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打我、抓我的平度警察于斌讲真象

【明慧网2004年10月22日】今天上午我和同修正坐在现河公园石凳上说话,碰着于斌领他女儿来公园玩。于斌曾在平度公安局政保科上班,是迫害大法弟子最厉害的一个,人称“四大熊”之一。

我曾因去同修耿学芝家玩,被搜出大法讲法带,被于斌打了一耳光,并非法关押三天,以后的被抓中与他见过面,实质对他了解不多。听同修说,于斌打大法弟子心狠手辣,大法弟子把他归在“恶警”一类。前些日子听说于斌调到张戈庄派出所当所长去了。

当时看见他时,我的第一念就是告诉他不要迫害大法弟子了。

他说:“你胖了,现在在哪儿上班?”
我说:“我现在被你们迫害得没班上了,亲人怕受牵连也不敢跟我来往。有用人的地方我就干两天,没用人的地方我就闲着,这都是你们迫害我造成的。我听说你打大法弟子最厉害,你不要再迫害大法弟子了,他们都是好人,迫害大法弟子对你一点好处也没有。”
他说:“没迫害,没迫害。”

我曾听同修说他在张戈庄也抓过大法弟子,就问他:“听说你调张戈庄去了?你在张戈庄抓大法弟子了吗?”
他说:“没办法,有人举报能不去吗?”说着就向前走去。
我赶紧说:“一定不要再迫害大法弟子了。”

同修跟我说:“就说了这几句,多讲讲就好了。”
我说:“我也有很多话要跟他讲。”

我俩正说着,于斌突然又回来了,主动和我们坐在一起,我知道他不会坐时间太长,赶快集中精力,把要讲的真象在脑中理顺一下,同修在一边发正念。

他说:“你还炼吗?”
我说:“炼,这么好的功法能不炼吗?”
他说:“你还有书吗?”
我说:“有。没书怎么学法炼功?”
他说:“在家炼,别出来闹事,往墙上写这写那的,以前抓你是你出来闹事闹的。”
我说:“我们从没闹什么事,迫害我们之前谁出来写过,这都是江××迫害我们造成的。今天咱们坐在一块就是缘份,我告诉你,你不要迫害大法弟子了,法轮大法好。”
他小声说:“不好。”

我接着说:“其实,这几年你接触不少大法弟子,他们都是好人,你心里很明白。你这样对待大法弟子都是因为你干了这份工作,执行了江××的错误指令,我理解你,这不是你本意,我不恨你,我把我身边的人都看作是我的亲人。但是也不能因为干了这样的工作,就迫害大法弟子,我知道有很多象你这样工作的警察,他们知道大法弟子都是好人,还保护大法弟子,要么不管。”
他说:“好,在家炼,别出来闹事。平度公安也没怎么打你,在王村也没怎么你吧?”
我说:“你知道江姐,在王村对我和其他学员使用的酷刑比她还多。”说着我便演示了一种类似顶竹签的酷刑。
他说:“不可能对你用过吧?”
我说:“对我用过。可不可能,你心里有数。那年你抓我的时候,就因我去耿学芝家玩,什么理由也没有,(你们这么做)都是违法的,作为司法人员,执法犯法,你们比我们更懂得违法必究。”
他说:“学法轮功就违法。”

我告诉他:“说学法轮功违法没有一点法律依据,给法轮功定性全是江××一人的意思,代表不了法律,江××错了。你有自己的头脑分析,不对就不应该干,你不要以为你只是个执行者。‘文化大革命’那些执行上级指示迫害老干部的人,最后哪个逃脱了,不都被秘密枪决了吗?那时都还不知道‘文化大革命’是错误的。现在都知道大法弟子是好人,你们还这么干,李洪志老师说过‘打击善的一定是邪恶的’。善恶必有报。现在江××快要下台了。”
他赶紧说:“已经下台了。”
我说:“是啊,江××已经下台了,也没有什么蹦达的了,别再跟随他了。”
他说:“我已经不在政保科了,不管这事了。”
我说:“今天对你说这些都是为你好,记住大法好会有个美好未来!”

他一直笑着。
走的时候,我又说:“千万不要再迫害大法、迫害大法弟子了!”
他说:“好。”

我相信他说的是真话。看着他领着女儿远去的背影,心中有说不出来的滋味,其实象他这样的人,是受毒害最深的。

在还来得及的时候,我们大法弟子抓紧时间,多多讲真象吧。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