营救被绑架的妻子的经过


【明慧网2004年10月23日】我妻子于2004年4月6日下午五点左右,被攀枝花市仁和区公安分局副局长邹鲁容,国保大队长杨凯、倪顺萍、崔福利、宋启安等八个警察绑架。

我在当天下午六点钟得知妻子被抓的消息,就直接去仁和区公安分局问情况。我问警察,你们为什么把我妻子抓走?她又没有犯法,凭什么抓人?有两个警察把我叫到办公室说:“你知道她在搞什么吗?”我说不知道。警察说她们在搞特务活动和反革命活动。又指着桌上的书和炼功带,这些就是从你家里搜来的。又问我这些东西从哪里来的,我说不知道,就叫我回去,有什么事还要向他们报告。

晚上8点左右我和女儿(注:女儿13岁)、及兄弟、兄弟媳四人给我妻子送饭和衣服,都允许我们见面。我女儿说:你们没有搜查证就搜家,是犯法的。当时邹鲁容说你们没有在家。我女儿质问说我们现在来你公安局了,请拿出来看。邹鲁容傻眼了,邹说我们有证人,就是你们家坎下的老太婆抱个小孩在场。我女儿问邹那证人叫什么名字。邹怎么也说不出来。邹又把我女儿叫到办公室问,你家里有哪些人到你家来,我女儿说只有亲戚来,又问叫什么名,女儿说不知道,邹又指着桌上的书和炼功带说,是从你们家搜来的,你妈在做什么你知道吗?我不知道。你妈在做资料。我女儿回答说(办公室有4-5人),你们为什么不当场抓到。这时他们四、五个警察互相递眼神,问得他们哑口无言。

4月7日的早上,我又去公安局找到杨凯,我的妻子又没有犯法,凭什么把她关起来,她犯了哪一条?杨凯说:“你再闹我就把你关起来,从你家搜来的东西不是犯罪吗?”另外来了一名警察对我污言秽语的。

4月7日下午,我和我弟弟又去公安局要人,看到我们还没有到办公室,就安排了一个人出来应付我们,把公安局拉闸门迅速关上,我就用手使劲敲打门,杨凯只好把门打开说,有话到外面说,面部表情来了一个180度的大转弯。问我的弟弟我妻子是他的什么人?弟回答说她是我的嫂子,我来看看她。杨凯说不许看,不关你的事,就把我弟弟往外推。我弟弟说,你敢把我抓起来,我嫂子要有什么事,你杨凯也有一家人。我就说杨凯你不是要关我们吗?我来了,等会儿女儿放了学也要来。这时的杨凯一句话都没有说。我说我妻子有囊肿,出了生命危险的事我要找你算帐。杨凯思考了片刻说:有事我会通知你。

4月8日早上,我又去找杨凯。杨凯叫我签字,我说我不签,并且我不识字。杨凯说:签不签都是这回事,你要签了,说明这个人在这里。我就这样被骗签了字。等回来找别人看,才知道是拘留证。

4月9日早上,我又去找杨凯要求看人。才得知人已被送到了弯腰树看守所。我说我家庭本来就困难,女儿无人看管,我又要打工挣钱养家糊口,你们破坏了我家庭的安宁。

4月16日,我后来到杨凯的家门口的路上等他,杨凯后说要我交保证金5000-6000元才能释放我妻子。我说没有钱,杨凯说至少要交2000-3000元,叫我去借,交了这笔钱在一年内不出事就退给你。事过几天后,杨凯叫我到政保科去,说交了钱就放人,我还是说没有钱交。杨凯就叫我把我的身份证拿去印一张,签了一份担保书后,当天下午就放了我妻子。

从营救到到释放在弯腰树看守所关押了17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