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心修大法 诚心做好人


【明慧网2004年7月13日】自从1999年法轮功遭受非法迫害之后,无数法轮功修炼者因上访,发传单讲清法轮功这一迫害事实,而遭无理抓、打、关押、劳教、判刑,被迫害得家破人亡等、妻离子散。我决定把我修炼法轮功受益的情况如实地写出来,让世人看看法轮功及法轮功学员到底在教人做什么样的人。

我是一名流离失所的大法弟子,家住辽宁省朝阳市内。1996年7月份 ,我因为一位亲戚炼功,出于好奇也想炼炼看看,亲戚告诉我法轮功不同于其他功法,要想炼必须遵照《转法轮》书中对炼功人心性标准要求去做,才能好病或长功,并借给我一本《转法轮》及一套讲法录音带。师父讲法后深深打动了我的心,这就是我有生以来一直要找的。从此我真心走上了修炼法轮大法的路。

修炼半年以后,有一次我给别人开出租车,正常行驶,一台夏利拐弯把我的车撞了。那个司机打电话找来他弟弟,他俩没说几句话,就劈头盖脸的打我,他弟弟一脚踹在我心窝上,疼得我半天上不来气儿。后来我的车主来了,一看我被他们打成那样,就报警了。检查结果是:事故的原因,全是由那个司机造成的,他得负完全责任,并提出必须领我去医院检查、治病。当时我想,虽然这事情一点也不怨我,对方又野蛮地打我,但是我是炼功人,师父教我们要与人为善处处做事要先考虑别人,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我没打他们,也没骂他们,我想谁也不愿意发生事故,他挣钱也不容易,就不必要再让他浪费了,反正我也没啥事,检查啥呀。我就说:算了吧!他也不容易,又不是故意撞的,上啥医院呀!以后多注意点就行了。

在修炼之前,我给某单位开大货车,有时偷着卖点油,有时得点回扣,有时候背着单位人,经常给自己家拉货,因为当时我家正好盖房子,前前后后共得了5000元钱。修炼大法以后,知道那是不应得的,我想应该把这钱退回这个单位。师父在《转法轮》中说“有个学员是山东某某市针织厂的,学法轮大法之后还教其他职工炼,结果把一个厂的精神面貌全带动起来了。针织厂的毛巾头过去经常往家揣一块,职工都拿。学功以后他不但不拿了,已经拿家的又拿回来了。”我想我必须得把这个钱退回去,我得配这个大法弟子的称号。可是我家却拿不出这5000元钱,因盖房子把钱都花光了,那怎么办。在没有任何别的方法的情况下,我们卖掉了我和妻子辛辛苦苦刚刚盖好的新房子,拿着卖房子的钱去还给单位,并说明了情况。

1999年大约3月份的一天,我真正的亲身体验到了大法的神奇、超常和师父的救命之恩。那天我开着出租车在凌北道上拉了姐妹俩和另外一个男子,姐妹俩去南大营子,男子去郭家。在凌北回朝阳的路上,路两边全是雪,道特别滑,只有中间刚好一辆车宽的地方是好道,我车前又一辆夏利在行驶,我想转方向盘起车,必须走很滑的雪道,当时车速很快,谁知刚一转车向,可能车轱辘刚好上去雪道,这时车身失去平衡,翻车了,速度还很快,车翻过去以后,车轱辘四脚朝天,车身砸在底下,然后又翻了一个个,车轱辘又着地,车身翻到顶上,然后车又侧立起来,车左侧压在底下,车右侧朝上扎進了沟里,当时我脑子特别清醒,愣神一看,车窗玻璃摔得粉碎。我从车前挡风玻璃处爬了出来,打算把车上的顾客再拉出来。这时男乘客也爬了出来,接着这个姐妹俩的姐姐也爬了出来,心想还有一位妹妹呢不知怎么样,这个妹妹还是个怀孕六七个月的孕妇。正在我着急的时候,发现这个孕妇在车里好像没太大问题,但她出不来,因为车摔的极度变形,车门无法拉开,再加她是孕妇身子粗出不来。后来我又费了很大的劲把车后座放下来,总算把她拉了出来。看看这三位顾客没啥大事,我这捏了一把冷汗的心才算轻松了一点,心想这件事情有惊无险,完全是师父的保护。如果我不是修大法的,是一般的人,车都砸扁了,人早就没命了,哪能这样安然无恙。我从内心又一次感到大法的神奇、超常,修大法给我带来福报,并从心里替那三位顾客,感谢师父的救命之恩。

