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旬老太被三次无理拘留 坦然对警察讲真相

【明慧网2003年5月28日】我已经70多岁了。得法前身体不好,每年要花去医药费9000元左右。96年7月朋友借我一本《转法轮》,我读完二遍《转法轮》后有一种心胸开朗舒服的感觉。我反复思考,神、佛也不是迷信哪!按真善忍做人多好啊!人道德升华了,社会稳定了对谁都有利。所以我就找炼功点开始学功。从此以后身体、精神都好起来了,活着也有了劲头。

可是99年7.20后开始了铺天盖地的全国性打压迫害,大批同修被绑架、被关押,炼功点被强行解散。可是我怎么也理解不了一个泱泱大国竟然迫害亿万只为做好人、对国家有百利而无一害的善良民众。我总想去北京向国家领导人反映情况,可是几次去北京都被截了回来,公安局把所有去北京的路段全卡死了。

我不知道怎么样才能让人们明白这些真相。突然有一天我看见我家楼外到处贴告示,乌七八糟的啥都有,于是我决定也写告示揭露江××的罪恶。白天写好,晚上我就出去到处贴,后来我又找了几个同修一起干,人多力量大。2001年4月某日上午8点多钟,朝阳市某公安分局政保科7、8个恶警闯入我家,进屋就翻箱倒柜。我一看,就心想:师父的书它们看不见,保证翻不去。果然他们翻了好长时间也没找到,最后把我搬迁楼房投资账本给拿去了。我说:你们把我账本拿去干啥?恶警说:电话本呢?我说:你认为记帐本是电话本那就拿吧。它们要带我走,我不配合。后来我被绑架到公安局,之后被非法拘留15天。他们让我签字,上面写着“扰乱社会秩序”,我就把拘留票撕了,说:我在家吃早饭就干扰社会秩序了?你们才是歪理邪说呢!恶警们说:你不签也拘留你!我被劫持到第二拘留所。

后来恶警们提审我,拿出两张纸,上面写着大法弟子的名单,让我认人。我看了一会说一个不认识。政保科副科长冲我吼,我说:你认识的就得我认识啊,我脑袋长到你身上去了?恶警们说:你要好好交代!××x你不认识?给你那些资料?我说:××x我认识,××日报给我一卷子呢,你要要给你拿去。恶警科长气坏了,吼着:××党不让炼法轮功你为什么炼?我说:××党是个虚词,××党啥样?江××代表不了××党,关键是人心是好是坏。恶警赵说:你不也是××党员吗?我说:现在××党不干××党的事,我不够格了。现在就连你们每天晚上出去吃饭自己都不掏腰包,你们不也是××党员吗?我现在按真善忍要求做好人,你们谁反对真善忍、谁反对大法谁就是在犯罪。后来外边的人在我不知道的情况下给了公安局3000元,15天后警察把我放了出来。

2001年5月10日,有位同修到我家来看我,刚到屋几分钟,恶警们就闯了进来,说我们两个搞“串联”,把我们绑架到拘留所,他们又拘留我15天。恶警们问我为什么搞串联?我说:我家来一个客人就说我搞串联,那要来两个就得说我搞聚会吧?好了,今后你们公安局永远别放我,我一个孤老太太整天闷得慌,拘留挺好,有人给我做伴,集体炼功、集体学法能量场还强。你们要把我放回去以后我天天去你们公安局,把别人放在门缝里的大法真象资料拿给你们看,这样多好,我也有人说话了,给你们讲讲大法真象,你们也省得到家去抓我了。恶警们忙说:老太太你可别来呀,我们可忙了。

2002年4月,我发真象资料时被派出所蹲坑的绑架,我被推上警车,我发正念叫警车坏,警车真的坏了,7、8个人也没修好。我说:你们把我放了吧,我师父不让你们抓我。他们也不吱声,没办法都11点多了,他们叫来一辆车把我送到派出所后把我放了。

2002年5月开“公判大会”非法给大法弟子判刑。我头一天晚上把同修给的新经文放在了衣兜里,准备第二天找机会给狱中大法弟子看。在大会上,大法弟子喊“法轮大法好”,恶警们疯狂抓人,我被绑架到公安局。警察翻出了我的经文,追问是谁给的?我说:师父给的。女警急了:你师父19日写的你21日就接到了?我说:我20日早晨就接到了,你理解不了吧,你永远都理解不了。只有我们大法弟子才能理解。我又被非法拘留了10天。

江××迫害我们大法弟子,连我这70多岁的孤老太太都不放过,我希望人们能够主持正义。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