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面向亲朋好友讲真象有感


【明慧网2004年10月31日】我出生在农村一个贫苦家庭,从小吃苦,母亲去世比较早。青年时期开始与疾病为伴,到中年以后胃痛一直伴着我,生气上火胃痛拔气,吃生、冷、硬、油性大的食物就拉肚子。一九九八年春季有幸得大法,学法炼功,两个月后病痛消失,整瓶胃药送给别人。从此体会无病痛的滋味,身心得到了升华。一九九九年七月铺天盖地的邪恶来啦,我由于学法不深,走了弯路。二零零零年六月看到师父新经文《心自明》后,我自己在家失声痛哭,对师父说:“我错了,我坚决跟师父回家。那时只是学法炼功,讲真象做得还不够。

大约二零零一年,好几年的同学找到我儿子问我家电话,要见我。以前我是多病的人,她想像我一定是一个老态龙钟的样子,可是一见面她惊奇得很,我告诉她是因为修炼法轮大法改变了我的身心,我们俩谈了很多很多,我叫她回家跟他老伴说说(我也认识他)。从此我把电话本翻出来,能联系到的同学、工友,我就问他们的住址去他们家拜访,讲我炼功身体变好的情况,讲真象中他们有问题我就解答。如农村长大的人,我说从小拉风匣时火窜出来是不是先窜你的头发和眉毛?而电视上演的人头发没烧着完好无损。

我的舅父多表兄妹也多。有个表弟和我在一个城市工作,他的朋友有些我认识,有时和他们见面,他都说:“我表姐过去是个病号,现在炼法轮功病都好了。他说江××镇压是错误的,99年要不镇压的话,中国有一半人是炼法轮功。社会道德早好了。他跟所有的亲友都说法轮大法好。他今年65岁了还被聘用工作。到外地工作,经理只带他一人去。表弟宣传大法得福报。

我从小家贫住姥娘家时间多,很多年没去姥娘家了,二零零二年六月最后一位舅母去世,我去了。我对老伴说:我做梦在田地里教人炼功,现在去洪法救表兄妹是最好的报恩。在饭桌上,多年不见的表兄妹自然问到我身体怎样?我就洪法讲真象。一位表弟是小学校长。他说他保护了两名修法轮大法的教师。有一天教委和公安人员对他说:“有人检举你包庇两名法轮功教师,你写份材料吧。”表弟领他们吃一顿饭,把公安人员打发走后,她叫两名教师写个保证书,我们的同修没写,我表弟就这样不了了之啦。我问:他们是不是好教师?表弟说:“他们教学好,身体也好。”以后有事我又去了几次。我和同修说,去一次能让一个人明白真象我都没有白去。

开始去亲朋好友家去讲,后来坐公交车时讲。看到年岁大的、身体不好的人,我让座拉话说讲真象。真是缘份,有一次同龄老太太和我一块在终点站下车,我告诉她炼功身体好。另一次有位老大哥拿着水果,别人下车有个空坐,我让他过来坐,我帮着他看着水果别被人踩着,我和他一个站台下车,我告诉他我是炼法轮功做好人,身体好。

走在路上遇到人拿着重物,我就帮着拿,拉话拉到大法之时给他们讲讲。有位同修与我一起得法,后来不修了,书也没了,身体也不好,很后悔。我赠给她一本《转法轮》,她又开始修炼了。

个人体悟,请慈悲指正。让我们以师尊《洪吟(二)》中的讲法共勉:

快讲

大法徒讲真象
口中利剑齐放
揭穿烂鬼谎言
抓紧救度快讲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