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法修炼路上师父呵护

【明慧网2004年10月28日】我是98年清明节后得法的。我得法的过程非常简单──只是想到学习班上走走看看,可是一去就走向了归正的路,真是让人高兴。

看了《转法轮》后我的第一念就是:这才是真理。在前半生中,总觉得这世上什么对我都不公平,自己很善很正,可是连句对自己的公正话都听不到,内心很苦,每天都在期盼和追求。学法修炼使我懂得了,宇宙的法理是最公正的,大法不屈人心,有一分诚心得一分报,就看自己有几分诚心了。大法无边,我觉得很有奔头,也一直觉得自己是精進的。

象师父所说的,我学法“没有观念上的认识过程”(《溶于法中》)。我读《转法轮》看到自己有很多要去的心,在遇到具体问题时,我就开始按照法去掉这些不好的心。我就是有决心学法,有决心去不好的心。我要做到有坏思想、有心性摩擦时就在心里把它磨掉,做出事来一定要符合法的要求。我认为,不管在家里还是在社会上,不按照法的要求做人,就是破坏法,败坏大法名誉,我要学的、做的让他人都说大法好!

修炼不长一段时间,我的人生道路就来了一个大转折。得法前我在村里任过职。由于多方面原因,村里有许多人曾经到镇上告我。我学法后,不管自己村还是临村,谁再提起我来都说“人家学法变好了,变了个人。”

在2000─2001年,我发大法真象资料是半个村明着发;2003─2004年是全村明着发,不管以前对我有意见的还是有仇的,都知道大法标语是我贴的,条幅是我挂的,可是没有一个举报我的。

下面说一说我从不会修到会修,在证实法中否定旧势力的安排,业力的消减,师父与我同行的景象和自己在证实法中对法的证悟。

2000年上半年我与几个同修到北京上访,想向上层领导说一说大法没有错,大法弟子没有错。结果我们在车站就被抓,由乡镇派出所警察带回本镇。指导员抓住我的头发骂着将我摔進车铐在了车上。路上我想,镇上要逼供问我还学不学法了?我就告诉他枪毙我也得学。到镇上,警察打开手铐,把我身上带的钱翻去,关進了屋里。里面已有两位年岁大的老同修。当天看守我们的是政府行政干部。我开始洪法,他们也愿意听。

出来后,正好师父的经文《心自明》、《走向圆满》、《理性》发表了。看了《心自明》,知道了学法的重要,要紧跟师父,否则会迷失方向,那是很可怕的;师父在《理性》中说:“有学员说、为了证实法都到拘留所、被劳教、判刑才是最好的修炼。学员们哪不是这样啊,走出来用各种方式证实法是伟大的行为,但绝不等于非要被邪恶所抓走”我明白了在这邪恶的环境下应该怎样走证实法的路。

2000年,我证实法主要是采用在线杆上写标语,自己写资料往下送。我有时在自己住址周围做一段时间,再到亲戚家住着做一段时间,就这样,我写了好长一段时间。

一次我出远门证实法。正在路上走着,忽然看见师父在离我30米左右的距离,个子高大,看似在半空中行走,身穿短袖衬衫,和师父穿着短袖衬衫教功那个镜头像一样。还有一次也是出远门证实法,在睡梦中看到我的业力象行走的云一样消去,我还在睡梦中喊着别给俺把业都消掉,俺好用它转化德的。不管是炎热酷暑,冰天雪地,还是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我证实法时经常一个人行动,但每次都能看到小法轮在前行,师父的法身在我前额飘来飘去。

当地恶人有蹲坑、包杆、看门抓捕大法学员的情况。我天不黑就离开家,回来时要在家周围探测后才敢進家。晚上出村从不走公路,不骑车,不与车灯见面,全是走山路过沟,看见灯光就躲起来。有时刚做完证实法的事,就会出现警车,或者碰到有惊无险的事,我悟到这是师父在看护着我,也是我否定旧势力的安排的结果,否则那就是真实的。2002年,派出所恶警到邻村一位同修家骚扰,村里有一帮治安人员看村,撕大法标语,看守同修的家门。同修觉得压力很大。师父2002年在华盛顿DC讲法中说:“哪里出现了问题,哪里就是需要你们去讲清真象、去救度。不要碰到困难了就绕开走。当看到给我们带来了损失,看到我们证实法有障碍时,不要绕开走,要面对它去讲清真象、去救度生命。”我当时就想去他村证实法。可是谈何容易,心性一下子提不上去,这一步就难以迈出去。我就每天都看几遍师父的DC讲法,我知道只有学法才能上去,还体会到,只要师父的法讲到了这一步,按照法去做就不会出问题。

一天晚上我出了村,走到同修村边我停下了。村里有看村的,進村不是那么容易,心里有些顾虑,但又觉得周围有一个很强的场,于是我坚定的進了村,贴了标语。回家后在发正念中看到他村西的上空有一块黑框框,像棋盘一样,还有格,我想那可能是块黑势力,所以同修有困难。于是我就去书记家给他讲真象,书记不在家,我跟他爱人讲了许多道理。回家后发正念看到那个黑模框框消去一个角。接着我又到治安人员家里讲,告诉他不要做这种迫害的事。我又写了揭露江泽民搞的自焚假案小资料,每家发,几乎全村发遍了。每过几天我就去讲一次真象,见了治安人员就嘱咐他们,有了现世现报的资料先分给各村治安人员。

师父在DC讲法中提到:“大法弟子不同的心态,对环境的感受是不同的”。2001年6月师父的美中讲法下来了,我正在同修家学法。家里突然让一个8岁的小孩到同修家叫我,说家里有人找我,好几个人呢。我想从我学法以来也没人找我,如果是大法学员找我不会有好几个人,所以就考虑是回家还是不回家,如果是因为我学法轮功他们才来骚扰的,我还能送给他们抓吗?反复考虑,最后决定回家:如果是为我学法来的正好向他们洪法。一進村看到果然是那帮人在我门前等我呢。他们问我还学不学法了,我说学,他们说:听说你投入的很深,我说我学法不算精進的,不过师父说的我做到了,师父不让参与政治,不让跟人争斗,我做到了。正说着,他的手机响了,有人呼他们回去,他们起身走了。

最近师父再三提醒我们要讲清真象,在芝加哥讲法中提到:“那么讲清真象,我想作为大法弟子来讲,这已经是你们今天的修炼人特殊的修炼方式了,在历史上没有过,也可以说是正法中大法弟子证实法、救度众生的壮举。”(《2004年芝加哥法会讲法》)

现在在大陆讲真象也不难了,正如师父说的:“人们会主动来找你听真象,人们会来主动找你学功”。(《在2004年美国西部法会上的讲法》 )有的人听了真象后,你一介绍师父的讲法录像,他就看。

师父把讲清真象,说成是“救度众生的壮举”(《在2004年美国西部法会上的讲法》 ),我想这个壮举是多么容易啊,这正是师父正法给我开创的环境,我一定要抓住这大好时机,完成自己的使命。

下面与同修共读《洪吟》“怕啥”:

怕啥

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恶就垮
修炼人 装着法
发正念 烂鬼炸
神在世 证实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