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到我们想要的


【明慧网2004年10月30日】作为一直关注大陆的海外学员和明慧编辑,这些年,我看了许多关于大陆资料点工作、问题的文章和信息。也有许多思考。个人理解,资料点的工作,就是每个做资料点的学员在正法时期走自己的路、走出的自己的路;资料点以及与资料点相关的一切(不仅仅是在同一资料点工作的二三个同修和一间房子)是自己的修炼环境,这个环境中处处都存在扩大自己的容量、重新认识自己、放下自我、放下常人观念等提高心性的因素。资料点在整个大陆讲真象、修炼、救度世人、清除邪恶中所起的作用,虽然这个空间能看到的暂时有限,可实际上是非常巨大的;而且现有的资料点的数量和参与资料工作的学员还远远不够。这也是为什么明慧一直强调师父提出的资料点要“遍地开花”——到处都是,人人都是,无处不在。这样做的效果是不言而喻的,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和迫害的结束,大家都会看到,从中受益极大的是站出来成立个人资料点的学员和世人。

对资料点的工作,必须长期“学法不怠”,必须坚持做好发正念,主动讲真象(而不是被动处理资料),在这个过程中不断向内找、提高心性,这样才能保持清醒的头脑,从正法大局充分认识和考虑问题,否则很容易在表面默默无闻的工作状态中,被人心和假象干扰,修炼中不能精進,工作也不能持之以恒的做好,甚至虎头蛇尾、不了了之。同时另一面,从常人意义上说,虽然资料点工作需要技术,需要一定的文字素质,但资料点工作并不是个人的荣誉或者实现个人价值的工具。这两方面摆不好,都会因为修炼中的问题,自己干扰我们的讲真象工作大局,也给自己修炼造成损失。

其实做明慧工作又何尝不是如此?

这些年,一些做明慧的学员由于各种原因,形成一种观念,认为明慧是“幕后”工作,是为其它“更重要的”大法项目服务、“打下手”的。

如果借用“服务”一词,明慧的服务性质的确很强。——1999年6月,就是因为看到广大大陆同修的修炼环境即将受到全面破坏,为了弥补和保持一个我们自己的环境,才创办的明慧。其次,中共搞迫害,从来都是以封锁信息、制造打压舆论为先行和重要实施手段的,修炼人的情况、迫害真象、我们的正义之声如何才能让大家知道、让这个世界知道?总要有个能集中传出真实消息的地方,那么这个地方就要有人操心、有人服务。另一方面,也是最最重要的一方面,我们大法弟子,无论自己是否感觉明显受益,在自己的师父受迫害、在自己入的法轮大法这一修炼法门受到非法打压和恶毒诬陷的时候,我们站出来说话是天经地义、义不容辞的。而且当时的情况下,除了我们自己要说话,要帮助世人明白真象,还要帮助众多同门弟子提供这样一个说话的环境,因为大家同师同门,都有这样的需要,那么除了去国家上访办等有关部门之外,我们也需要有一个自己的媒体,一个对内对外的窗口。从这些意义上说,明慧就是这样一个特殊的媒体,这样一个服务性非常强的窗口。

对我们的工作,别人(现阶段主要是世人和海外学员中的部分协调人、活跃人物)可能会因其自身的原因,暂时不理解、不重视,但我们长期做明慧的学员自己应该清楚我们在做什么。而且,我们应该坚信,师父知道我们所做的这一切,宇宙中的众神看着这一切,我们不是为了在世上得到他人的承认、理解和赞扬才做的。师父救度我们是无条件的,我们在师父正法过程中在世间维护师父、证实大法、揭露邪恶、救度世人、在迫害中维护我们的修炼环境,这些也应该是不讲条件、不求回报的。没有这样从根本上坚定的信念,在世间“眼见为实”的外在诱惑下,在残存名利心、事业心的驱使下,问题积累到一定程度过不去关,是很难在明慧坚持做到底的。

