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在看守所得法的弟子的内心告白


【明慧网2004年10月24日】我是2000年初在看守所得的法,不敢说我是正法时期的弟子,不知配不配这个称号。说起来很惭愧,我是一个满身污垢和业力的人,由于我的自私自利和报复心理,到了看守所,我还觉得自己明明是个受害者却变成了一个害人者。当时我还恨老天不公,当时根本没有意识到一切都是自己的错,还觉得所有的人都对不起自己,所有的人都有错。根本就想不到自己的错误,老觉得自己委屈。可是在里面我认识了好多大法弟子,是她们的善良、忍让、正义,和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是她们的所作所为感动了我的心,我也学会了宽容和关心别人。我终于得到了千载难逢的大法,一本宝书《转法轮》送到了看守所,我如饥似渴的读了起来,刚读了一讲就觉得法轮在肚子里转,后来又得到了师父的《洪吟》,我把《洪吟》全部背了下来,想起这十几年做生意,一心想着钱,每天和别人斤斤计较,没有一天好日子过,总想什么都得到却什么都得不到,最后反倒把自己害了,我的家庭也差点破裂。

陆陆续续还有几个人得了法,因书太缺少了,每晚一个老同修念一讲书,我们有新得法的,还有老弟子围成一圈听,早上我们在一起背一遍《洪吟》,其中有一个新得法的弟子是安徽的,她没有上过学,一个字不认识,最后竟把师父的《洪吟》不仅全背下来了还会默写,这就是大法的神奇,后来我就把大法书抄了一遍。我们学法的事情让干事(看守所警察称“干事”)知道了,她把我和一位刚18岁的小女孩叫了出去,干事冲着那个小女孩就吼了起来,也许是我的正的力量,我没有一点害怕,却高昂着头看着干事,正的因素在我身上体现,因为我觉得我没有错,我做的是最正的事,干事的眼光不敢和我相碰,我正视着她说:“干事,回头我找你谈谈。”她说:“回头再说。”从那以后她再也没找过我。

有一次我上吐下泻,是在消业,因我刚得法,以为吃不好的东西了,不过干事给我的药我没吃,晚上别人都睡了,我一会吐,一会泻,好象都起不来了,同屋的人,一会那个起来问问有事没有,一会这个问候一声。我也没做什么,得到这么多的关心,我感动的都要流泪了。在这个地方,人人都很自私,人人都为自己,个人顾个人,几乎每天都有吵架和打架的现象。可能是大法在我内心的升华表现了出来,自己还感觉不到自己在变好。虽然她们是凡人,可她们的内心深处还有最善良的一面,真诚的一面,这就是做好人的结果。

我的起诉书刚刚接到的时候,我们号的号长看后,针对着刑法的书对照,说我的案子挺重的,她说我不想自己的案子,还天天跟着炼法轮功的“胡闹”,可能得判十年以上。当时我的心里确实起了波动,心里压力很大,饭都吃不下。老同修说:“等你把心放下了什么都会变,都是假象,这个状态几天就过去了。”我当时心想:我都得了法了还怕什么?不去想什么案子不案子了,抓紧时间学法。没过多久奇迹就出现了,接到判决以后,我一看判缓回家,全号的人都惊呆了,简直都不敢相信,全都为我高兴。还有一位和我差不多同时接到判决书的,被判无期,她痛哭流涕,就因她攻击大法弟子,干事让她念攻击大法的报纸,大法弟子告诉她别念,念了对她不好,她不信就是念。她还拽大法弟子,不让她们在一起说话,结果她老公在外边骑摩托车撞折了腿。这就是正邪的较量,这就是善恶有报的体现。

回到了家,在师父的呵护下,我找到了同修,还参加了一次小小的法会,大概有二十多人。有的同修给我宝书《转法轮》,有的给我炼功带,有的教我炼功。在中国大陆那样邪恶的环境下,我什么都能得到,真是师父的安排,我感动得只会说谢谢。因我得法晚,没有经过个人修炼过程,直接成了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所以我感到时间的紧迫。师父在往起拔我,每天都有让我提高心性的事情发生。我每天必看书学法,每天都炼一遍功。如果有一天不炼功,好像就对不起师父,对不起自己。可是我的心性关总是过不好,遇到矛盾总是找别人缺点,看别人的不对。

