首的几名恶人,他们手里挥动着非法“搜查证”开始抄家。恶警几乎翻遍了所有的地方,连一张纸单也不放过。他们不但把我们的住处翻得一片狼藉,同时害怕他们的丑行被曝光,临走时还要挟我母亲,不准“通风报信”,并强行抢走了家里的电话机,还哄骗母亲说过两天给你送回来。

接着大约是晚上11点多钟,我和同修被绑架到吉林市运河里派出所,在那里我们分别被非法关在不同的房间進行迫害。恶徒们为了从我们嘴里知道资料的来源,对我们采用各种卑鄙手段严刑逼供。运河里派出所副所长恶警唐艾军、恶警王福成、昌邑公安分局恶警刘国平等几人先是以闲谈方式想“套”我说出一些他们想要知道的东西,進而加重迫害。我拒绝回答他们的问题,并寻找时机,向这些被谎言蒙蔽很深的生命讲真象。

恶警郭强见我坚决不配合,便顺手拿起皮带,一把勒住我的脖子,把我从沙发上拽起,继续逼问我,见我不说便用皮带狠狠打我的头(演示图1),我大声叫喊“警察打好人啦!”他有些畏惧,但仍然采取各种迫害方法進行逼供。就这样大概折腾到凌晨两点多钟,他们看我有关资料来源方面的事什么都不说,也只好暂时作罢。


演示图1

后来那些恶人用手铐把我铐在暖气管上,恶警王福成看着我。我正告他们,“你们打人是违法的。”王福成奸笑道“我们打你,谁看见了,我们就是现在扒光你的衣服,除了我们,又有谁看见了。”这就是江氏集团爪牙的真实表现。

在随后的时间里,我一直坚持高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我不承认对我的这种迫害”等。我当时想的是,我的每一声正义呐喊都是对邪恶之徒的震慑。

直到早晨八点左右,恶警们陆续来到派出所,恶警李晔东来的比较早,他看到我与被抓的同修,便满嘴脏话,侮辱我。恶警郭强也满口污言秽语,他们两个人用脚猛烈的踢打被铐在暖气管子上的我(演示图2、演示图3),肆无忌惮的狂笑,还大声的诽谤我师父。


演示图2

演示图3

面对这一切,我必须制止他们的这种犯罪行为,我质问所长王加利,这就是所谓人民警察的行为?拿着人民的血汗钱欺善扬恶。王加利手指着我,恼羞成怒,狂叫着“我就是要迫害死你们。”

2003年9月17日中午,副所长唐艾军开车与郭强把我劫持到吉林市昌邑分局。在吉林市昌邑分局,恶人们强行让我在刑拘票上签字,我不签,唐艾军狂笑:“你不签,我们也照样送你。”然后手里递给我一张纸说:“上面是你的权利,你有控告、申诉权。”

当我接过纸单想仔细看清内容时,郭强在一旁冷语道:“没有用,都是形式”。我大声高喊“我不是犯人,我是好人,我不能配合你们。”两名恶警用力把我往照相室拖,我坚决不配合,恶警们当时只好作罢。

我于9月17日下午被送往吉林市第一看守所。在路上,我曾几次追问恶警郭强的姓名,他说“我不告诉你,否则你们该给我上海外恶人榜了”。看来虽然恶警表面猖狂,但内心却恐惧至极。我当时心中暗想,我一定会知道你们的名字,并把你们的罪行在全世界曝光。

2003年9月17日下午,我被非法关押到吉林市第一看守所,从那时起我便没有吃一口饭,喝一口水。我想我是被无罪关押,就绝食抗争,要求无罪释放。恶警管教陈丽丽曾多次找我谈话,劝我吃饭。恶人们一开始就认为我身单体薄文弱得很,不会坚持多久。有一姓黄的所长曾在我所在的51号门口大叫着“象你这样的我们见多了,最后不也都吃饭了。”

