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私无我,先他后我”不是口头上说的


【明慧网2004年6月23日】2004年3月22日发生了这样一件事:这天下午5点多,我正在看《转法轮》,突然两条腿和心脏疼痛起来,我知道这是黑手、烂鬼的迫害,我立掌发正念清除。刚几分钟,一位同修到我家来,说有一位同修很危险,让我去给发正念,我几乎没加思索的就拒绝了,因为我也正在发正念自救,我还能去救别人吗?当这一念一出来的时候,我还不以为然。但在两分钟后,我突然悟到,见危难不救,多么大的一颗私心啊,就这样赤裸裸的暴露出来了!我们修炼的最终目地就是要达到无私无我、先他后我、正法正觉的圆满。几年来很多事情我也一直这样做着,可是毕竟不是生死攸关的大事。这次是同修有难,我也有难(但我的难比他的难小多了),让我去救我不去,关键时刻见真性,关键时刻我首先考虑的是我自己。

我已修炼五年了,我修炼的怎么样呢?这一次的检验应该是说明问题了。我们是天上的主和王啊!照这样,我能为我宇宙的众生和宇宙正的因素负责吗?两分钟后同修走了,我也知道我错了,因为不知道这位同修是谁,住在哪里,就这样错下去了。这件事我想了很久很久。两天后我才知道遭磨难的同修是一位70岁的老军医,患的是搭背疮(搭背疮被常人称为不治之症),可想而知他的承受是多么大。我和两位同修给他发正念。上午3次,每次半个小时,晚上两次。不发正念的间隙,就和他切磋,他说可能是职业的关系,只要不舒服,就认为是病。

前两天的发正念使他的情况见好,搭背疮黑的面积减小,而且由黑色变成了棕色。第三天又增加了三位同修。由于某些原因,这天上午只发了一次正念约15分钟,晚上只有我们两位同修发了两次正念,第四天病业又反复。第五天上午,整个后背全变黑了,而且已蔓延到腋下身体的侧面。老同修的家属着急了,要送医院,在他弟弟苦苦哀求下,老同修也就顺其自然了。一个多月后,他出院了,他对我们说,在医院里,只要他清醒,他就没有忘记发正念,心中始终默念“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在神志不清的危险时刻,他想:我不好了,我要死了。但立刻又想,我不能死,我死了,我宇宙众生怎么办?老同修在关键时刻想到了他宇宙众生,说明他有正念,说明他做到了先他后我。这一切师父都看到了,师父把他从死亡的边缘救了回来。他女儿是刚得法的新学员,我对她讲:你父亲的情况不是常人的病,是他长期不精進,身体又回到常人状态,同时受到了旧势力黑手的迫害。这种病业表现不是医院能治好的,是他坚信师父,坚信大法,有正念,是师父和大法救了他。

这位老同修住院以后,我的心情很沉重,很觉得对不起他。是我们没有做好,尤其是一开始我就拒绝给这位同修发正念,两天以后才去,一看是搭背疮,而且已经很严重了,我才重视起来。同时我悟到,那时候因为他住的家属院里,有一千多名职工都知道他炼功,而且也有很多人知道他有病了,都劝他赶快去医院治疗,我就想如果通过我们发正念他好了,那么……。也许正是我们的这“有求”之心,才使事情事与愿违。

通过这件事情我得到的教训是:面对老同修的巨大承受,我的正念不足,没有发挥好应起的作用。从明慧周刊上看到,每当同修遇到病魔干扰时,都是几位同修持续发正念几小时或十几个小时。师父讲,我们所做的每一件事,另外空间都是正邪大战。同修肯定被邪恶黑手烂鬼里三层外三层的包围着,我们应该发正念清除邪恶烂鬼,把同修解救出来。这些我都悟到了,应该提出来。

我只想默默无闻的、踏踏实实的做好师父告诉弟子的三件事,不想显示自己这本身没有错,但是在私心的指使下,在这件事上我却走向了另一个极端 ,该说的不说,该做的不做。通过这件事我悟到很多,“私”是一切不好的思想观念和一切执著的根源。通过这件事说明我还在旧的宇宙法理的束缚中。回想起来很多事情我没有站在法的基点上,因此很多关没有过去,关关磨难加大,几个月来长期被磨难困扰着。跌倒了爬起来,但是不能老是跌倒,应该不跌倒才对呀!在这最后证实法、救度众生的紧要关头,我要清醒的在师父安排的修炼路上走好每一步,真正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高境界,达到师父对我们的要求,真正担当起主掌天地正人道的使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