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和写作中的体会


【明慧网2004年10月30日】师父好!同修好!

迫害开始之前,我就已经开始参与大法的翻译工作。在过去的几年里,绝大部份我所做的讲真象工作都是围绕着翻译工作。最初,当我愿意翻译时,我能够進入一种行云流水般的翻译状态。这是一个非常令人鼓舞的状态,感觉似乎师父就在自己身旁一直帮助自己清理障碍并给我力量,我自然的感到翻译工作是自己在正法进程中可以做的事情。

做翻译一段时间后,我就感到了大多数翻译员所经历的“孤独”。不仅仅是孤独,我还有希望别人看到自己的成绩和认可自己工作的执著心,因为作为一名翻译员,只有几个人知道他所做的工作。通过与那些停止翻译工作,改做其他项目的学员交流,我注意到经常是出于这两个执著心促使他们离开的,但他们经常用“有其他重要的工作需要我去做”这样的借口来掩盖这些执著,这是一个不容易克服的执著,也是非常容易掩盖的执著,因为做其他的工作是停止做翻译工作的一个堂皇理由。

为了放下这些执著,清醒的认识法和理智的思考是我需要继续修炼提高的方面。我在做翻译工作前经常静下心来学法。如果我有“也许我应当做其他的事情”的想法,我就知道我应当静下心来,放下执著和从法上真正的看一看这个问题。在这种心态下我就能够从法上而不是从执著出发作出决断。在这种心态下我能够更加清楚的看到其他工作是不是真的重要到使我停止翻译的工作。经过一段时间的思考,不管怎样我都变得坚定的要把翻译工作做好。此念一出,事情就容易得多了。

尽管容易了,修炼并没有结束。我记得早期我失去了许多参加法会和其他大型活动的机会,因为一些学员需要留下来接管另外一些参加活动的学员的工作。我愿意这样做,而且许多时候有法会时我都准备好更多的时间在家里做更多的翻译。我知道这很好,因为我可以支持其他学员,这样我们作为一个整体会做好我们应该做的,而这并不意味着我必须在活动现场,因为我有不同的任务。就这样,一切都很顺利,直到同修开始问我为什么通常都是呆在家里只是偶尔参加法会或者大型活动。由于翻译工作的保密性,我不能告诉他们详情,只能告诉他们我需要完成一些翻译工作。然而,同修对我不能与他们经常一起参加法会感到奇怪,对我有了看法。最后,通过静心学法和清醒的看待此状况,我能够理智的思考和继续做我应该做的,不管别人能不能理解。一旦树立了正念,那些误解似乎就消失了。

随着正法的推進,我们的网站和材料也需要更新和改進。有许多很好的讲真象的中文文章,但很多这样的文章都是站在中国人的立场上,考虑到中国人生长的环境以及他们的思维方式和习惯等等。当中国人读这些文章时,他们会很好的被引导到正确的方向和思维方式上,因此非常有效。但当翻译以后,由于西方人的思维方式等方面经常与中国人非常的不同,所以效果也不象中文那样有威力。鉴于此,尽管翻译中文文章仍然很重要,我们决定写一些针对西方人的英文文章。尽管我仍然可以做翻译工作,但其他同修愿意承担我的部分工作,这样我就可以把精力集中在写作上。实际上,我对此非常感动,因为我看到同修完全是为了对法负责和救度众生。师父已经讲过我们需要怎样与其他学员协调,我认为这就是一个放下自我,相互配合,做好整体工作的一个极好的范例。

过去我写过一些文章,同修夸我一些文章写的好,有深度,提出了一些别人尚未意识到的观点。我因此形成了一个执著,认为不管遇到什么问题,我都能解决。当然,当我们心很静,正念学法不带任何有求之心时,任何问题都能解决。当我们法学得好,对任何出现的问题都能用法来衡量时,这种状态也会出现。但如果我们认为自己了不起,可以透彻理解任何问题时,这个执著就会使我们看不清问题的实质。这是我开始写作时碰到的第一个大的障碍。以前我会坐下来想:“啊,我可以想出任何解决问题的办法,来吧,给我点难的事情。”然而,当我在写作前带着这样的想法,一旦坐下来准备写时便什么也想不起来,头脑里一片空白或者充满了其它想法。我觉得奇怪,因为以前写文章从来没有发生过这样的情况。我认识到,出现这种情况的原因是以前写文章时我没有这样不好的想法,我只是想把自己的理解写出来与别人分享,这是一个非常朴素、纯净的想法。能够认识这一问题只是第一步。现在,在我坐下来写文章之前,我经常会炼功和学法。我必须清楚的认识到一点,我要写的文章是用来救度众生或者与同修交流看法的,我所需要的是理智和纯正的心态,而不是优越感和傲慢。

当我悟到并付诸行动之后,我注意到情况改善了,我能够更清晰的思考,法很容易打進我的头脑中指导我写作。尽管这是好的状态,但似乎这个执著还有一部分没有彻底铲除。经过思考后,我明白了这没有铲除的部分是自私,自我。尽管我已经放下了我有能力“解决问题”的想法,可我依然没有放下“自我”。我仍然感觉是“我”在写文章,因此“我”需要解决任何问题。当然,对我们的工作有责任感并把它做好这很重要,但这不是问题所在。问题是我把注意力都放在自我上了,然而写文章不是证实我自己而是在证实法。我想到了其他同修承担更多的工作为的是使另外一些同修集中精力写作,而我却没有跳出自我的框框。当这一执著在我面前清楚的展现后,我就很容易控制它并最终放下这一执著了。

一旦放下这一执著以后,我就开始询问其他学员对于文章的写作角度有何建议以及可以提出哪些好的观点等。在问他们之前,我的心中闪过一念,如果我不知道怎样写的话,他们当然也不会知道。这一念部分源于我尚未完全放下的认为自己有能力解决问题的执著心,也部分源于我看不起别人的执著心。此时,尽管这两个执著的任何一个都不象过去我去除它们前那样强大,但它们加起来却形成了一个障碍。令我惊讶的是其他学员清除了这一障碍,然后这些执著便清楚的展现在我的眼前。这种情况的发生是因为我向其他学员征求建议,他们许多人很快就有了非常好的主意,而我自己从来没有想到过这些主意或观点。我明白这是因为他们的思想很纯净,法就把这些智慧迅速展现给他们。与此同时,师父也把我的执著心暴露出来,并让我去除了觉得自己特殊和比别人好的想法。

尽管这些年的翻译工作和最近的写作工作给我提供了一个极好的暴露各种执著心的机会,我仍然需要对我所从事的工作保持一个清醒的头脑。我们的个人修炼溶于我们的工作当中,但我们不能忘记我们工作的重点是在正法中救度众生。我知道不管我们有没有执著,我们的讲真象工作都不能遭受损失。即使我们有执著,我们也不能把放下我们的执著看作比救度众生还高。一旦我们有了执著,我们不能用它作为借口不做好我们的工作,而是应当放下执著。我们可以在做大法的工作中放下执著心,在正常的情况下,我们的大法工作应该做得越来越好,与此同时放下执著心。这样,我们的个人修炼可以前進,同时正法中的工作也不会失去节奏。

感谢师尊和同修允许我分享自己的体会。如果有不对或者有需要提高的地方,请一定指出。

(2004年10月16日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