右丘脑出血患者康复的故事

【明慧网2004年10月24日】
  • 右丘脑出血患者康复的故事

  • 一位农村妇女心里的话

  • 右丘脑出血患者康复的故事

    幸福的家庭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我的家庭是幸福的,因为我认识了法轮大法。假如不是有幸得大法,我可能早就一命呜呼了,也可能现在还瘫痪在床上。事情是这样的。

    1995年底经同事介绍我有幸认识了法轮大法,当时我是带着许多人的观念、执著心走入修炼的。那时的我根本不知道什么是佛法,每天也跟着大家一起学法炼功,但是法理根本就不往脑子進。由于我常人心重,整天忙于工作,法到底讲的是什么根本不知道。因此99年7月20日镇压开始,我疑惑、徘徊、彷徨……很快便混同常人了,师父说“入世俗必忘其本”(《精進要旨》)。的确是这样,那时我工作之余打扑克、跳绳、打球、散步,直到2002年4月4号那天,我在工作岗位上,突然头痛、恶心、呕吐,左半身体瘫痪了,不能行走,送去医院抢救,经检查是右丘脑出血导致的,情况十分危险,医生说:“这种病百分之九十八的死亡率,剩下那俩即使活着也得瘫痪。”同事、朋友去看我,都觉得不可能再上班了。那时,我心里总想《转法轮》里的这句话“现在不还将来还,将来还起来更重。”所以我每天都是快乐的对待我的痛苦,开始时我躺在床上,感觉颈椎简直就像躺在垫火车轨道枕木的石头上一样,痛苦难耐,但是我忍过去了。每当看到其他的病人去世时,我就在想:假如我不认识法轮佛法也许会和他们一样。一个星期后,我终于脱离危险了。脑部恢复的也很快,医生都感到惊奇,我知道是法轮大法把我从死亡的边缘拉了回来。

    住了25天院,我出院时是别人背我回家的,回家后不能自理,一切都需要人照顾,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太拖累别人了,那时候我真觉得生还不如死了……这时同修来看我,告诉我师父不想丢下一个弟子。同修的关怀、鼓励,给了我从新生活的勇气,我重新拿出《转法轮》仔细阅读:“因为常人社会就是这样的,生老病死就是这个状态”。我想常人社会,凡是得脑血栓、脑溢血的多数都是一走一划圈,要么手不好使或腿不好使,要么神情呆滞或瘫痪在床上,我可不要做那样的人。我就做个真正修炼的人,真正修炼的人师父才管的。

    从那时起我就天天学法,因有时间了,仔细体味师父讲的每一句话,到第38天时,也就是5月12号,我想炼功,就让我嫂子揽着我别摔倒就行。有了这一念,我真的奇迹般站起来了,还能炼功。师父说:“好坏出自人的一念,这一念之差也会带来不同的后果。”(《转法轮》143页)念正很管用,尽管动作很不像样,但我想师父会管的,也就是从那天起我能扶着墙走路,能自理了。以后我就天天学法炼功,6月18号我嫂子走了以后,我就负责给上班的丈夫和准备高考的女儿做饭。尽管我做得很慢很费劲,可我毕竟能做饭了,直到女儿考完大学。这期间,由于常人心重,放不下常人的观念,我还一直吃着药。7月14号我就彻底不吃药了,因为我读明白了老师讲的法,病是怎么来的。当我彻底放下药时,走路一天比一天平稳,精神一天比一天好。9月10号送女儿上大学时,有的常人表示关心,也表示担心劝我说:别去了,别再坐火车颠簸的左丘脑出血再导致右半身体瘫痪,我坚定的回答:“那是不可能的。”就这样我们一家人在无锡、苏州玩了4天,最后到达目地地杭州。那时我一点也不知道累,他父女俩都吆喝累,可我一点也不累。我知道这是我修炼法轮大法出现的奇迹。 

    当我悟到不能抱着是病的想法在家养病时,2002年9月1号开学时,我到校要去上班,不能带班主任可以干力所能及的活。校长也很善良,看我休养时间太短怕再出问题,让我继续休养。直到2004年春节过后,我再次要求上班,由于学校人员短缺,我就直接干一个老师的活,管理图书、阅览、上课、放录像等等,这些活看起来很轻松,但对于我来讲,确实很辛苦。按常人的理,我根本就不用去上班的,反正是工伤照样发工资,但作为大法弟子我不能那样做。师父要求我们要做一个常人中的好人,更好的人,比英雄模范人物还要好得多的人。如果没有师父的教诲,我不会有这样的觉悟的。

    在修炼的路上,由于我常人观念重,加之学法不深,因而被媒体谎言欺骗了,产生疑惑走了弯路。师父告诉我们摔倒别趴着不起来,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又重新走上了这条光明的大路。我要沿着这条光明大路一直走下去,直到功成圆满。


    一位农村妇女心里的话

    文/彭州市隆丰镇大法弟子 王祖孝

    我是九六年得法的。起初,当同修带我到炼功点时,我并不坚定,想这想那。半个月后,我常常疼痛难忍的肩周炎不感到痛了,这使我对大法开始有了认识,并主动参加看师父的讲法录像,和同修一起洪法。特别难忘的是九七年,我们在利安医院洪法时,一位半瘫的病人在医院的坝子里听了我们给她洪法,并抬起她的病手,叫她丢掉拐杖,教她作抱轮动作,我们悄悄的放开了手,她的病手却没有掉下来,还说:你们还抬着我的手吗?我们说:没有了,你可以向前走。就这样她神奇的向前走了起来。她高兴的哭了,我们也为她高兴得流下了眼泪。

    从此,对法轮大法使我坚信不疑,特别是得了宝书《转法轮》后,我如饥似渴的反复学习,坚持不懈的炼功,我的身体一天比一天好,肩周炎好了,皮下包块没有了,头昏、关节炎全好了,一身轻松,七八年来我没有吃一粒药。是大法给了我健康的身体,是大法教会了我怎样做人。

    可是九九年七月江××开始迫害法轮功,我不理解,这么好的功法,教人按“真善忍”这个标准要求自己,做好人,这有什么不对呢?这里面一定有问题。2000年7月的一天,我和同修一起到彭州市区广场,一来想问一问情况,二来想给大家讲一讲我炼功学法后的收获。谁知刚到广场市610的恶警就把我们包围起来,抓到看守所,关了十五天,送到隆丰镇,镇上那几个恶警对我们拳打脚踢,还用活麻活我们,后来问我家里勒索了一千二百元钱。

    我是一个农村妇女,没有什么文化,也不会说什么,我修大法后,亲身受益了。在这里我告诉所有的人:法轮大法就是好,法轮大法是正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