在看守所的这段日子, 恶警管教陈丽丽、赵艳波对我是软硬兼施。极尽能事的为了让号里的刑事犯逼我吃饭。恶警每天惩罚这些刑事犯,罚他们超时上坐。不让他们“放风”。有的刑事犯人家里是外地的,长时间见不到家人,只为通过铁窗往对面山上望一眼亲人,就连这一点权利都被恶警们剥夺,还造谣说是由于我的不配合才造成这种结果。他们的做法的目地是挑起矛盾,激起刑事犯人对大法与大法弟子的仇恨,和江氏集团制造“天安门事件”栽赃陷害大法弟子如出一辙。

即便是这样我依然坚持绝食,制止迫害。六七天过后,我的身体状况很差,出现耳鸣、气息不匀、咳血、测不着血压、晕倒,他们怕我出现意外承担责任,就把我抬到医院检查。在回来的路上,昏迷中我隐约听到医生说我暂时无生命危险。后来看守所姓曹的狱医对管教陈丽丽说我身体有问题,可是为了掩人耳目在号门口他们大声说,“没事都检查了。”让号里的刑事犯人继续给我灌食。


演示图4 市第一看守所管教陈丽丽命令刑事犯人,把大量的盐倒入玉米糊中。


演示图5 管教陈丽丽又命令几名刑事犯人,强行把我按倒。几个人有死死的按头的、有拼命按胳膊的、有使劲按腿的使我全身一点不能动。


演示图6 管教陈丽丽见我坚决不配合,又找了一名男恶警管教,使劲掐住我的两腮,狠狠捏住我的鼻子。


演示图7 一名刑事犯人用勺狠命的敲开我的嘴,其他人趁我上不来气张嘴喘气时,就趁机把很咸的玉米糊往我嘴里硬倒。我当时拼命挣扎,玉米糊灌得我满头、满脸、满身都是,我当时几乎窒息,真有一种生不如死的感觉。

由于我绝食抗议的这种正义之举使邪恶们十分害怕,他们十一期间怕我出现生命危险,开始進一步对号里的刑事犯施加压力,致使有些不明真象的刑事犯人对人的态度更加恶化。但号内大多数明白大法真象的刑事犯人开始抵制恶警对我的非法残酷迫害,有的甚至暗中鼓励我要坚持下去。

2003年9月30日下午10点左右,也就是我绝抗议食的第14天,运河里派出所来了三名恶警说是要把我送长春劳教一年,并让我在教养票上签字。我指问他们凭什么劳教我?为首姓杜的恶警推说这是上边的意思,我们只负责送人,跟我们说不着。便把我强行推上车拉往长春黑嘴子劳教所。

中午12:00多钟,我被劫到长春黑嘴子劳教所。来到劳教所首先要检查身体,他们先给我做了心电测血压之后发现我被迫害严重,有生命危险后拒收。此时运河里派出所姓杜的恶警不甘心,就和卫生所的大夫吵了起来,最后劳教所害怕承担责任还是不收。

运河里派出所的恶警杜××为了继续迫害我,就把我拉到省司法厅找人“理论”,执意要把我送進劳教所,后来阴谋未能得逞,只好把我拉回吉林市。在回来的路上我因身体虚弱再一次晕倒,这回运河里派出所的恶警真害怕了,怕我死在车子上,就在吉林市船营区德胜门附近匆匆把我扔在路边,便逃之夭夭。

部分参与迫害的恶警
吉林市昌邑公安分局运河里派出所:电话:0432-2554895
恶警所长:王加利(音)
恶警副所长:唐艾军
恶警:郭强、王福成、李晔东、
吉林市昌邑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刘国平 电话:0432-2485537
吉林市第一看守所:
恶警陈丽莉(女):现吉林市第一看守所管教 宅电:0432-2455243 小灵通:0432-7807246
恶警赵艳波(女):现吉林市第一看守所管教 宅电:0432-2455060 手机:139044157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