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果的好坏是自己的心决定的


【明慧网2004年10月30日】我所在的城市可以说大多数学员还走不出来,一直处于只要经文和周刊,不要真象资料的状态,即使是师父最近接连发表了多篇新经文,情况也没有大的改善,有的即使是要也是要的很少,而另一方面一些一直在讲真象的大法弟子也在最近相继被抓或被干扰,在一定程度上打击了那些到目前还仍在观望的学员。

一直坚持讲真象的大法弟子都在向内找和切磋,有两点我想谈一下自己的看法。

一、很多大法弟子都有一种思想,起码我所接触的大法弟子中有很多人都这样认为,无论走出来的还是没走出来的,他们都认为做讲真象的工作不要想后果,只管去做,否则很多事情会做不成。

对此我有不同的看法。我们仔细分析一下可以看出, 不考虑后果的目地是为了不被自己的怕心障碍自己去做证实法的工作,但还是停留在人的这一层理上,因为人也会不顾后果的去做一件事情。我觉得做证实大法的工作之前是可以想象后果的,但要正念对待,正念源自何方,就是源于大法。通过学法认识的某一层理,就用这层理去破人世间的迷,不断提高,不断的用不同层次的法理来破迷。

不想结果其实是不让怕心起作用,但去怕心不能用人的理,我不去想它那件事就不会发生了吗,我看未必。但当你能坚定你在法中看到的某一层法理,用这层法理来坚定自己,来看待你所遇到的一切关难,就可以真正的破除怕心。举个例子,对待病业的现象,人会被人这层表象迷惑,看到病的现象,你让他不吃药,他绝对不敢,但作为一个修炼人为什么能不吃药呢,因为他通过学法,知道了超越于人的一层理,病是由于业力所致,修炼人只要承受过去就好了,所以他能够不吃药也不怕,是法理使你没有怕心。

还有一个例子,有一个大法弟子A从三水劳教所正念出来后谈了他在里面的一次经历,当时恶警用几根电棍电不写保证的大法弟子,A被两根电棍电仍坚强不屈,恶警告诉他说让他把手湿一下然后再电他,他并没有用人心去想湿了手通电会很痛,而是想我有多大业力就是多大业力,绝不会因为手湿了而要额外承受,结果真的湿了手之后再电他他也没感觉,恶警也不管他了,而其他的大法弟子都是一直往上加,两根不行就四、五、六一直加上去来电。我看到的理是A虽然没有做到完全不配合邪恶,但在考验中他并没有随着人的观念走,而是用超越了人的一层理来看待自己所面临的迫害,所以对他的迫害也不了了之,而其他几个大法弟子只是一味用人的意志力去承受,反而导致迫害不断加剧。所以我看到结果完全是由我们自己的心促成的,达到不同层次法理对你的要求,就不允许有迫害的事情发生,所以一定要用正念去看待问题,而不是用人的理来指导自己。

首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中有一篇《从锄头到鼠标》,我看完后印象深刻,其实这篇文章的作者在做资料点之前是反复考虑过后果的,预计过自己最多一年之内就会出事,但事实上他一直做了近两年,而且过程中几乎没什么干扰,建议没看过此文的同修都看一下。

二、还有很多人有这样的问题,为什么有的人一出去讲真象就被抓,而有的人一直在做也没事,为什么有的人很精進仍被抓?

我看到是抱着什么心态证实法会有不同的结果。我是一直从事资料点工作的,以前我们的资料点是三个人,一个老年大法弟子A,还有我和另外一个年轻大法弟子。在我所认识的大法弟子中,A是很少见到的,她每天很早就起来炼功,发完六点的正念就背上满满一袋真象资料到外面走街串巷,如果遇上下雨天,她回来后会再装满一袋又出去发,几年如一日,从不间断,平时除了买菜煮饭和打理家务就是学法和发正念。有一次被抓后几个小时就从派出所正念走出,在我们看来很精進,而且也觉得出去发真象已经难不倒她了。但是后来她还是被抓了,并被判了三年劳教,当时我和点上的另一个大法弟子都不是很明白,不知道她是哪里出现了问题被钻了空子,其他认识她的大法弟子也不明白,为什么这么精進还被抓。后来A从劳教所正念闯了出来,回到家中渐渐放松了自己,一次和家人出远门旅游时发生车祸,车上的其他的人都没大碍,惟独A撞到了腰部,在床上躺了十几天。

