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唐山市荷花坑劳教所恶人恶行


【明慧网2004年10月25日】2004年3月18日,所有被非法关押在河北省唐山市荷花坑劳教所的大法学员,同时高喊“法轮大法好、师父好、法轮大法是正法”。之后恶警们对大法学员進行了疯狂的迫害,他们指使劳教人员给大法学员上绳。上绳就是两个人用警绳把胳膊从身后背过去,使劲往上提,手到颈部,再用木棍一圈一圈的往紧绕绳子,越绕越紧,绳子能勒進肉里,放开后两人给抖落胳膊加快血液循环,接着上第二绳,再放开,再上,少的被上了二次,最多的被上了九次。丰南教师曹顺亭被上了两绳,张小龙被上了六绳。古冶区大法学员55岁的张清华被上了五次,用刑后胳膊全是麻木的,双手不能吃力,肩头紫青,这种伤据说得一年之后才能恢复。

这里的制度是只要一進劳教所就得先遭折磨。青龙县青龙镇拉马沟村大法学员常玉洲是6月4日来的,被十来个劳教人员殴打,从大腿往上没有一处好地方,下半身全青了,背部和胸部都有伤,呼吸困难,咳嗽时就更痛苦,得用手捂着。和他一起進来的20岁的冯占勇也受到了同样的迫害。

迁安市首钢矿业公司大法学员宋奇志是6月14日入所的,当天狱警就利用十来个劳教人员毒打宋奇志,打得遍体鳞伤,尤其是下半身不能动弹,惨不忍睹,双脚的十个指头都黑了,肿得特别厉害。很长时间蹲不下,走路极为困难。

56岁的李长生被班头劳教人员邓文军打得腰和脸很长时间才好转,并威胁他说:“谁要问伤是怎么来的,必须说是自己碰的,如果说实话,回头再狠狠的收拾你。”还十分嚣张的叫喊着说:“只要不打死你就行。”荷花坑劳教所就这样利用劳教人员对大法学员行恶,哪个迫害得越狠,就给谁减期越多。主要的恶人有:丰润的邓文军(因迫害大法学员提前三个月被解教)、古冶区的孙涛、滦县榛子镇的赵保东、丰润的李志刚等继续充当打手。

唐山荷花坑劳教所的六大队是专门迫害大法学员的,主要成员有李大队长、艾教导员、李小忠、马副大队长、高副大队长、张某、韩某等。他们利用劳教人员,长期对最坚定的九位大法弟子進行单独迫害,一班四个人昼夜不停的洗脑转化。所有的大法学员从早晨5点起床就开始坐小板凳,看污蔑大法的各种录像,直到晚上8点才让休息(洗漱和吃饭除外)。板凳在一块地砖(40X40)上,双脚在一块地砖上,不能离开这个位置,头不能动,身子挺直,两手放在膝盖上,一动不能动,过程中稍有一点动作,立刻拳打脚踢或罚定。罚定即面墙而站,脚尖着地,头顶着墙,身子悬着,一会儿就双腿发抖,大汗淋漓,就是这样也得一动不动,否则从背后会突然被拳打脚踢,然后接着罚定,有的3-5小时或十多小时。有的大法学员就这样坐了3年。他们把坚定的大法学员关入小号,单独進行迫害。在这种长期的高压迫害下,遵化张小龙被迫害的四肢麻木,全身生疥,流脓淌水;开平区郑庄子乡刘剑波被迫害的双腿不能行走,视力下降;有个61岁的大法学员被打的下肢失去了平衡,走路特别困难,需二人搀扶;有的便血,有的高血压200多,有的心脏和筋骨被打坏了。但劳教所仍不放人,继续非法关押。

遵化市地北头镇人王井元于2004年3月22日入所,一个月后在高压迫害下背叛了大法,并且受恶警指使监视整个房间的大法学员,如有情况马上向恶警汇报,参与审问和毒打大法学员,已有多名大法学员被王井元毒打过。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