就在我一个关一个关都没过好的时候,我一下栽了一个大跟头,就好像上一刻还是天上的神,下一刻掉下来摔个嘴啃泥,一看原来还是人哪。我强制自己静下心来,什么都不想,把一切工作都放下(因我是自己开公司的),开始在家学法,甚至我开始背法。其实我在逃避矛盾,我觉得自己很精進,学法炼功,发正念,做的都很好。可是我已经符合了旧势力的安排,处于个人修炼状态。

就在这时我感到自己的身体一下子大不如从前了,以前全身轻松,走路就想跑。可我现在全身没劲,也不能吃东西了。我还以为是消业,认不清旧势力迫害的本质,成了被动的承受。刚开始也没在乎,我总是有个信念,炼功人怎么会有病呢?我没有深挖自己错在哪里,没有真正向内找自己,还觉得自己做的对。几个月过去了,直到有一天我实在不行了,爱人把我送到了医院,一检查医生说得了白血病,其实自己没有按照师父的要求做才落到了这一步。好多同修到医院看我,给我关怀,我终于闯出了医院的大门。过了一段时间,不修炼的丈夫和妹妹不放心,每天逼我到医院去做化疗,要给我换骨髓。不能再去医院了,我要重新站起来,我要好好活着,我还有很多救度众生的事情要做。

同修来到我家,帮我找漏找执著,一个同修说我没有把个人修炼和正法修炼的位置摆正,没有跳出个人修炼的框框,没有跟上正法進程,被邪魔、烂鬼、黑手、坏神钻了空子,没有达到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标准。我冷静下来,什么也不想,不想自己的病,我把师父的《导航》及在世界各地讲法从新看了一遍,我豁然明白了旧势力是怎么回事,助师正法的伟大意义。

“生死非是说大话”《心自明》,人真正到了最后死的时候并不怕,真正怕的是知道自己快死了,等死的滋味是最可怕的,我真正体验到了,那时身体有一点风吹草动就怕得不行,好像自己马上就要死去了一样。一个人在家也害怕,总是看到低灵的东西。

通过这件事我真正明白了什么是旧势力和旧势力的安排,在正法时期这么关键的时刻我怎么这样就“走”了呢?我要挣断旧势力的绳索,只跟师父走,救度更多的众生。这是师父赐予我的历史使命。我是师父的弟子只听师父的话。通过这次血的教训使我明白了,我曾经跟别人说过:炼功人什么也不怕,也不会得病的,这是我隐藏很深的显示心、欢喜心。师父说过:这世上的一切都是我们的心促成的。黑手在另外空间看得很清楚,针对我的心给我制造了这次魔难。我更加感到正法修炼的严肃性,更加感到正法修炼绝不是儿戏,更加感到正法修炼的路很窄很窄,偏离一点都不行。

当我把那个怕心和执著心放下的时候,环境一下就变了,身体也好了,同事之间的矛盾也少了,心境一下升华到一个意想不到的境界,学法、炼功、发正念、发传单都能做到。但面对面讲真象有点障碍,总觉得自己文化低,讲不好,这也是旧观念的障碍和学法不深的缘故,我要冲破它。我先从邻居、亲戚朋友中讲,胆子越来越大了,现在越来越敢讲了,我深感救度众生的紧迫。

通过这段修炼,我能够善待下属的每一个员工,在工作和生活上尽量帮助他们,让他们有一个舒心的工作环境。而且我还把大法的法理贯穿在工作和生活的一言一行中,公司管理很快走上正轨。虽然我对他们的管理宽松了,但他们都能把自己的工作干好,公司经济效益每月都在递增,更主要的是整个公司的人际关系就像一家人一样和睦、溶洽。虽然我没有轰轰烈烈的正法过程,但这是我心性升华后内心深处的告白。我一定把我所有的执著心都找到,连根拔起,早点提高上来,赶上正法的脚步,真正走出来,走出旧势力的安排,向师尊交上一份满意的答卷。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