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清真象,讨回公道——我的一次控诉经历


【明慧网2004年10月25日】在五年的正法历程中,为了证实法,讲清真象,救度世人,我曾经两次去北京说明真象,也因此多次遭非法关押、抄家、敲诈钱财,并非法扣留我的退休金达两年多。连续的迫害,使我这个年近古稀的老人在精神上、肉体上造成了极大的伤害,把我逼上了身体致残,生活无着落的绝路。

师父在《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中针对学员提出的香港、德国警察的无理要求时指出:“如果这件事情对大法造成了影响或伤害,你们也要严肃的利用常人的法律解决。”

我决定把我几年来遭受的无理迫害诉诸法律。我以控告申诉书的形式把我几年来受迫害的事实真象以及对政府有关部门,及对我施害的当事人所应承担的法律责任,控告到县、市、省乃至中央的公、检、法、人大、政法委。当时,我的一些亲属有些顾虑,担心会招来新的麻烦。我心里很坦然:我没有做违法的事,是他们在违法犯罪!他们这样无端的强加于我,绝不能被动承受!

发信后由我大女儿领我在省城咨询了几家律师事务所,他们的答复基本一致,都是说:“你只要说你不炼了,就受理你的案子。”还有的说:“知道是冤案,你只要说不炼了,我们就能帮你打赢。可你不说不炼,就没办法。法轮功是国家禁止的,我们干的是国家工作,我们要吃饭,你该明白。”

有一个姓李的律师个别和我女儿说:“这场镇压法轮功,早晚是历史上的一项闹剧!你替你父亲打,就说他不炼了。”我女儿说:“他不同意,到开庭也不行啊!”最后他给了我女儿一张名片,说:“做通了,来找我,我保你打赢。”还有一个我女儿认识的一位女律师,她说:“大爷,现在还讲理吗?权大于法,有钱有人都行,律师都没法干了,我这不是就辞职不干在家瞎混吗?”

半个月以后,镇教委来了两个干部,还有一个过去学法认识的熟人(邪悟的),3个人找我。镇上的干部说:“你给领导的信,市长很关注,今天叫我们来看看你的态度;你还炼不炼?”我说:“炼!我的信你们不是看了吗?我没说不炼。我告的是他们这种迫害是犯法的,……”

后来我又向他们讲真象和我身心受益的事实,说明了法轮功教人向善做好人,迫害好人是犯罪;又和他们讲了现在对我迫害的严重程度。最后我说:“我犯了什么法?做了什么坏事?这样对我这个无辜的老头子,还讲理吗?还讲人性、正义吗?”他们叫那个邪悟的人和我谈。走时他们说:“你好好想想,我们回去和领导说说。”他们知道他们不会达到目地。

这里需特别提出的是,在我发出控诉书后,我地区的同修把信通过种种渠道上了明慧网,有的地方的同修还把这封控告信印成真象材料散发,揭露当地邪恶的恶行。有的常人看了后说:“该告,准能告赢!”

几天后,镇上来人了,说带来了扣我的四个月的退休金,要我写个保证书,不写就把钱带回去。我说:“我不写,你们带回去吧!”他们几乎用乞求的语气对我说:“领导很关心你,你总得对领导一个说法吧,怎么写都行。”最后我儿子代笔敷衍了几句,也算个收条吧。

最后他们告诉我:“从这个月开始,你到时间就去领吧。”至此,我的控告算是成功的走出了第一步。

通过这件事,我深深体悟到了大法弟子整体的巨大威力!自己的正念正行加上全体大法弟子的强有力的整体配合,就形成了一个金刚不破、坚不可摧的粒子团。

师父评注《也三言两语》中说:“对宇宙真理坚不可摧的正念是构成善良的大法弟子坚如磐石的金刚之体,令一切邪恶胆寒,放射出的真理之光令一切生命不正的思想因素解体。有多强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

遭受邪恶迫害的同修们,赶快拿起笔来吧,揭露邪恶,讲清真象,讨回公道。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