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省万家劳教所恶警恶行

【明慧网2004年10月29日】我因讲真象而被非法判处劳教。现在将我目睹万家劳教所恶警迫害大法弟子以及腐败无德的丑事揭露出来,让世人看看迫害大法弟子的到底是些什么人。

一、万家劳教对大法弟子精神上的摧残和肉体上的折磨

恶警打人每天都可见。入所就是体罚,首先是双手后背蹲着,剥夺去厕所和睡觉的权利,甚至吃饭碗不让洗,这顿用完下顿接着用,直至严管班结束。接着就是坐铁椅子,上大挂、电棍电等,只要不配合就这样折磨,直至死亡。哈尔滨市动力区的张红就是这样折磨死的。张红于7月22日入所,除了承受上述酷刑外,因张红绝食抗议,在灌食中,恶警姚福昌把食物放在凉水中凉透了再灌。她是被迫害致死的。

宋英杰和张春郁被关在万家劳教所十二大队,因不配合邪恶之徒的要求遭毒打。十二大队的恶警刘白冰和秋阳把张春郁打的满脸青一块紫一块的,绑到储藏室由专人看管,不让任何人见到,就是怕别人看见伤情。后二人被送到集训队進行折磨。宋英杰被姚福昌打得脸已脱相,嘴肿的不能吃饭,满脸青紫。

二、对老年大法弟子的残暴

恶警对大法弟子不分老少一起打,且都得参加所谓的军训。恶警姚福昌专门打老年人,我亲眼看到三位65岁以上的老太太遭他虐打。2003年2月的一天,一位患高血压的68岁老太太因头晕闭一下眼睛,被姚福昌从管教室观察窗看见。它走到老太太身边,不由分说抓住老人头发就往外拽,拽到前面让其开飞机式蹲着;同年3月的一天,看谎言录像后让法轮功学员進行“讨论”。65岁的丁洁发言不配合邪恶,姚福昌用手掐住丁洁的脖子,放言说:你不好好认识,我整死你。2003年4月的一天,65岁的刘金莲因排队没有报数,姚福昌左右开弓打耳光,并说:你再报不对,我就整死你。

十二大队长郭秋立在分配“生产任务”时不分老少一样多。有的班长提出岁数大的咋办,郭说:别提岁数大这个词,岁数大别進来,到这里没有什么岁数大小之分。

2003年秋冬挑瓜籽,每人一袋,挑不完背回宿舍,挑到后半夜,还不许互相帮助。2004年春夏挑冰棍杆并打板,按每人300板的任务下到班组,哪个班完成不了任务不许回宿舍。有些老年人着急上火加上累,病倒了。60岁的杜秀兰也累病倒了,但是病了任务也不减,就带病坚持。郭秋立就是这样没有人性。

三、恶警说谎,搞欺骗

劳教所的大法弟子每天吃米糠食物,活却要干到晚上9点,有的时候干到10点11点,12点才能睡觉。它们就这样折磨大法弟子。有的被折磨死,它们就欺骗家人说“病死的”。赵风云就是被折磨死的:几天的高强度劳动,加上劳动场所熏人的青胶水,使其晕倒,有人报告郭秋立,它根本不在意,过了很长时间才找来大夫,人已经死了。

隔一段时间,十二大队就让大法弟子在发放日用品或水果(如卫生纸、牙膏、肥皂、梨、苹果等)单上签名。当然只让签名不给物品,用这种方式向上级套钱。谁不签名就惩罚。

每次上级要来检查,恶警就说:“检查组要来了,问你们什么时候收工,你们都要说晚7点。”他们还以权换钱,集训队有三个男科长,据说吴洪勋(集训队队长)是总负责,但不管事,实权在赵余庆手里。有的家属怕亲人在劳教所受苦,托人给赵余庆8000元钱,其他家属也有托人找赵让他给照顾一下,都得花不少钱。2003年集训队要求军训鞋要一致。赵开车给大家买平绒布鞋,5元钱的鞋要交6元,吴洪勋见赵捞到油水,他也急了,就让妻妹吴宝云(集训队管教)到值夜的学员中说:“你们问问谁还想让领导照顾,吴科长(吴洪勋)能办。”公开拉关系,从中捞钱。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