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地方也关不住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


【明慧网2004年10月30日】我今年60岁,去年元月回老家安徽临泉县遭恶人绑架被非法关押在县看守所,直到2004年4月把我无条件释放。

我于2004年1月带着真象资料去老家安徽省临泉县救度世人。当走到庙岔镇,刚散完一人家准备离去时,突然闯出几个不明真象的人来,不由分说将我绑架至乡派出所。到了那里他们问我资料来源,我闭口不答,便上来几个警察手拿电棒没头没脑的一阵猛打,十几分钟下来脸上、头上全是大包肿块。打罢他们将我关在冰冷的房子里不管了。第二天一大早,他们把我拉上警车送到临泉县看守所。

临泉县看守所就像人间地狱,十分邪恶。我刚進去就遭到非法提审。我不配合他们,不报姓名、住址。警察开始对我拳打脚踢、皮棍抽打。此时我心中牢记师父的话:“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真能做到的时候,邪恶真没有招儿。警察打累了也没问出什么来,就把我关進了监号,姓名只好写:无名氏。

为抵制邪恶的迫害,我开始绝食绝水。在绝食的第四天,看守所所长吴广杰带一帮狱警强行给我灌食。他们上来几个人按着我全身动弹不了,另二个人拿着扳子,一名拿着钳子用力将嘴撬开,扳子撬着,钳子用力向下压。牙齿被压掉两个,满嘴是血,疼得我昏了过去,什么也不知道了,后被他们连牙带血灌進了肚里。

酷刑的折磨丝毫未动摇我坚定大法的心,每天只要我能坐起来,就坚持发正念除恶。一次我正立掌发正念,被恶警杨孩发现,照我脸打了数十巴掌,直到口流鲜血才住手。二天后,女管教季凤英见我依旧发正念,就喊来所长吴广杰、杨孩、三人发疯一样折磨我。一个揪着我的头发用脚把我踹跪倒地上,另一个用脚踩着我的双膝劈头盖脸打了起来,打累了叫来几个刑事犯,七个人连拉带拖将我塞進铁笼子。笼子非常小,只能蜷缩着身子动弹不了,一会身子僵硬使人窒息。难受极了就喊师父,喊着喊着只觉得一股热流从头上下来就象有一种东西托着的感觉,就这样竟然睡到天亮。

2003年6月的一次搜监,手抄的经文被恶人发现,恶警季凤英、王涛、杨孩对我行凶。季凤英抓起鞋子照我脸上打,接着又用挑卫生纸的铁钎子扎我的脸,杨孩恶狼般的照我脸上连打数拳,门牙被打掉两个,王涛拿着皮棍抽打后,给我戴上了脚镣和带牙的手铐。手铐卡在肉里稍一动手腕就出血,共戴13天,中间换一次手铐。胳膊和手被铐得发紫,麻木没有知觉,七个月后才恢复知觉。

2004年3月,我被非法判劳教三年。邪恶把我送到劳教所,我一到劳教所就喊:法轮大法好!接着我对在场的女管教说:我在做好人,你们想把我转化到那里?如果将我放在里,你们不但转化不了我,我还要把你已经转化的全部转化回来。

劳教所不愿意接收我,他们用车拉着我在合肥转了两天后又回到看守所,没几天他们把我无条件释放。

回顾这次遭受的迫害我悟到:如果正念足,正念正行,那再邪恶的地方也关不住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

安徽临泉县恶人名单

政法委书记曹元庆   副书记张连海
看守所长:吴广杰   副所长:林 平
指导员:丁平   恶警:季凤英  杨 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