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1年年底在天安门前证实大法

【明慧网2004年10月31日】2001年12月15日(农历十一月初一),我和同修去天安门证实大法。第二天早晨6点就到达天安门。等升完国旗后,我和同修开始行动。当时我俩已发誓:一定要给历史留下辉煌,要在天安门城楼上喊“法轮大法好”、“还我师父清白”。但因是第一次来,一时没找到入口。正在这时,门洞两边的警察上前盘问我俩,要我们出示身份证。我说,你等着。说着就从怀里掏出一面一米半的大旗,上面写着“法轮大法好”。可没等我完全打开,警察就抢走了。随即我就在门洞前大喊:“师父,弟子给您喊冤了!还我师父清白!法轮大法受迫害千古奇冤!”没等我再往下喊,警察就上前把我按倒了。此时我看到同修正在门洞另一侧打开了自己做的大旗,上面写着“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警察凶恶的将同修拖到没人的地方,用橡胶警棍猛往同修的头上打。此时警车到了,我俩被拖進车里。同修一直喊着“法轮大法好”。

警车开到前门派出所,一群警察如狼似虎的上前就把同修按到椅子上,用脚踢。我上前用我的身体挡着同修,警察就上前给我一拳,当时我心里想着师父的话“世间大罗汉,神鬼惧十分。”(《威德》)警察又打,此时的我不顾自己的生死,又一次上前用整个身体挡着同修,凶恶的警察又打我一个耳光,我只觉得眼冒火星,心里还喊着“世间大罗汉,神鬼惧十分。”第三次冲上前挡着同修时,胸口被重重踢了一脚,这一脚让我疼了二十来天。

在派出所里,警察要给我俩照相,我俩始终不配合,邪恶的警察就抓着我俩的头发往墙上撞,照完后,我俩齐声说:“不算数,是你们强迫的!”到了晚上,一个年纪大的警察问我们从哪来的,我们没答。又问:你们有啥病?我从头说到脚全是病,是炼法轮大法炼好的。

当晚我俩被两个警车分别拉着,到了另外一个公安局。这里有20多个凶恶的警察,不论男女个个都好象阴鬼一样凶恶。又要照相,因我俩不配合,恶警们抓着我俩的头发往墙上撞。然后是按手印,我俩手攥得紧紧的,恶警掰不开就掐我的脖子,把我掐没气了,手松开了,这样恶警强行拿我俩的手按上了手印。我俩又齐声说:“不算数,是你们强迫的!”然后,我和同修被分别送到了两个地方,我不知同修去了哪里。

我是被送到北京市丰台区派出所。当晚我被盘问了半宿,我没配合他们,还跟他们讲真象。随后,我绝食抗议对我的非法关押和审问。30多个警察轮番来盘问。我边绝食边讲真象。绝食后的第五天,我被强行打点滴。我是被手指粗的绳子捆住,手被手铐铐在床上。就这样,我还是神奇的打开了手铐,只可惜走到第二道门时被警察发现了。这里的有些警察是明白真象的。其中又个警察经常拿着捡来的真象传单念出声。第七天上,前门公安局来了两个人找我,年轻的抓着我的头发吓唬我,但我没有一点怕,还是讲着真象。第十天上午10点多,派出所所长叫我,说把东西收拾好了,拿着跟我们走。当时我没有怕。等走到大门,他们说:“把你放了。”

出来后我却有了怕心:总怕警察设套。我没有坐车,步行了六个多小时,才走到丰台火车站。那时我的双脚已磨出泡,很严重,饥饿的我一步也走不动了。正巧看到了火车道旁有户人家,院外有个老人。我吃力的上前说:“大叔,我要口水喝。”老人望了我半天才说:“到屋里来吧,孩子,你怎么弄成这个样子。”我于是和大叔讲了真象,告诉大叔,法轮大法是受到迫害的。大叔听了以后流下了激动的泪水。大叔又拿出一大碗面条和菜让我慢慢吃。吃完了,喝足了,我对老人说:“我走了。”老人送我上路,招手同我道别,又一次流下激动的泪水。

12月26日下午两点多,我到了家里。同修们闻讯都来看我,我和同修们讲了证实法的过程,同修们都流泪了。而此时我才明白之所以我能回来,都是师父的慈悲呵护和同修们的正念加持还有丈夫儿媳的支持。很快,我又和同修们去做讲真象、救度世人的事了。在以后的日子里,我认真学师父的每次讲法;只要悟到是对救度众生有利的事我就去做;平时日常生活中,我节衣省食,省下的钱用来救度世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