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新学员得法修炼的故事

【明慧网2004年10月24日】我是石家庄市政府部门的一位工作人员,出生在五十里以外的乡下。我第一次了解法轮功是在2000年6月,正是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最凶时期。那时老家来人找到我说:把我舅舅抓到看守所了,让我托人把舅舅放出来。舅舅因炼法轮功多次被抓、被打、送洗脑班、罚款。不用说其实我也很清楚,上面给公安、派出所都定了任务,它们想捞钱就抓法轮功学员,拿钱按个手印就放人,不然就打你个生活不能自理,还受上级领导表扬。

当时我拿着领导批的私条,回到老家,找到县政法委书记。那时看到它打了好长时间电话,才让我见人。后来才知道,它们临时在掩盖现场:把我舅舅戴的几天的背铐打开,弄整齐,同意不乱讲话后才肯让见我。当时我去的目地本来想劝舅舅往后别炼了,胳膊拧不过大腿,好汉不吃眼前亏。可是我见到舅舅时很惊讶,好大一个人被折磨成那样,还一个劲的说师父如何好,法轮功如何好。他不说他被折磨的情况,但是舅舅身上的伤疤能告诉是怎么回事,2002年舅舅被绑架到河北省洗脑中心进行迫害,师父给他演化成一个乙肝病人,谁都怕传染,才被送回了家,到家检查什么病都没有。我被舅舅那种坚定的意志所感动,从此对法轮功有了好感。

我正式修炼法轮功还是在2003年的春天。那时我哥得脑积水后大脑疼痛难忍,到各大医院确诊后,都说必须手术治疗,还不保病好,脑积水改道往肚子里流,时间一长肚子也要感染,其结果可想而知。但眼下只能手术,我只好找人请大夫,定床位。一切办好,准备下星期手术,谁知奇迹出现了:在我哥回老家准备日常用品时,舅舅去看他,奇怪,我哥一天没感觉到疼痛,舅舅刚走又开始疼了。第二天又把舅舅叫来,我哥那一天又没疼。舅舅后来给我哥拿了法轮功的书,录音带,我哥看了几天,不但一直没疼,脑积水还奇迹般的好了。不但没受罪,还省下了几万元的住院费。过了一段时间到医院检查,什么病也没有了,大夫都说是奇迹。

当我知道这件事后,也觉得神奇。我也开始计划抽时间回老家找本法轮功的书看看,看那书里到底有什么,那么神奇。可是我工作一忙起来就把这事忘了。突然有一天,去世的父亲托梦给我,说没钱花。醒来一算,哦,快七月十五了,该给父亲上坟了。说来也怪,我回到家里才知道,我妈在村里四处打听给我买了一本《转法轮》,正等着我看呢。从此我找到了人生归途,走上了一条真正修炼之路。

舅舅是个细心的人,邪恶势力迫害他那么久,却能把师父所有的经文、书籍保存的完好无缺。我很激动的把舅舅保存的法轮功书籍带了回来,拼命的一遍一遍的看,并回忆着85年前看过的法国预言家的预言,还有老人讲过的各种神话故事,再看现在的社会现实,各种天象变化,再加上师父不断点化和亲身感受,思想猛然明朗,各种安排真是步步到位。我想到大街上喊,请大家赶快相信法轮大法,这大法是真的,快觉醒吧!我们唯一的一条救命法船就在身边,这就是法轮大法!

可是不知为什么,当给人们讲大法真象,讲我对大法的亲身所见所闻时,一些人反而说我别中毒太深了和一些讽刺的话。世人啊,真是迷得太深了,何时才能觉醒,何时才能得救,我常一个人默默的为他们流泪。

直到现在,市里一个同修我都不认识。我很孤独,就像一只小燕子离开了群体。我很羡慕国外同修能大白天集体宣传法。可是一样的大法弟子,我却只能关着门在家里学法炼功,一个人在街上偷偷的发资料,看这个象同修,看那个象便衣。尤其发正念,一看到点赶紧往回走。我从来不知道集体炼功学法是什么滋味,如果有一次这样的机会也很满足。有时恨自己没用,认识大法太晚,只好自己鼓励自己:别怕,师父就在身边,走好师父指的路,肯定没错。我反复背师父的诗:“修炼路不同 都在大法中 万事无执著 脚下路自通”(《洪吟二》)

邮寄稿件的同修的后注:这位同修,市里同修很多,只要想联系,一定会联系到的。我们觉得,师父并没有安排你“独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