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山荷花坑劳教所对大法弟子赵焕珍的残害


【明慧网2004年8月11日】大法弟子赵焕珍,男,40多岁,于2000年12月因去北京证实大法好,被山海关公安局接回后非法关押在山海关看守所,而后于2001年1月19日被非法判劳教三年送入唐山市荷花坑劳教所迫害

入所后,他就被弄到“坐班”進行体罚,每天在小板凳上要坐大约15小时。必须按坐姿坐,否则就要挨打挨骂。坐姿是:头正颈直,目视前方,双手背后,两臂后挺,五指交叉,手心朝上,小腿垂直,不准乱晃,脚与肩宽,形若木桩,邪恶之徒无耻的美其名曰“静坐反思”。此外,旁边的打手还经常喊着“挺”,一般的10多分钟就见汗,半小时就湿透衣服。就这样从早上5点一直坐到晚上8点,中间只有吃饭和解手能站起来一会儿。就这样一天下来,浑身酸痛,臀部磨得火辣辣的痛。等熬到睡觉时,两个人还轮不到一张床,侧着身子还挤,真是苦不堪言。等到第15天,他的臀部磨出了血,血和短裤、内裤、毛裤粘在一起,痛苦异常,解手时得一点点小心的撕开。这种杀人用钝刀的折磨,再加上还吃不饱,因此被迫害者都是被折磨得体质极为虚弱,体重都迅速下降。一月后,赵焕珍被分到队里進行劳动折磨。

2001年6月17日,大面积的强制转化开始了,大法弟子赵焕珍也被弄到了六大队严管班攻坚。攻坚组恶警有:王英、韩东起等,先是逼他写所谓的“四书”放弃修炼大法,到晚上整宿不让睡觉。等到第二天下午,恶警王英一看软的不行,就让赵焕珍念诬蔑大法和师父的书。由于他拒不服从,恶警就开始用电棍电,一根没电了,又找了两根高伏的,电他的颈部、下身、大腿内侧,还击打,直到把他击打得头栽到了地上……

由于思想不转化,2002年6月2日,大法弟子赵焕珍再次被弄到了严管班攻坚,这次攻坚组有6人组成:恶警王英任组长,组员有刘福星、李建中、谷士庆、张景敏(音)、易××。这次是先让刘福星找他谈话,看不行,就暗示犯人赵志军等三人对他拳打脚踢,直到把他打得起不来为止,此时的他已是不能出长气了。恶警一看还是没有效果,6个就一起组成气势汹汹的阵势,手拿电棍问话,群起而攻。到了晚上,还是不让睡觉……就这样又过了恐怖的6个月。

2003年6月20日,大法弟子赵焕珍和另外4名大法弟子又以抗“非典”的名义被投進了严管班,進行洗脑迫害。早上5点开始就坐板体罚迫害,眼睛要目视前方,播的全是诬陷大法的。并且,在生活条件上也极为苛刻,早晚饭各一个小馒头,中午两个,而每天的供水不足一杯。况且6、7、8月份的唐山天气极为闷热,到了晚上,人挨人,人挤人,实在难以入睡,让你度日如年。

这样熬了一百多天,到了9月下旬,本就迫害得极为虚弱的他身体开始每况愈下,先是大小便失禁,持续20多天解不下大便。继而肛门开始感染,以至发烧达39度多。恶警却每次给一片退烧药了事,而恶警张景敏(音)还让接着坐板,这时的赵焕珍已是不能進食水了。第3天,恶警才勉强同意去医院检查,不过,只让他步行去医院。后看到他实在不能走,就派了两个犯人架着。经过医院检查,确诊为肛周肿胀,需要输液、导尿、洗肠。恶警高海只让导尿、洗肠,又给带回所,回所后,一直高烧不退。到了第4天,肛门已肿起老高。这次,医院检查后要求急需住院治疗。此次是恶警王玉林带着,谎称没人手看护,要求大夫只给插导尿管。大夫说经常插导尿管会导致尿道感染,不想给做。可洗完肠从卫生间出来后,大夫已被说通。这次,大法弟子赵焕珍说什么也不肯,因为实在太痛苦。恶警王玉林气急败坏的想强制插,但顾及到不是在劳教所,怕人看见。于是恶狠狠的丢了一句:回去给你插。

到了第五天,既不能吃饭喝水,又不能大小便的赵焕珍眼看就不行了。此时,恶警怕担责任,就偷偷的把他送回了家,到家门口时家人还不知道呢,把人送到后赶紧就匆匆的跑了。家人一看,人已奄奄一息的了,当夜送医院抢救去了。经确诊为化脓性肛周肿胀、兼睾丸坏死性溃烂。据治疗期间目击者称:从肛门边烂進一个坑,一直烂到睾丸,睾丸的外皮已烂掉一大块。据主治医师讲,他从医20多年来从没见过这么重的此类病症,再晚两天命就没了,这纯属人为的延误。

至此,大法弟子赵焕珍人虽活了下来,但三处大手术都留下了永久的残疾,光住院费就花了2万来元。这就是山海关恶警、劳教所恶警对大法弟子迫害的真实写照。

附:1)山海关(邮编:066200)区公安分局副局长(主抓迫害法轮功610头子):刘关生,办公室0335─5052421、5052315,宅电0335-5057838,手机13930385885。(刘关生之妻:沈连玉,住山海关区公安分局家属大院。)
2)当时唐山荷花坑劳教所恶警名单(邮编:063000)
主管副所长:王勇。
“610”办公室:高永镜。
严管队队长:李卫平;教导员,王英;副大队长,王玉林,高海;队长,韩东起、李建中、张景民、赵长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