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钱包!”


【明慧网2004年10月26日】有一天,我去附近市场买菜。最后去卖肉的大厅买了点肉,我就准备回家了。在大厅当中的桌子上我把肉装進挂包,刚刚走了四、五米远,突然有个人从身后把我拽住。她抓住我的一只手,另一只手又把我的这只手夹住,把我连拖带拉,拽回大厅当中的那个桌子边。回头一看,是个老太太。这时,她才叫起来:“我的钱包!”原来她认为我是个小偷,偷了她的钱包!她在自己的提包内找,一下就找到了自己的钱包。她抱着我又是亲吻,又是道歉。我同情的说:“是啊,对一位退休的老人来说,钱包是很重要啊!”

我没有惹她,我也不认识她,她就这么无缘无故的冤枉我。要是依得我(——过去在这种时候不是自称“我”,而是自称“老子”了)过去的脾气,搞得不好会捶桌子,如果不是骂得整个大厅的人都能听见,恐怕最少最少也要瞪她一眼,挖苦她两句。但现在的我已经不是过去的“老子”了,我学了以真善忍为其宗旨的法轮功李洪志老师谆谆教导我们时时处处要先为他人着想。其实一位退休老人的钱包里可能也没有几个钱,但是这点钱对于她的生活却很重要。所以我能够体谅她,我能够理解她。我心平气和,拿出一张法轮大法的简介送给她,她千恩万谢而别。  

过去读苏轼《留侯论》:“无故加之而不怒,卒然临之而不惊。”(遇到无缘无故的侮辱而不发怒,面临突然的不幸也不惊慌失措)那时我觉得这是一种很高的思想境界,但我不知道怎样才能达到这种境界。原先我是一个脾气浮躁,心胸狭隘的人。追随李洪志老师修炼法轮功也不过六、七年的时间,竟使我变成一个心胸博大有涵养的人,竟使我变成一个遇事能忍,甚至有些慈悲的好人。发生这样的事情,我还能尽可能站在对方的角度为其考虑:“是啊,对一个退休的老人来说,钱包是很重要啊!”其实我心里老是在想着怎么讲清真象,怎么救度众生的大事,根本就没把她冒犯了我的这点小事放在心上。正如苏轼在《留侯论》中接下去写的:“此其挟持者甚大,而其志甚远也。”(这是因为他的抱负很大,而且他的志向很远)但在过去,我绝不可能这样对待这件事。事后,连我自己都有些奇怪:我变了,我真的变了!

年轻时我下放农村时得过间日疟,发高烧弄得肝脏肿大三公分。中医认为,肝主怒,而怒又伤肝,被伤的肝更易怒,发怒就更加伤肝。肝区老是隐隐作痛,头晕脑胀,脾气能好吗?能不发怒吗?所以我早就算好了自己的命,我将在“肝主怒”,“怒伤肝”的恶性循环中度过自己惨淡的一生:肝大三公分——肝炎——肝硬化——肝癌——死亡。

但是从97年得法后,我炼上了法轮功,连又肿又硬的肝脏那个死角,也在舒经活络,气血渐通。按法轮功学员的观点来看,就是法轮在那儿转,调整身体呢!那个又肿又硬的病灶后来似乎被打散成很多硬结,分散到头、颈、腹、背等全身各处,用手都可以摸到。我的肝从大变小,肝痛和炎症消失,食眠俱佳。后来这些分散到全身的硬结也慢慢的化了,没有什么大碍了。

就是说,在修炼法轮功之后,我不仅在肉体方面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而且在精神方面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正因为我的心性提高了,我才会这样对待这件偶然发生的事。我不发怒,也就无形的打破了那个将要置我于死地的“肝主怒”、“怒伤肝”的恶性循环。我强忍了什么吗?没有。其实我根本就没有生气,我根本就没有动心。修炼法轮功使我不知不觉的就达到了这种境界:“无故加之而不怒,卒然临之而不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