通过这件事我们看到了一点,就是A之前这么精進很大程度是抱着一种弥补的心态在讲真象的,这也应该是她出问题的最大原因。因为A是99年后被迫写了保证,为避免再次被迫害而流离失所。在流离失所期间为了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A很尽心尽力的做证实法的工作,正因为之前她是抱着这种心态讲真象,所以从劳教所正念闯了出来后,我们看到她的转变很大,很多和她接触的大法弟子都觉得她没有以前精進了,不但是和她以往比,和她身边的在家同修比也是这样,我想可能是因为这次没有留下污点了,可以松一口气,而且在家里也不象在资料点时有一个相互促進的环境,所以就渐渐的放松了自己,结果被钻了空子。

我个人认为,做了违背大法的事情,要弥补这个损失是对的,但不能抱着这种弥补的心态去讲真象,有污点,要弥补,所以就去讲真象,那没有留下过污点的是不是就不用讲真象了呢,显然是不对的。只要是大法弟子就应该肩负起自己的使命,就应该利用一切有利的条件去讲清真象,去救度世人。

还有一点,A因为是老年大法弟子,经历过很多运动,这些令她在99年的7.20时不用分辨也知道政府铺天盖地的报道是在造谣,但同时也让她不自觉的有一种对政府的不满情绪,这一点本人是察觉不出来的,但旁人如果没有这方面的执著,就能感觉的到。师父《在大纽约地区法会的讲法和解法》中说 “在讲清真象中是以对迫害法轮功不满那种常人心在做,还是真正站在大法弟子的角度证实法、救度着众生?”我看到这也是导致她被迫害的原因之一。

其实我刚开始怕心很重,但在A 的影响下,我看到自己的差距,那时我们点虽然负责的人数在两百以上,但很少人要真象,我们忙完印发经文和周刊后就很空闲了。所以我从每天十几份真象开始,不断的突破自己的观念,放下怕心,不断的出去做,到后来越做越顺,一天做好几百都觉得很轻松,如果遇上下雨天,有雨伞作掩护做的就更多了。其间也不断遇到危险,但都能在师父的保护下走了过来,每一次有惊无险的经历都让我更相信大法,也促使我更精進,我真的相信师父说的,“讲真象救度众生,旧势力是不敢反对的,关键是做事时的心态别叫其钻空子。”(《 在2002年波士顿法会上的讲法》)点上的另外一个大法弟子常常问我有没有想过自己和A都同样做着发真象资料的事情,为什么没有出事,我也常常思考这个问题,在这里写出来和大家共同探讨,如果有不对的地方请指正。

首先我一直没有被关押过,所以不存在写了保证要弥补的问题,我也没有经历过运动,六四的时候刚好在一个消息很闭塞的地方读书,也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就过去了。

我讲真象的心态很简单,师父告诉大法弟子要讲清真象,我就按照师父说的去做。其实作为资料点的成员,我完全可以有理由不去发真象资料,因为以前明慧有文章讲过,为资料点的安全考虑,点上的大法弟子不应该出去发真象资料。每个人对法理都有自己的理解,我刚开始也这样想,但的确忙完了固定的工作后我就很空闲了,而当地又很少人讲真象,我有这样的条件,可以做,还有一个让我比学比修的好同修,所以我就选择了这条路。而且资料点的大法弟子不应该出去发真象资料是大法弟子的认识,而不是师父的法,所以我们当时点上三人就达成共识,谁有空都可以出去发,但回来时要确定没有人跟踪才回资料点,这就能保证资料点的安全。

同时还有一点,我虽然没有被关押过,但因为经常能看到明慧网,看到大量的迫害消息,肉体和精神上的迫害虽然没有直接发生在我身上,但我感同身受。自己在外面有这样的能力和条件,我如果不好好珍惜,不去抓紧时间讲清真象,抑制邪恶,我觉得自己愧对师父,愧对被监禁的同修,愧对自己。