因为我是修炼人,以慈悲为怀,做事就是首先考虑别人,这事故责任在我,虽然他们三人没有受外伤,但是我还是不放心,毕竟在车里滚了好几个个,生怕他们再有别的问题,况且还有一个孕妇,所以我决定把他们送医院检查,我也是这样做的。到医院以后,分别给他们三人做了CT,照像检查,并单独给孕妇做了妇科检查,结果是都很正常。这时她姐姐说胳膊疼,我看得出来,她并不是胳膊疼,想讹我两个钱是本意,因为刚刚检查完啥毛病没有转眼间就胳膊疼,但是我没在乎,领她去开了100多元的药,后来她又说跟我要钱,这时这个男子也说他头疼,意思也想跟我要钱。当时我就想师父的话,师父说:“人类的道德在一日千里地往下滑着,常人都在随波逐流,离道越远越难往回修。”确实也是这样,师父说的千真万确,现在的人确实道德很差。就因为我是修炼人,我按照师父说的去做,为别人着想,才自己花钱给他们送到医院,又自己花钱给他们做了检查,如果我不是修炼人,我不会这样做的,你们自愿搭我车,我又不是故意的把车开翻的,你们几个又没有受伤,各走各的就完了吧,干吗要讹我钱呢?他们虽然是出自于不好的心,但我记得师父说过,任何事情都是有因缘关系的,遇事要向内找,不要伤害别人等教诲。于是我把兜里剩下的800元钱给她姐姐200元钱,给她妹妹200元钱,又给那个男子300元钱,又花了75元钱给这个孕妇打个车送她回家。这件事总共花了1500元钱。

事情过后,我找到车主,车主找人把车从沟中拖上来,没想到车外形损坏严重,但行驶正常,我就把车开着送回车主家。开车的司机都知道,车上了保险包括第三者,也就是说,车如果上了保险,如果车出事了,司机包括坐车的顾客都在保险中,出事的费用都由保险公司负责。跟车主说了事情的经过,车主跟我说,保险刚好过期三天,新保险还没上。他知道保险公司我有熟人,就说你找找人把保险往前提几天,这次事故不就由保险公司负责了吗?然后你再把车开到没人的地方推到沟里造一个假现场,这样保险公司就会赔偿。我没有答应他,因为我是修炼人,为了得点钱财,弄虚作假,用欺骗的手段我不会去做的。车主非常生气的走了,不但一切损失费都由我负责(其实都应该由车主负担)而且还欠我一个月的薪水也没有给我。虽然我在金钱上蒙受一些损失,但是我觉得我真正的按照一个修炼人的标准去做了,我问心无愧。

99年有一次,我开出租车,在车上捡到100元钱,也不知道是哪个顾客丢的,找不到失主,我就把钱交到了站前治安五队,当时我开的车号是LN93424做了记录。还有一次我拉了一位乘客,给我钱的时候,我打开了车灯,发现在我前面的坐底下有50元钱,我捡起来发现是三个50元钱,我知道这钱不是现在这个乘客的,我就想起了在这之前检察院的那位乘客,记得当时他喝了很多酒,于是我把车调转回头去了双塔区检察院,一问就对上了,他说他也不知道丢了多少钱,反正是丢了,他说他兜里大约260多元钱,刚刚请朋友喝完酒,因为喝多了,记不起来花多少钱。反正他兜里钱全是50、50的,我一听肯定就是他的了,就把这150元钱,如数还给了他。他很感动,说我太好了,我说不是我好,是法轮大法好,师父好,我因为学了法轮大法才这样做的。

