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省抚顺市新宾县后仓村杨福兰的遭遇

【明慧网2004年10月24日】辽宁省新宾县新宾镇后仓村法轮功学员杨福兰(女),四十多岁。一家人在外地做生意,一个人回家秋收,刚到家不到两天,于2004年10月14日早晨7点钟左右被强行拖走。当时在场的有正准备帮她秋收的亲戚和邻居。

杨福兰于1998年开始学炼法轮功,身心受益很多,勤劳能干,与人为善。1999年迫害开始后,不敢再炼,身体又回复到以前的状况,干活也大不如从前了。为了能有个健康的身体,她和本村另外两名和她有同感的邻居到城郊乡政府去说明炼法轮功如何使她身心受益的情况。可她万万没想到,就为了这几句心里话使她吃尽了苦头,到如今有苦无处诉,有冤无处申。

杨福兰本以为告诉乡领导,她修炼真、善、忍后是怎样变好的,和她身体的受益情况。把心里话说完,就继续回家种地、收田,可就因为说了几句心里话,恶徒就把她送進了看守所,而且这种关押是无期限的。当时儿子正念初中,丈夫见人说不了几句话就眼泪涟涟,弄得亲戚朋友、邻里都跟着伤心难过。她是8月份進去的,一个多月了还不放人,她丈夫为了她能早日出来不影响秋收,多方奔走,结果被迫交了1000元的罚款,5000元钱的保证金,还有每天10元钱的伙食费。

本以为拿出这6000元钱,事情就算了结了。可没想到秋天放出来的,同年冬天又莫名其妙的把她抓進去了,并又勒索了3000元钱才肯放人。这对一个靠种地维持生活的农民家庭来说,仅半年的时间就拿出9000多元钱,谈何容易,这时已是债台高筑了,可新宾县政法委还不算完。第二年春天又去抓人,无奈之下,杨福兰借上厕所,其他警察又去抓别人的机会走脱。从此为了还债到处打工,吃尽了苦头,这样在外一呆就是两年多。在这期间,派出所的匡所长因在公安局内赌博,被抚顺市刑警大队前来抓个正着,他为了立功补过,发誓要抓几个法轮功学员立功,他们出车带着后仓村的村长到大连杨福兰的亲属家去抓人,结果在途中险些翻车,为了保命撞到一个老太太,当时住院就拿出1万多元,车肈事了也没能阻止他们抓人,他们又改坐火车到大连她的亲属家和她的儿子打工的地方都没抓到杨福兰,而后又到她娘家新宾县响水河乡去抓人也没抓到。这时远近的亲朋好友都知道到处在抓杨福兰,都打听她家里人她到底犯了什么罪了,让政法委和公安局如此兴师动众,她也不过是个没有几年文化的农村家庭妇女而已,问她的丈夫,可她的丈夫又能问谁呢?她也就是到乡政府去说几句心里话,可已经被勒索了那么多钱了,还得把人怎么样呢?这究竟什么时候是个头呢?她的丈夫原以为用钱能买到妻子的平安,可他没想到政法委、派出所是没完没了。

2004年的春节,本想在家过个团圆年,派出所又去了10多个人要把她带走。她坐在地上不走,结果来了许多围观的村民,都为杨福兰鸣不平,在激起民愤的情况下,其中一个管事的打电话请示了他的上级,结果那个上级承诺只要到派出所签个字就完事了,以后再也不会抓她了,杨福兰不信。他们又让村长跟着去做担保,这样她签了字。没出正月,一位姓武的副镇长到她家告诉她,以后不用走了不抓她了。她以为这回可遇到了一位说的算的好官,并把这几年莫名其妙的抓她的事告诉了这位镇长,以为今后再也不用到处流浪了。可没过几天,新宾政法委又去人告诉她,抚顺办洗脑班的时候要送她去,在家等着,不要走。这次又如同一桶凉水泼到了她的头上,这哪里还有头啊!绝望中她抱着一线希望找到了那位副镇长,可这位副镇长和政法委通了电话后,也不说不抓她的话了,并告诉她办班时必须得去,可怜的一家人又陷入了绝望中。如果任何一个家庭经历了她们这样的遭遇后,还能相信哪个政府机构和领导人的话呢?可怜的杨福兰这几年被吓得见到警察、警车就哆嗦。可想到她的丈夫和孩子在精神和经济上受着同样的摧残,她又不得不硬撑着,家里人也实在不忍看着她整天提心吊胆的过日子,无奈一家人远走他乡到外地谋生。结果回来秋收时还是没能逃脱被绑架的厄运。

善良的人们,这就是一位普通农村妇女的遭遇。在当今的中国,象杨福兰这样的事例无计其数。这场对“真、善、忍”的迫害,使千千万万个法轮功学员失去了正常生活的权利,给他(她)们的亲友造成了巨大的痛苦,而这一切只是因为他(她)们要有个健康的身体,要做个好人。愿我们一起伸出正义之手,共同抵制这场本不该发生的迫害,早日结束这场悲剧,愿善良的人们共同拥有美好的未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