其实,明慧在讲真象、解体邪恶中的作用再直接不过了。对很多迫害的参与者来说,包括那个恶首江××,你不用去送,他们都要上门来看,既怕又恨还离不开。看進去之后的效果是不言而喻的,就象江××从耳朵里听到“法轮大法好”、从眼睛里看到大法弟子的真象横幅一样,它背后的邪恶就在解体。

除了为大陆所有的资料点、为所有的大陆大法弟子、海外做其它讲真象工作的海外弟子服务之外,我们一直在为已经看到明慧作用的各国政府、议员、研究机构、情报机构等所有从不同角度关心我们的世人服务(讲真象)。

我们更是在直接揭露邪恶、震慑邪恶、减轻大陆大法弟子的压力。每一篇明慧文章都会让参与迫害的邪恶之徒收敛,因为从收集资料、核实、写文章、打字、传送、编辑、审阅、校对,等等,经历了多少大法弟子的心血和努力,一路都在清除旧势力及其黑手烂鬼,所以文章一登出来,那边的邪恶就收敛。记得有学员曾讲过这样的故事,被明慧点名的某恶警听到自己的恶行被明慧曝光了,表面上跳着脚叫嚣你们能把我怎么样,私底下却怕得不行,生怕恶报随时落到自己头上,还偷偷为自己找后路。这只是沧海一粟,小小一例。

顺便一提。有的学员(特别是西方人学员)很反感用“邪恶”这样的词,认为这是感情色彩。其实当你描述一个打劫案的时候,你不把小偷或土匪称作“小偷”和“土匪”,称他们什么呢?当一个警察铁了心干迫害大法弟子的残忍之事的时候,称之为恶警就是大法弟子根据其所为在给其定性了,这不是谁抒发感情的问题,而是明确他/她自己选择的下场。至于在其背后操控他/她的另外空间因素,和世间这个坏人还不是一回事,如果没有简短明了的称呼,既容易混淆,讲起来又不方便。当然,不能满篇都用这一个词,也不能走另一个极端刻意避免使用;除了这个说法还有别的能说明问题的称呼,不要走任何一个极端为好;当什么触动自己的感情时,及时学法向内找是最有效的。感情放下了,同一个事物看上去主观感受会截然不同。

回到前面的话题。我们工作所起的作用,无论是直接的还是间接的,都是我们和大陆资料点同修(其实绝不仅限于资料点同修)一起证实大法、配合师父对我们自己的救度的过程、实现自己久远之前对师父、对众生的承诺的过程。同样,电话组、网络组、政府工作小组、其它大法弟子办的媒体的工作,等等,都是全局一盘棋,在扩大明慧真象资料的影响,在通过使用明慧资料履行他们久远之前对师父、对其宇宙众生的承诺。明慧资料不属于资料点、不属于做明慧的学员、也不属于哪篇文字的作者,而是属于我们所有的大法弟子。我们所做的工作与其他大法弟子所做工作的关系,不是哪个取代哪个、哪个压倒哪个的关系,而是聚合局部成为整体的关系。——所有该做的项目合在一起,就是我们大法弟子面对了所有该面对的世人,不落下任何一方该救度的众生。

别人因为没有具体参与我们的工作,或者过于看重其自己手中的工作,因此不知道我们的名字、不了解我们的付出,甚至误解为你不参与、不支持其它项目的工作,但真的被误解了,能说的就善意的分寸得当说明两句,不便说的,又有什么可在意的呢?修炼过程中总是有矛盾的,大家都要从中提高,不可能因为自己做的是好事、重要的事,就什么都是一帆风顺的,别人处处要理解你、关照你、承认你、赞扬你。修炼人也不应该求这些。

有些学员做明慧时间长了,长期每天在巨大的工作量中挣扎,却没有坚持学法、发正念,一些心性问题长期不思解决;有的有所求却长期不察觉,在诱惑面前感到自己在做明慧过程中没得到自己想要的,就离开了,不管别人是否能够把自己的工作量接过去,更不去想自己随意离开会给明慧工作带来哪些冲击。

