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新走上修炼路 肝癌痊愈


【明慧网2004年9月17日】我得法前曾参加过几种祛病健身的气功班,身心也没有太明显的变化。1995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后,我身心有了明显的变化。

我是有高级职称从事自然科学的科技人员,从学遗传学开始就受达尔文的进化论教育,几十年的党龄,思想一直是所谓的无产阶级唯物观统治着,这些根深蒂固的东西更加大了修炼的难度,事事处处受到干扰,思想斗争都十分激烈。加上千百年来骨子里形成的人的理,使自己仍用常人僵化的观念去认识大法,致使我没能在法上提高,没能在法中悟到大法的威德及其严肃性。我常常用人的观念去思考、去观察、去处理世间的一切。1999年7.20大法遭到邪恶的迫害后,我把邪恶的各种造谣诬陷、栽赃丑化宣传信以为真,在这期间凡是到家中找妻子(大法弟子)切磋的大法弟子我都没有好脸色,从此中断了学法炼功,象常人一样在官场和商场中为名、为利、为情去争去斗。随后我的身体各处都不舒服,经常看病,打针吃药,心情越来越差,脾气越来越大,夫妻关系、人际关系搞得很紧张,不能自拔。

2003年8月的一天,突然感到右上腹部疼痛难忍,大汗淋漓,到医院挂急诊检查诊断为“肝癌”中后期,医生通知家属生命只有3-5个月的时间。

求生的欲望,使我到了几个大医院检查治疗,做了“介入”、“氩氦刀”多种治疗,但病情不见好转。到了第三个月,我真的不能吃喝了,呕吐不止,全靠输液维持生命,最后液体也输不进去了,体重急速下降,住院20多天体重下降30多斤,床不能下,路也不会走了,生活不能自理,事事要人照管。到了绝望的地步,自己也开始安排后事了。

2003年11月10日,百年不遇的初冬,200毫米大雨下了一个晚上。妻子看我翻来覆去不能入睡,就给我发正念,放师父的讲法录音带。听着慈悲师父的讲法,绝望中的我想到平日里怨恨过师父和大法,这个时候师父还会管我吗?思想深处开始忏悔,感到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最后在无助中还是发出一念,求师父救救我。

渐渐我睡着了,进入了梦境,梦中来了几个人要买我的旧机器,给价还很便宜,我感到卖了有点可惜,正在犹豫不决时,来了一个人把我带走了,从后身看很像师尊。我跟随着他,到天上转了一圈,顿时感到从没有过的舒服,充足的氧气滋润着干枯的心田,有一种心旷神怡的感觉。醒来后我很坚定的对妻子说:“我好了!师父管我了!”

奇迹真的出现了,吃东西不吐了,化验结果一切正常。出院后坚定正念,坚持学法、炼功、发正念。不输液不吃药,一个月体重增加了30斤,恢复到病前的状态。从此改变了我的人生道路,真正走上了修炼的路。

人人都说我是奇迹,修炼人知道奇在哪里,说“误诊”的常人也开始想到我炼过法轮功。我深深懂得,自己做好了就是很好的证实大法的威德,大法是无法用价值来衡量的。

许多人询问我是怎么好的,我就利用这一机会向他(她)们洪法,从江氏集团一手炮制的“天安门自焚、傅怡彬杀人”等对法轮功的诬陷,到自己怎么过的这一关一难来证实法,向世人讲清真象。我由原来怕心的干扰不愿走出来讲真象,到把一张张光盘、真象材料送到有缘人手中;由原来拿起《转法轮》看不下去,甚至看几行就困,到现在能静心每天学一讲,心性逐步得到提高。

修炼绝不是一帆风顺直线上升的,邪恶也会无孔不入,利用常人放不下的执著干扰。如一次听到一个常人讲六四学潮国家要不镇压就乱套了,当时觉得这话也有道理,思想符合了他的说法,邪恶真是无孔不入,就是这不正的一念干扰我几天,学法、炼功静不下心来,乱七八糟的东西都往外翻。最终我说:“无论怎么样我这条命是师父给的,是师父从地狱中把我捞起来的。”这一念一出,黑手和烂鬼的干扰一扫而光。

我还有许多常人的执著心没去,我坚信有师在、有法在,做为真正想修炼的人会一修到底,坚定的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

以上是我修炼过程中的一点体会,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