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六日证法行


【明慧网2004年4月20日】2000年元月,我有幸看到了外地大法弟子心得交流材料,他们对大法坚定不移的信念和对大法的正悟让我深受感动。在我获悉我们伟大的师尊为了把邪恶的旧势力对弟子们的迫害承担过去,自己的身体也受到了严重的伤害时,我泪流满面,我责问自己:受益于大法而不去证实大法,这种极为自私的人恐怕不配叫大法弟子吧?我和身边的一位同修交流了认识,她也认为应该堂堂正正的走出去证实大法。

二月底我们终于到达北京,在国务院信访办我们许多弟子被非法拘禁,当晚我俩被驻京办的人押送至一个地下招待所,随后的两天我们一直在学法,第四天早晨,我们经过切磋后认为,在邪恶之徒剥夺了我们正常的合法的解决问题的权利后,我们必须要向不知道真相的世人揭露当权者对我们的严重迫害,于是,我们决定去天安门证实大法。

大约上午十点,我们否定了旧势力的阻挠,顺利的来到了广场,我们开始炼功,恶警很快就把我们抓进了车里,其中一个年轻的打了我耳光,我一点也没觉得痛,可是他的手却痛了起来。紧接着又有几位弟子被抓,一位恶警把一幅横幅踩在了脚下,我们齐声对他说:“这样对你不好。”在我们的抗议下他把脚从横幅上移了下来。

在天安门派出所关押着来自天南海北的学员,虽然是初次见面,但是,大家显得格外亲热,当天中午,我们又被押至招待所。第五天,我们一直在学法炼功,状态很好。第六天,我吃过早饭后径直向大门走去,招待所经理看见后追了出来,但没拦住我们,我们又一次堂堂正正的否定了旧势力的安排。在信访办的途中,在便衣的盘问下我表明了真实身份,于是,我们再次被抓。第七天,我俩被单位保卫科的领导押送至我们地方的看守所,经过半个月的强制劳动,政保股的恶警向我家人骗取了三千元钱后我得以自由。

几天后,我去单位报道时,保卫科让我写保证,我就写了一份要坚定修炼大法的材料,在我的正念很强的情况下,科长终于退缩了。随后,团委书记又找我做工作,我告诉他我学大法是为了做好人,为了做更高境界的人,当权者这样对待我们是不公正的,而且她知道我是她颁发了证书的优秀团员,也可能是我的正念触动了她本性的一面,当时,她对我很客气,也没有说一句对师父和大法不敬的话。

最后一次,党委书记亲自上阵,面对众位领导,我心态很纯净,最后书记以有一个重要会议为由便走了,过了一会儿,保卫科长让我去他办公室,我以为他要宣布将我除名,可是,他对我说:“明天你回原岗位上班吧。”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啊!

随后,单位对我进行了长达半年的经济处罚,扣除了我两千多元的工资,那段日子,我生活非常困难(妻子在家照看一岁半的小孩,没有工作),只好借钱度日,就在那样恶劣的条件下,我开创了工作单位公开学法的环境,这不但未影响工作质量,而且我出色的表现也得到了中层主管领导的认可。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