其实在其它工作中也常见这种现象,有一部分海外学员总是拿起新的、放下旧的,美其名曰“哪个工作更重要我就去做哪个”。也有些海外学员非常在意“最重要的事情”不要落下自己。同修,除了工作的确有阶段性的轻重缓急之分这个因素外,一定要好好看看自己,是否在放任私心和索取的心啊。师父正法到了这个最后阶段,我们还不用“无私无我、先他后我”来严格要求自己吗?新建的项目,总有个筹建和起步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强调其重要性和作用是正常的、必须的。但这并不说明它比其它现存的工作都重要啊!特别是象明慧这样已经走入成熟阶段的媒体,不能一天到晚总是希望听到别人重复说自己的工作如何重要,否则怎么能说我们自己在修炼中走向成熟了呢?我们不是都在学法吗?应该从大局出发看问题、从法的需要看问题。很多事,世人说你好能说明多大的问题吗?美国许多大媒体人都觉得了不起、重要,可是它们在现在这个重要历史关头在起着什么作用呢?它们的未来如何呢?大法弟子参考外界反馈,自己从法上的衡量与判断才是更可靠的。

还有比例不小的做明慧的学员,由于长期承担巨大的工作量,长期被动做事,完成别人交给的工作量,对整体工作没有一种责任感、荣誉感和使命感;有的直到现在,也说不出自己那项具体工作中,除了每天必须完成的工作量之外,从大局的需要出发,还有什么亟待解决的问题和改進提高的地方。或者把保证工作安全方面的需要当成自己消极对待环境、懒惰、不愿改变自己、改变自己个性中的负面因素的借口;

还有其它一些修炼状态带来的共同问题。比如觉得自己在为大家付出,因此别人就应该理解自己、承认自己、随时的、无条件的支持自己。得不到心里就不是滋味。

自古以来修炼形式有很多,清修是非常主要采取的一种,也都是为今天大法弟子修炼铺路的。那么虽然我们不讲清修,但我们资料点和明慧这种相对而言比较低调的、甚至在社会上、同修中“默默无闻”的路,是不是更多的包含了清修的因素呢?只是古人清修时是物质条件很艰苦、环境很寂寞的,相比之下,我们的环境要舒适和优越得不知多少倍,而且我们因为是在家修炼,还有和家庭、社会接触、和同修交流的义务和条件。其实即便特殊时期、特殊情况下,比如持续一段时间工作量极大,我们也并没有与世隔绝。有位编辑说的好:我刚开始的时候感觉埋在工作量中了,很被动,不好受;后来通过学法,心静下来了,忽然发现自己每看一篇稿子都是在和大陆同修交流,同门弟子齐心合力……,工作中修炼方面受益很大,反过来工作也越做越好。

要说的很多,一说才发现真是挂一漏万。长话短说,我们许多做得好的地方平时大家都看到了,本文说出来的都是美中不足,因为现阶段如不继续修炼提高,以我们现在的容量和思想框框是无法达到这个时期最后阶段法对我们的要求和整体形势的需要的。其实静下心来学学法,形成一个更稳定的集体学法、集体交流的正的环境,人心被抑制、摒除了,正念强了,看什么都一目了然,就会有提高和改進的愿望。有大家共同把工作做好、共同提高这样的愿望,有师在有法在,有什么做不到的呢?

说一千,道一万,什么是我们想要的?是人间的舒适、地位吗?是他人的认同与褒扬吗?是同修中的名利吗?是特殊的事业和成就吗?都不是。我们想要的是替师父分担,尽管我们的力量微乎其微;我们想要的是少让师父操心,尽管我们的心性方方面面还很不够标准;我们想要的是,用事实让世人从心底里佩服我们的师父、赞叹大法的威德。明慧就是我们这批大法弟子(无论是做哪一部分工作的)实践自己誓约过程中走出的、和今后要走下去的路,直到下一批修炼人接过此任。

思绪所至,快笔写来,谨与同修交流,抛砖引玉。更多的以后有机会再叙。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