类似捡到钱还给失主的事情还有很多次。江氏集团利用媒体诬蔑我们的师父敛财,我觉得太荒唐,师父传法既言传身教,就是我这样一个小小的弟子,才学了这么短时间,我都知道为别人着想,捡到钱还给失主。我学得也不好,做得也不好,那跟师父是无法比的,天地之差,我都能做到不要别人一分钱那我们敬爱的师父比这更伟大,更高尚的,不知道有多少亿倍,他能去敛财吗?我们每次去远处给大法弟子送书,都是自己从家里拿钱作车费,我们是义务为大家服务,说我们师父敛财真是都可笑到了极点。

我给辽宁N-T1192车主开了四年出租车,从没贪占车主一分钱,因为我开夜班从没回家睡过一次觉,记得一次车大修,正赶上数九隆冬,因为车大修之后要冷磨,车内不能接暖风,我天天承受着挨冻之苦,手冻得特别麻,两腿冻得冰凉冰凉的。因为我修炼了,为别人着想,为车主着想,才肯继续给他开下去;如果我不修炼时,给我多少钱我也不干,因为车内车外一个温度,特别是在跑起来,更是冻人无法忍受。我是修炼人,人家车主用咱们,咱们就得负起责任来,再冷我都在车里承受着,等客人,有时从家门口路过都没有進过屋,可是车确不作美,这次车磨合失败了,还得接着继续磨合,还得冷磨,不能接暖风,我又接着承受这次冷冻。自这次大修成功后,车行30万公里再没大修过,开车的人都知道,夏利车行驶30多万公里,没大修真是奇迹,这也许与我上次磨合的好有很大关系,如果是一般的司机,谁给你磨合呀!那么冷,一宿给你跑几个来回就不错了,反正是钱也没多给,都是固定工资。

开车的司机都知道,开夜班车晚上有一顿饭,还有司机抽烟,钱都由车主承担,这个钱可多可少,吃一顿饭10元钱也行,20元钱也行,还有烟呢,多少没有固定的,从我修炼以后,烟肯定是不抽了,饭呢,一般情况都不吃,就是有时候实在饿的不行了,才肯去吃一碗面条(最便宜的饭),从来不给车主多浪费一分钱。

从我修炼以后这段时间,家里房子卖了,一家四口人在外面找房住,两个孩子上学生活并不宽裕,很需要钱,但我从来没多拿过车主的一分钱,工资是多少,我就得多少钱,作为一个出租司机,要想捞车主的钱太容易了,每天捞下30元钱是轻松的事,可是我没有那样做,因为我是一个修炼的人。

2003年6月份,我开车拉法轮功真象资料在大庙处遭到公路巡警搜查,发现是法轮功资料,开始抓我和另一男同修,一帮人蜂拥而上,抽掉了我和那个同修的裤腰带,把我俩按住塞進面包车里,又去抓别人,我想我发资料为的是让百姓知道法轮功到底做什么,师父是被冤枉的,在上访无门的情况下,才这样做的,我不能跟他们走,他们抓我是在助纣为虐,是在干坏事,我不能助长他们去遭受迫害,于是我们两个就下车跑了,疯狂了的恶警们在背后朝我们开了两枪。我当时真很伤心,人民警察本来是抑恶扬善,除暴安良的,共产党抓杀人犯也没这么下力过,然而我做好人,做帮助别人的人,做对全社会有利的人,他们对着我们这“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人却开了枪,这意味着什么?!事后得知那个同修被抓,在县看守所遭到了惨无人道的迫害。

从此我过上了流离失所的生活,有家不能回,妻子也因此受牵连,被县政保科吴国良抓進县看守所关了三天。事隔几天又上我家勒索钱,说是罚款,我妻子没给,又被他们抓進看守所,后来县政保科科长又带人到我家翻几次,什么也没翻到,又要钱,没给他,又威胁我妻子如不交钱就给她判刑劳教。小女儿听说我出事了,受到极大伤害,在学校上课两眼发楞,老师问她在想什么,孩子的眼泪唰唰往下流,也不说话。

法轮功学员不参与政治,反对的只是这场邪恶的镇压迫害,发传单的目地是让老百姓看看事实真象到底是怎么回事,愿天下所有善良的人都好好了解了解法轮功,切莫相信那欺世的谎言,共同制止对信仰“真善忍”好人的镇压。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