在发放真象资料的过程中,我也尽量珍惜真象资料,希望每一份都能送到有缘人手中。刚开始我们是每条楼梯每片信箱一个不落的做,后来多次听到常人反馈说警察在挨着的几条楼梯挨家挨户的收,或从信箱中全部把真象资料取出,那我就少往信箱放,多上楼梯,上楼梯也是不规则的做,以前走一条楼梯发10份,很快就能做完一大袋,后来改成一条楼梯只做少量,走远一点再上另一条楼梯。这样虽然需要的时间要多一点,麻烦一点,但之后就很少听说有反馈说资料被搜走,能保证更多的人看到真象,然后隔一段时间再去填补空白,到之前没做的地方补做。

同时,师父在《在美国佛罗里达法会上的讲法》中也讲:“尽管这样,可是一入这个迷中,什么也不知道,在铺天盖地的这个邪恶的宣传中,也都使他们一样的受到了迫害,甚至于有的还当了骨干,迫害大法与大法弟子。但是不管他是谁,不管他是什么,那犯了什么罪就是什么罪,迫害了大法你是哪儿来的都没用了。但是反过来讲,大法弟子的慈悲,能够使这些生命尽量的得救,那你是在度普普通通的一个人吗?”在我看来,搜走真象和参与迫害的人也是众生的一员,他们很可能也是被动的在参与这场迫害,我这样做虽然麻烦一些,但可以使他们少造业,从另一个角度讲也是在帮他们。对于以前参与迫害过我的单位领导和街道人员,我也定期给他们写信,打印明慧的文章给他们看,告诉他们善恶有报的道理,告诉他们要善待大法弟子。

在发真象资料的过程中发生过很多神奇的事情。我们所在的地区住宅楼都有防盗门,有时我刚走到一栋楼门前就有人刚好下楼开防盗门,然后还笑着让我進去后他才离开,我知道是师父在鼓励我。有一次更神奇,那条楼梯我一直想上,但每次门都是关着的,那天路过我突然想过去看看,刚走到门前,一个小孩打开了防盗门,我進去后,他也跟着進来把门关上,然后就回自己的家里了,好象专门为我开门一样。有时走在路上看见所有的门都是关着的,心里着急就求师父帮忙,我要去救人,麻烦师父帮忙,一转过去另一条街道,路边的楼梯大门全部都是敞开的。真的很开心。

在做的过程中也会遇到很多思想干扰,让我不要出去发了,或者演化出那里很危险等假象。如有一次我想去一个小区发真象,那个小区因为里面就有一个派出所,所以一直是真象资料空白区,去之前就有大法弟子告诉我那里有很多保安,后来又告诉我那里有很多可以旋转的监视器。我告诉自己,这是干扰,我要分清它,但我会注意安全,到了那里哪怕只做一份,那么我都是在按照师父要求的去做,都在否定着旧势力。一天刚好天黑时下雨,我就赶紧过去了,一走出门,我感觉自己和在屋里时简直判若两人,一下子感觉自己很轻松,一点思想负担都没有,就这样一路下来做的都很顺利,偶然碰到保安,就跟着他,他在前面走,我在后面发,然后平安返回。

在走过来的五年中,我们有一个体会,其实用尽人的办法也无法达到100%安全,但越无私越安全,因为越无私就越接近新宇宙的标准,就象写《从锄头到鼠标》的大法弟子,他虽然看到他们地区做资料点的都相继被迫害,他也预计着自己也会这样,但“为了证实大法豁出去了,被抓就被抓吧!只要我能为证实大法做出我应该做的事就行。”出发点是无私的,没有为私为己的任何因素,反而走的很好。最近看到身边有很多大法弟子在陆续走出来,其中有大法弟子也碰到不少干扰,如刚把真象放進门缝就有人开门,或進一些开放式的住宅区还没开始做就被人盘问等,所以我想把自己的一些体会写出来和大家分享,因为每个人能走出来都是很可贵的。如有不对,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